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對抗習王 四中首日陸媒嚴重警告「很有背景的雜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0月22日訊】(新唐人記者公孫覺綜合報導)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召開當天,中國大陸媒體的一篇博文引起外界的注意。文章質問:誰在給習近平發雜音?被認為警告意味頗濃。

10月20日,《中國記協網》刊登署名閆兆偉的博客文章,《十八大後55名高官落馬,是誰發出異樣聲音?》。

文章稱,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十八大以來的反腐行動,出現了一些雜音和與中共中央反腐不同的異樣聲音。比如,反腐「過頭論」、反腐「危險論」,甚至出現與文革「挂鉤」的論調等等。

文章說,習近平、王岐山反腐,仍存在相當難度,腐敗與反腐敗鬥爭相當激烈;這些「雜音」和異樣的聲音,很有背景,值得警惕。

文章分析指出,此類「雜音」和異樣聲音的發出者主要來自兩個方面:

一、與那些腐敗官員有著千絲萬縷的官員。比如,那些提拔「帶病」官員的官員;比如,給那些落馬官員提供「保護傘」、當靠山的官員等等。

二、與那些腐敗官員是一個戰壕、一個利益團伙和集團的官員。他們之間屬於有利「共享」,無利共同挖掘、開發利益的關係;他們屬於那種「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係。

文章發表後,受到許多網友的認同,紛紛跟帖點贊,稱「分析到位」。

李長春等人對習近平反腐恐懼

香港《動向》雜誌10月號消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參加中共十一大慶,在北京大發牢騷,罵道:「反腐敗搞得人人自危,天天有高官落網,外國媒體、政界在喝彩看戲,我看這樣下去會失控,有『新文革』復甦先兆。」

時政評論人士唐靖遠分析,李長春所說的失控及「新文革」,其實是對習近平王岐山「反腐沒有上限」、「周永康案不是反腐句號」的極度擔憂,因為這已經觸及到江澤民和曾慶紅,李長春說這些,也表現了他對習近平權力日漸鞏固的一種恐懼。

9月21日,中共河南省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副主任秦玉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據BBC報導,秦與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有交集;另有媒體披露,秦玉海還與李長春有瓜葛。

時政觀察人士趙邇珺評論說:「習近平上台後不斷清洗江派勢力,7月29日拿下周永康,讓江派常委都感到『不安全』了。」

趙邇珺分析,李長春家族不但涉及薄熙來案,還被曝利用私募基金在「精神領域」發黑財。「繼續反腐,勢必反到他李長春頭上。這是他發牢騷的原因。」

最近香港局勢變得異常緊張,外界觀察到,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江派勢力試圖利用自己在香港培植的爪牙製造流血事件,逼迫習近平陣營在反腐問題上妥協。

李長春所謂的「失控」,趙邇珺認為不過是其釋放的一種威脅信號,指的是江派製造亂局逼迫習近平下台;至於「新文革」之說,是其給習近平當局扣的一頂政治大帽子,目的是為了阻擊習當局清洗江派勢力。

江澤民厚臉皮為貪官求情

外界公認中共如今面臨的巨大腐敗結構,江澤民是罪魁禍首。但是就是這樣,據傳江還敢向習近平要求從寬處理其黨派貪官。

據香港《動向》雜誌10月號刊文披露,江澤民在8月和9月給中共中央工作提「想法」「建議」共六條:

第一,繼承、維護、貫徹中共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路線,對此三屆的大政方針予以肯定。

第二,對於中共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以來在大政方針上出現的問題、造成的過失,包括嚴重過失和造成的損害,以總結和吸取教訓與引以為戒為準,原則上不作重新評價和結論。

第三,因當年在推行、貫徹政策、決策、決議過程上出現的問題,遭受的挫折和付出的代價,原則上由集體班子負責,不追究個人責任。

第四,在退休前夕完成的交接工作,已有評審結論。如本人經濟上等沒有新的大問題,原則上不再搞審查、追究。

第五,因當年政策上的局限和大環境的影響,子女和家屬在經濟領域存在的問題,應考慮給予一定的時間,內部處理,原則上不作刑事追究。

第六,對於申報、公開、公示本人和配偶經濟財產,推行要謹慎,能否考慮子女的財產和經濟來源不列作一併申報。有關申報、公開、公示財產和經濟來源以及境外居留權和國籍等的立法,能否設寬限期,有利於全局利益和減少震蕩。

對此,中共政治局常委會和政治局在8月中旬和9月中旬進行兩次討論,並以政治局名義僅發至中共原政治局委員、人大副委員長、國務委員、中央軍委委員。結果,反饋的情況是爭執激烈,涇渭分明,最後會議未能通過,暫列擱置。

文章稱,中共政治局主流予以接納考慮其中四條:第一條;第二條;第三條;第四條。但強調,第三條中如果由集體來承擔過失,那等同政治問責和瀆職等要追究的規則自廢;第四條等同特免已退休在職不法高官。

中共四中全會正在召開,據說周永康案定性處理是重要議題之一。閆兆偉此文當此之際發表,外界認為別有用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