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發改委的淪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8月12日上午,位於北京西城區月壇南街38號的國家發改委三層會議室裏正在召開一次「非居民用天然氣調價」的新聞通氣會。時任價格司副司長的周望軍,坐在主席桌的一邊,整場下來幾乎都未發言。一個多月後的9月28日,包括周望軍在內的3名發改委價格司正副司長均被帶走接受調查。

反腐風暴橫掃山西之後,發改委再次成為漩渦的中心。在過去的一個月內,發改委有5名正副司長先後被帶走調查,其中價格司就有4名。28日一天之內,價格司更是有3名官員同時宣佈被查,其中還包括了一位剛剛執掌價格司不久的新司長。

據搜狐財經粗略統計,十八大後落馬的發改委系統高官已至少多達17名。這份被調查的高官名單,涵蓋了國家發改委、委管國家能源局,以及地方省級發改委等。素有「小國務院」之稱的發改委,已成為十八大以後,25個國務院組成部門中落馬官員數量最多的部門。而作為發改委管理的國家能源局,也以6名官員被調查的「成績」,位居國務院部委管理的16個國家局之首。

發改委何以淪陷成了貪官密集的賊窩?關鍵在於它所擁有的非同尋常的權力半徑。

發改委號稱「政府第一部委」,又稱「小國務院」,它是 2003年在國家發展計畫委員會基礎上併入原國務院體改辦和國家經貿委部分職能改組成立的。這個體量龐大的衙門內設28個職能部門,囊括了宏觀經濟運行調節、經濟體制綜合改革、固定資產投資、價格管理等多項經濟管理職能,擁有的權力明顯超出了一般的政府部委,而其中最主要的權力莫過於行政審批權。發改委審批的項目和資金範圍涵蓋農林水利、能源、交通運輸、資訊產業、原材料、機械製造、輕工煙草、高新技術、城建、社會事業、金融、外商投資、境外投資等國家經濟的各個方面。毫不誇張的說,發改委集各領域的審批權於一身,是行政審批權最大的地方,而在中國現有的體制下,這種權力顯然又是缺乏監督和制約的。

不難想像,如此巨大的權力不僅意味著能夠左右巨量的資源,而且意味著能夠掘動巨量的財富,還意味著能夠激發巨大的貪腐欲望和膽量。試想,在這種背景下,當官的怎麼能把持得住自己?不貪不腐倒怪了!

就能源領域而言,國家能源局落馬的6名官員中多數曾長期分管煤炭、電力等行業,而達到一定規模的能源專案要想順利上馬,沒有他們的放行根本就是無從談起。時任發改委副主任和能源局局長的劉鐵男,對沒有任何「表示」的企業申報項目經常便是一拖再拖。據媒體報導,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原副州長洪金洲曾為了一個100億元的電廠項目,進京拜會國家能源局,一次便進貢劉鐵男100餘萬元。

孟德斯鳩有句名言:「一切有權力的人都容易濫用權力,這是萬古不變的一條經驗。」他解釋說,權力的擴張性、侵略性、腐蝕性特點,決定了沒有制約的任何權力都難免被濫用。事實不正是如此嗎?發改委的淪陷再次表明,權力的半徑越大,它能夠左右的資源就越多,能夠掘動的財富就越多..

能夠激發的貪腐欲望和膽量就越大,導致的貪腐勢必也就越嚴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