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治文被囚15年再送洗腦班 女兒泣不成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0月20日訊】15年不得聯絡,旅居美國的王曉丹10月18日接到父親原法輪功研究會義務聯繫人王治文從監獄轉往洗腦班途中打來的電話,泣不成聲。只有短短的5分鐘,這是曉丹15年來第一次聽到父親的聲音。他現在怎麼樣?說了什麼?經歷了什麼?來看報導。

北京時間10月18日,原法輪功研究會義務聯繫人、北京法輪功學員王治文被非法關押了15年後,被從監獄轉往北京昌平的一個洗腦班。途中,王治文終於打通了15年沒有聯繫的女兒王曉丹的電話。

15年來王曉丹首次聽到父親的聲音

王曉丹介紹,她18日和國內的姑姑電話聯繫時,恰逢姑姑去接父親從監獄出來,並且是在王治文被強行帶往洗腦班的車上, 所以姑姑立即拚命將電話遞給了父親,這樣父女二人得以通話。王曉丹和父親通話約5分鐘。

王曉丹介紹,她在電話中告訴父親外界一直在關注他,他一直是女兒的榜樣。王曉丹在電話中說:「爸爸你一定要加油!我從來都沒有停止過營救你!這麼多年來,我覺得你好偉大!你真的很偉大,你一直都是我的榜樣!爸爸!我一直都很佩服你!」

王曉丹還在電話中哭訴了對父親15年來的思念,她泣不成聲的說: 「爸爸,我很想你!我特別想念你!我一直都在等你!」

王曉丹還對父親說:「我們一直都在關心著你!我們大家都很佩服你!他們一直都在關注著你!」

王治文在電話中告訴女兒要保持心情平靜,安慰女兒不要著急。王治文同時告訴女兒他現在被另有安排,還不能回家。王曉丹在電話中告訴父親,希望他能夠直接回家。

王曉丹介紹,她的西人先生也在電話中用中文向剛剛出獄的岳父問好。王治文也用溫和的語氣向素未謀面的女婿回應問好。

這是15年來王曉丹第一次和父親通話。王曉丹向大紀元記者表示:「聽爸爸的聲音,好像很蒼老的感覺,跟我以前的記憶都不一樣了。我很高興,15年了,我終於聽到他的聲音了。」


年幼時期的王曉丹和父親在一起。(大紀元)

王治文在獄中托付親人為女兒帶來一個小樹杈

2013年12月5日,美國副總統拜登在中國訪問之際,美國國會舉行「讓我們的父親自由」為主題的人權聽證會。包括王曉丹在內的五位中國良心犯的女兒當天在聽證會上作證,呼籲立即釋放她們遭中共當局非法監禁迫害的父親,她們要求面見總統奧巴馬,並希望美國採取切實營救措施。當天證詞將全部提交給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以及美國總統奧巴馬與副總統拜登。

王曉丹在聽證會上講述了過去十五年來,因中共當局對法輪功的迫害,她的父親一直被非法關押並飽受酷刑折磨。「他遭受殘暴毆打,被剝奪睡眠七天七夜」,講到父親所遭受的殘酷迫害,王曉丹泣不成聲。

王曉丹在聽證會上,她難過地舉起一小段父親在獄中親手打磨光的小樹杈。王曉丹表示,在2個月前,國內親友在探訪父親後輾轉帶給她。「15年來,這是我唯一從父親那得到的東西。」「這代表了一種精神,代表了我們父女之間的一種聯繫。」

王治文在獄中經歷酷刑

王曉丹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親戚去探望父親的時候,買給他的一份飯菜很快吃完了,再買一份飯菜又很快吃完了。我想他在獄中沒甚麼吃的(才會這樣)。」「(被關押)一開始的時候,被(毒)打得很嚴重。十指被插上竹籤,骨頭被打碎了,牙被打掉了,不讓睡覺,經常被打。」

「希望美國政府把爸爸營救出來,讓他知道在自由的國土上人到底是怎麼生活的,把他在監獄裡被打掉的牙齒都修補回來,讓他有人的基本權利,可以吃到肉,可以洗到熱水澡,可以到外面走一走,可以看看牢籠外真正的天空有多藍。」

王曉丹在回答議員提問時說,她最想對美國人說的一句話就是:要有勇氣講真話。

「還有千千萬萬大法弟子那麼多(受迫害)的故事,沒有人去說。他們所遭受的痛苦不會白受,總有一天,中國人民、全世界人民都會知道,他們其實是在維護這個普世價值。」

王曉丹回憶父親的為人

「我的父親很正,很純樸。他的語言不多,但對女兒的那種愛點點滴滴的滲透在行動上。」

「父親原來是北京豐台橋樑廠的廠長。後來升職到鐵道部非金屬處負責全中國所有鐵路系統非金屬的調配。我父親從很早就開始修煉了。89年父親找到了法輪功,從此後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後在北京站做了義務聯繫人。儘管工作上和修煉上每天都有許多事情要做,常常是馬不停蹄的幹。家裏經常有許多人來往,有外地來的法輪功學員也住在我們家。因為我從小爸爸就像媽媽那樣帶著我,對我來說,爸爸也是媽媽。所以我小時,很依賴爸爸,甚麼事情都跟在爸爸的後面。所以爸爸的許多付出都被我看在眼裡。不管多忙,爸爸中午都會回來給我做飯。

我的生日,爸爸從來沒有忘記過。爸爸的數學很好,我的數學都是爸爸輔導,一直輔導我到高中。除此之外,爸爸還經常教導我如何做人。他告訴我,對朋友,對別人要真心。我記得一次我的一個同學來到家裏,把爸爸留給我急用的一千元左右的錢拿走了,當時我很氣憤,可是爸爸卻對我說:她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別怪她了。我們修煉人不講失與得。她可能也很害怕。我有四五個很要好得朋友,每次來我家,都是爸爸給做飯,然後搞衛生。

他還經常對我說:『曉丹,你要對人不滿意,千萬不要說人家不好。要想想人家好的地方。對於人家的好處,你要真心實意地表達出來。』他經常教我做人的 道理。有時我也會受到爸爸的批評。可是他從來不和我發脾氣,總是以理服人。 如果我做的不對,他會很嚴肅的告訴我:『不可以這樣做。』爸爸經常出差,凡是爸 爸能夠帶我去的地方,他總是帶著我。所以,那時候我真的感到很快樂,整天無憂無慮。

爸爸在我的心目中是個英雄,對於幼小的我,父親就像天,會給我撐起來,一切苦難,都會由爸爸承擔。所以當我十八歲來到美國時,開始了獨立生 活。由於人生地不熟加上語言的障礙,感到非常寂寞,幾乎每週,我都要給爸爸打電話。爸爸每次都會給我安慰。

我清楚地記得,爸爸對我說:『你到美國,我不擔心任何事情,惟一擔心的是你不修大法。你千萬要好好的修煉。』

從中國出來時,我帶了兩個箱子,一個是平時穿的衣物,另一個箱子裝滿了大法書籍。每一次講法都給我帶了兩份,還有講法錄音帶和錄像帶。爸爸還為我從網絡上尋找美國的煉功點,告訴我千萬不要失去煉功的環境。那時,我非常思念家鄉和父親。思念父親的唯一安慰就是多修大法。每次想念爸爸時,我就會多讀法。」

文章來源:大紀元電子日報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