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治文被囚15年再送洗脑班 女儿泣不成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20日讯】15年不得联络,旅居美国的王晓丹10月18日接到父亲原法轮功研究会义务联系人王治文从监狱转往洗脑班途中打来的电话,泣不成声。只有短短的5分钟,这是晓丹15年来第一次听到父亲的声音。他现在怎么样?说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来看报导。

北京时间10月18日,原法轮功研究会义务联系人、北京法轮功学员王治文被非法关押了15年后,被从监狱转往北京昌平的一个洗脑班。途中,王治文终于打通了15年没有联系的女儿王晓丹的电话。

15年来王晓丹首次听到父亲的声音

王晓丹介绍,她18日和国内的姑姑电话联系时,恰逢姑姑去接父亲从监狱出来,并且是在王治文被强行带往洗脑班的车上, 所以姑姑立即拚命将电话递给了父亲,这样父女二人得以通话。王晓丹和父亲通话约5分钟。

王晓丹介绍,她在电话中告诉父亲外界一直在关注他,他一直是女儿的榜样。王晓丹在电话中说:“爸爸你一定要加油!我从来都没有停止过营救你!这么多年来,我觉得你好伟大!你真的很伟大,你一直都是我的榜样!爸爸!我一直都很佩服你!”

王晓丹还在电话中哭诉了对父亲15年来的思念,她泣不成声的说: “爸爸,我很想你!我特别想念你!我一直都在等你!”

王晓丹还对父亲说:“我们一直都在关心着你!我们大家都很佩服你!他们一直都在关注着你!”

王治文在电话中告诉女儿要保持心情平静,安慰女儿不要着急。王治文同时告诉女儿他现在被另有安排,还不能回家。王晓丹在电话中告诉父亲,希望他能够直接回家。

王晓丹介绍,她的西人先生也在电话中用中文向刚刚出狱的岳父问好。王治文也用温和的语气向素未谋面的女婿回应问好。

这是15年来王晓丹第一次和父亲通话。王晓丹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听爸爸的声音,好像很苍老的感觉,跟我以前的记忆都不一样了。我很高兴,15年了,我终于听到他的声音了。”


年幼时期的王晓丹和父亲在一起。(大纪元)

王治文在狱中托付亲人为女儿带来一个小树杈

2013年12月5日,美国副总统拜登在中国访问之际,美国国会举行“让我们的父亲自由”为主题的人权听证会。包括王晓丹在内的五位中国良心犯的女儿当天在听证会上作证,呼吁立即释放她们遭中共当局非法监禁迫害的父亲,她们要求面见总统奥巴马,并希望美国采取切实营救措施。当天证词将全部提交给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以及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副总统拜登。

王晓丹在听证会上讲述了过去十五年来,因中共当局对法轮功的迫害,她的父亲一直被非法关押并饱受酷刑折磨。“他遭受残暴殴打,被剥夺睡眠七天七夜”,讲到父亲所遭受的残酷迫害,王晓丹泣不成声。

王晓丹在听证会上,她难过地举起一小段父亲在狱中亲手打磨光的小树杈。王晓丹表示,在2个月前,国内亲友在探访父亲后辗转带给她。“15年来,这是我唯一从父亲那得到的东西。”“这代表了一种精神,代表了我们父女之间的一种联系。”

王治文在狱中经历酷刑

王晓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亲戚去探望父亲的时候,买给他的一份饭菜很快吃完了,再买一份饭菜又很快吃完了。我想他在狱中没什么吃的(才会这样)。”“(被关押)一开始的时候,被(毒)打得很严重。十指被插上竹签,骨头被打碎了,牙被打掉了,不让睡觉,经常被打。”

“希望美国政府把爸爸营救出来,让他知道在自由的国土上人到底是怎么生活的,把他在监狱里被打掉的牙齿都修补回来,让他有人的基本权利,可以吃到肉,可以洗到热水澡,可以到外面走一走,可以看看牢笼外真正的天空有多蓝。”

王晓丹在回答议员提问时说,她最想对美国人说的一句话就是:要有勇气讲真话。

“还有千千万万大法弟子那么多(受迫害)的故事,没有人去说。他们所遭受的痛苦不会白受,总有一天,中国人民、全世界人民都会知道,他们其实是在维护这个普世价值。”

王晓丹回忆父亲的为人

“我的父亲很正,很纯朴。他的语言不多,但对女儿的那种爱点点滴滴的渗透在行动上。”

“父亲原来是北京丰台桥梁厂的厂长。后来升职到铁道部非金属处负责全中国所有铁路系统非金属的调配。我父亲从很早就开始修炼了。89年父亲找到了法轮功,从此后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在北京站做了义务联系人。尽管工作上和修炼上每天都有许多事情要做,常常是马不停蹄的干。家里经常有许多人来往,有外地来的法轮功学员也住在我们家。因为我从小爸爸就像妈妈那样带着我,对我来说,爸爸也是妈妈。所以我小时,很依赖爸爸,什么事情都跟在爸爸的后面。所以爸爸的许多付出都被我看在眼里。不管多忙,爸爸中午都会回来给我做饭。

我的生日,爸爸从来没有忘记过。爸爸的数学很好,我的数学都是爸爸辅导,一直辅导我到高中。除此之外,爸爸还经常教导我如何做人。他告诉我,对朋友,对别人要真心。我记得一次我的一个同学来到家里,把爸爸留给我急用的一千元左右的钱拿走了,当时我很气愤,可是爸爸却对我说:她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别怪她了。我们修炼人不讲失与得。她可能也很害怕。我有四五个很要好得朋友,每次来我家,都是爸爸给做饭,然后搞卫生。

他还经常对我说:‘晓丹,你要对人不满意,千万不要说人家不好。要想想人家好的地方。对于人家的好处,你要真心实意地表达出来。’他经常教我做人的 道理。有时我也会受到爸爸的批评。可是他从来不和我发脾气,总是以理服人。 如果我做的不对,他会很严肃的告诉我:‘不可以这样做。’爸爸经常出差,凡是爸 爸能够带我去的地方,他总是带着我。所以,那时候我真的感到很快乐,整天无忧无虑。

爸爸在我的心目中是个英雄,对于幼小的我,父亲就像天,会给我撑起来,一切苦难,都会由爸爸承担。所以当我十八岁来到美国时,开始了独立生 活。由于人生地不熟加上语言的障碍,感到非常寂寞,几乎每周,我都要给爸爸打电话。爸爸每次都会给我安慰。

我清楚地记得,爸爸对我说:‘你到美国,我不担心任何事情,惟一担心的是你不修大法。你千万要好好的修炼。’

从中国出来时,我带了两个箱子,一个是平时穿的衣物,另一个箱子装满了大法书籍。每一次讲法都给我带了两份,还有讲法录音带和录像带。爸爸还为我从网络上寻找美国的炼功点,告诉我千万不要失去炼功的环境。那时,我非常思念家乡和父亲。思念父亲的唯一安慰就是多修大法。每次想念爸爸时,我就会多读法。”

文章来源:大纪元电子日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