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发改委的沦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8月12日上午,位于北京西城区月坛南街38号的国家发改委三层会议室里正在召开一次“非居民用天然气调价”的新闻通气会。时任价格司副司长的周望军,坐在主席桌的一边,整场下来几乎都未发言。一个多月后的9月28日,包括周望军在内的3名发改委价格司正副司长均被带走接受调查。

反腐风暴横扫山西之后,发改委再次成为漩涡的中心。在过去的一个月内,发改委有5名正副司长先后被带走调查,其中价格司就有4名。28日一天之内,价格司更是有3名官员同时宣布被查,其中还包括了一位刚刚执掌价格司不久的新司长。

据搜狐财经粗略统计,十八大后落马的发改委系统高官已至少多达17名。这份被调查的高官名单,涵盖了国家发改委、委管国家能源局,以及地方省级发改委等。素有“小国务院”之称的发改委,已成为十八大以后,25个国务院组成部门中落马官员数量最多的部门。而作为发改委管理的国家能源局,也以6名官员被调查的“成绩”,位居国务院部委管理的16个国家局之首。

发改委何以沦陷成了贪官密集的贼窝?关键在于它所拥有的非同寻常的权力半径。

发改委号称“政府第一部委”,又称“小国务院”,它是 2003年在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基础上并入原国务院体改办和国家经贸委部分职能改组成立的。这个体量庞大的衙门内设28个职能部门,囊括了宏观经济运行调节、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固定资产投资、价格管理等多项经济管理职能,拥有的权力明显超出了一般的政府部委,而其中最主要的权力莫过于行政审批权。发改委审批的项目和资金范围涵盖农林水利、能源、交通运输、资讯产业、原材料、机械制造、轻工烟草、高新技术、城建、社会事业、金融、外商投资、境外投资等国家经济的各个方面。毫不夸张的说,发改委集各领域的审批权于一身,是行政审批权最大的地方,而在中国现有的体制下,这种权力显然又是缺乏监督和制约的。

不难想像,如此巨大的权力不仅意味着能够左右巨量的资源,而且意味着能够掘动巨量的财富,还意味着能够激发巨大的贪腐欲望和胆量。试想,在这种背景下,当官的怎么能把持得住自己?不贪不腐倒怪了!

就能源领域而言,国家能源局落马的6名官员中多数曾长期分管煤炭、电力等行业,而达到一定规模的能源专案要想顺利上马,没有他们的放行根本就是无从谈起。时任发改委副主任和能源局局长的刘铁男,对没有任何“表示”的企业申报项目经常便是一拖再拖。据媒体报导,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原副州长洪金洲曾为了一个100亿元的电厂项目,进京拜会国家能源局,一次便进贡刘铁男100余万元。

孟德斯鸠有句名言:“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变的一条经验。”他解释说,权力的扩张性、侵略性、腐蚀性特点,决定了没有制约的任何权力都难免被滥用。事实不正是如此吗?发改委的沦陷再次表明,权力的半径越大,它能够左右的资源就越多,能够掘动的财富就越多..

能够激发的贪腐欲望和胆量就越大,导致的贪腐势必也就越严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