唐柏桥:解体中共 指日可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大家好,今天我们又相聚在一起,为中国的自由和民主发声。过去十多年来,我很庆幸能成为你们中的一员,与你们并肩作战。我们共同走过了这段光辉岁月,书写了人类历史上最辉煌的反迫害历程。我们应该为此感到骄傲!

今日之中国,反抗中共暴政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从香港的雨伞革命到贵州的和平请愿,从新疆的反抗运动到云南的农民起义,从各地工人风起云涌的集会罢工,到退伍军人轰轰烈烈的游行示威,我们看到了波浪壮阔的人潮,我们听到了响彻云霄的怒吼。整个 世界已经聚焦在中国的全民反抗运动。这是决胜的时刻,这是黎明前的黑暗。这时候,我们尤其需要彼此声援,相互守望,精诚团结。

中共当局已经丧心病狂。他们四处镇压民众的维权抗暴。几天前贵州三惠县万人和平抗议遭到血腥镇压,数人死亡,数百人被捕;

北京及全国各地声援雨伞革命的志士遭到疯狂抓捕,上访民众打出声誉雨伞革命就被集体关押,诗人王藏只因在家打一把雨伞拍照上传到网路就遭到抓捕,一位北大美术编辑也只因在校园的一个雕像上系上一根黄丝带就被带走;前天云南晋宁村民因保护自己的家园而被全副武装的恶警和雇佣的打手当街打死;最近一段时间来,一些新疆维吾尔族兄弟姐妹只因在家聚会就遭到机枪扫射,更有人传出消息沙莉县一些村庄遭到屠村。法国作家雨果说过:当暴政成为一个事实,革命就是一种权利。现在全国上下呼唤革命的声音不绝于耳。人们通过网路奔走相告:与其自焚,不如反击,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英勇赴难。

自中东茉莉花革命以来,世界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专制政权越来越孤立,独裁者越来越不得人心。今天中国的局势越来越接近世界各国独裁者倒台之前的状况。可以预见,当全国民主革命高潮来临时,他们将不攻自溃。根据过往几十年世界各国民主革命的经验,当人民奋起反抗暴政时,专制政权自身就会分化瓦解。东欧颜色革命时的苏联、罗马尼亚、东德如此,中东茉莉花革命时的突尼西亚、埃及、利比亚也是如此。我相信,如今中共体制内也一定有不少官员无法容忍这种吃人的制度继续苟延残喘下去,这样对国人不利,对他们自己也不利,因为他们不得不背负当局残暴对待人民的罪责。他们当中很多人只是事务性官员,根本就不想成为镇压人民的独裁者的帮凶。罗马尼亚的独裁者齐奥塞斯库、东德的独裁者昂纳克,印度尼西亚的独裁者苏哈托、南斯拉夫的独裁者米洛赛维奇、埃及的独裁者穆巴拉克、都是在众叛亲离走投无路后黯然下台,接受审判。以史为鉴,中共独裁者如果不想面临他们同样的下场,现在唯有顺应民意,还政于民。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中国人民素有忍耐的美德,但是,国人不会永远忍耐下去。

香港雨伞革命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这场震惊全球的雨伞革命由青年学生发起,即有偶然性,也是历史的必然。胡适曾经说过:“学生运动不是常态社会的行为模式,而是变态社会的必然产物。所谓常态社会,是一个比较清明、由成年人管理政治的社会。如果成年人不能尽责尽力,不能治理政府的腐败,那就是一个变态的社会了。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应该安心读书的学生只好放下书本,走出校园,冒着生命危险去游行请愿,从而酿成大规模学生运动。”当我看到还是中学生的黄之峰们走到香港抗共最前列时,我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我顿时想到了一部电影“魔戒”。学民思潮的同学们就是电影里个头矮小的哈比人,黄之峰就是电影里的主角佛罗多。参与雨伞革命的学生和市民就是魔戒远征队,他们肩负将魔戒带到末日火山予以销毁的任务。只有这些哈比人能完成这一重要历史使命,因为他们内心纯净没有贪欲,不会被魔戒所诱惑。今天香港正在上演现实版的魔戒。黄之峰们的民主之旅路途遥远,充满艰辛,全球正义力量都应向他们伸出援手,使他们不感到孤单,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最终摧毁专制,战胜恶魔。

过去流传一种观点,中国人只有在没有饭吃的时候才会反抗,这是中共对人们长期洗脑和愚化的结果。这种观点极大地误导了中国民众,以至于一部分国人认为,只要经济继续发展,中共就不会被推翻。香港的雨伞革命告诉国人,人的权利与生俱来,不容侵犯。追求自由是人的天性,跟经济是否发展无关。香港做为中国最发达地区,世界最现代化都市,他们的革命行动戳穿了中共长期以来散布的一个谬论:只要中国经济发展了,人们就不会起来反对他们。

我在此呼吁,值此历史关键时刻,那些不敢站出来向中共说不的人,请你们至少保持沉默,哪怕站在路旁为抗议的民众鼓掌,或暗中为他们鼓劲。现在中共已经赤裸裸地走到人民的对立面,以人民为敌。我们应该充分认识到这一点,不要再象成龙之流与中共为伍,充当中共的帮凶。否则,你们将与中共一道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被后世人所不齿。

正当我们为香港的雨伞革命欢呼的时候,昨天云南也爆发了震惊全国的农民起义。忍无可忍的晋宁村民奋起反抗暴政,歼灭了来犯之敌,极大地鼓舞了人民维权抗暴的勇气和热情。可以预见,未来各地农民起义将此起彼伏,最终汇成民主革命的洪流,彻底埋葬中共暴政。

Baiqiao Tang

唐柏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