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10月24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0月25日訊】【中國禁聞】10月24日完整版

提要
中共四中全會《公報》 打破國人對黨的最後幻想
中共原國防部長梁光烈證實 軍委開會討論活摘器官
無良藝人? 官民衡量兩桿秤

國際社會呼籲立即釋放王治文

外媒解讀中共四中全會「依法治國」

已經閉幕的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高調聲稱「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引起國際輿論關注,多家媒體發表評論,指出中共所謂的法治與西方民主國家法治的差別。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報導,時事評論員黃忠清表示,西方所講的法治包括基本的民主人權,監督、限制政府和執政黨的權力,但中共所講的法治是在共產黨領導下的法治,共產黨利用法律來統治人民,也包括用法律來控制下級官員。

日本《外交官》雜誌網站也報導說,從中共十八界四中全會公報的文字表述看,中共將依然居於憲法和法律之上,「法治」也依然只是確保中央政府權威得到尊重的一項機制,而不是限制中共權力的一種手段。

國際社會呼籲立即釋放王治文

經歷了15年冤獄迫害的北京法輪功學員、原法輪功研究會義務聯繫人王治文,10月18號刑滿後,被直接轉移到北京昌平洗腦班繼續關押。國際社會對中共一邊高喊「依法治國」,一邊公然非法限制公民自由,表示譴責。

據《大紀元》新聞網報導,10月22號,美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人權小組委員會主席克里斯託夫‧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王治文應該被立即釋放,讓他和家人團聚,美國最高層官員應該提出此事。

23號,台灣立委和多家民間團體,也紛紛出面譴責中共非法迫害法輪功學員,要求中共當局立即釋放王治文。

香港蜘蛛仔:標語隨處可再掛

香港政府飛行服務隊10月24號出動直升機,吊運12名消防員和民安隊人員,到獅子山拆除了「我要真普選」的巨型標語。這個標語是一群自稱「香港蜘蛛仔」的登山愛好者在23號掛上去的。

「香港蜘蛛仔」在標語被拆後,發聲明表示,任何可以掛起「我要真普選」地方,都是心中的獅子山。

聲明說,政府可以拆除獅子山上的標語,但市民仍可以在不同地方,如窗檯、晾衣架、小店櫥窗、課室壁報、T恤、帳篷、背囊甚至額頭,都可以掛起「我要真普選」這五個大字。

「香港蜘蛛仔」說,聽說獅子上的那個標語感動了很多人,但市民的支持也同樣感動了他們,他們呼籲港民重新演繹獅子山精神,要求真普選,永不言敗。

編輯/周玉林

四中《公報》 破國人對黨最後幻想

中共四中全會結束後所公布的《四中全會公報》,一再強調共產黨的領導地位,以及它和法治的一致性,引起輿論嘩然。外界普遍認為,《公報》內容與四中全會高調宣稱的「依法治國」背道而馳,是法制的大倒退,也使那些因為反腐而對中共產生的幻想,徹底破滅了。

這次的四中全會上,共產黨沒有暗示它將限制它自己的權力。相反,它說共產黨的領導是法治的「基本要求」。

而會後發佈的 《中共十八大四中全會公報》,一如既往的強調共產黨的領導,並說這和社會主義法治是一致的。

《公報》還說,中國憲法確立了中共的領導地位。四中全會則明確了所謂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重大任務,除了加強憲法實施、司法公正等,還要加強和改進中共在其中的領導等。

中國民主大學校長唐柏橋:「它這個表示是一種倒退,它到了79年以前去了。堅持黨的領導跟憲政是直接衝突的,和依法治國是直接對立的,世界上沒有一個憲政國家,它永遠在一個黨的領導下,這個黨沒有經過選舉。它這個時候還拿出來,也就是說它告訴世人,不要對它抱任何幻想,它要一條路走到黑。」

《公報》出來後,被稱為「中國法治三老」之一的李步雲,在接受媒體時說,依法治國的根本是依憲治國,而憲政的四個要素,包括人民民主、依法治國、保障人權,以及憲法需要有極大的權威。他認為,在當今中國,憲法的權威樹立不起來,根本原因是缺少制度保障。

李步雲披露,在1982年憲法起草過程中,他曾提出民主立憲和司法獨立,但中共高層擔心會威脅到中共的領導、和人大的監督,使得司法獨立沒有真正成行。99年和2004年修改憲法時,李步雲等人再次提出相關內容,還是沒有被接納。

李步雲還指出,辦具體案件時,黨要過問和干預,這是與憲法相違背的。應該是以法治來促人權、促民主,進而推動整個制度的改革。

「依法治國」在1979年作為理念被提出。前中共人大委員長,政法委書記喬石在主管政法委時,曾力推「依法治國」,最終使得1999年「依法治國」被寫入中共憲法。

然而,就在同一年,中國發生了一件大事,使得喬石等中共黨內的「開明派」,在這方面的嘗試終止了。

前中共黨魁江澤民,自1999年起,掀起了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群體的滅絕式鎮壓,使得法律變成一紙空文。憲法規定的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成了空話。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凌駕於公、檢、法、司之上,政法委書記的職權空前擴大。從此「依法治國」又被擱置起來。

在中共現任總書記習近平上臺後,再次多次提及「法治」,「將權力關進籠子」,以及「共產黨也要遵守憲法」等說法。剛剛結束的四中全會也號稱「依法治國」。那為甚麼四中全會的結果給外界的感觀,卻和真正的「法治」背道而馳呢?

大陸時政評論員陳明慧:「江系利用了黨內的各種資源,還有他們黨內的一個底線—保持紅色的江山不變,他(習)又是體制的黨魁,這個問題他沒法逾越,如果說他要突破這個瓶頸,他必須要放棄這個體制,解散這個政黨,他才有可能真正能做到依法治國,法治夢,中國夢。否則的話這種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唐柏橋:「有很多人仍然對它抱幻想,所以很多人又被共產黨騙了,等著它來改革,但是現在很多人希望又破滅了,有些人就認命了,我身為中國人,下輩子不做中國人了,還有些人說,我要奮起抗爭了,想辦法改變中國命運。」

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指出,習近平本來希望通過打幾隻「大老虎」來挽回民眾對中共的希望,但這次《公報》更加讓百姓明白,中共已經沒有信用可言。

採訪編輯/劉惠 後製/李智遠

梁光烈:軍委開會討論活摘

總部在美國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10月21號發佈了一份最新調查報告,公布了對中共原國防部長梁光烈、原政治局常委曾慶紅,和原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的電話調查和取證。其中梁光烈承認,中央軍委曾開會討論,有關軍隊醫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宜,並說應向中共軍隊總後勤部了解情況。

【錄音】調查員:我是……,我們有幾個簡短的問題問您一下。王立軍最近幾天給我們提供了新的情況,他曾經跟部隊醫院合作,用在押的法輪功煉習者的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這方面的研究,所以請您跟我們介紹一下部隊的這些三甲醫院用在押的法輪功煉習者的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方面的事情。
梁光烈:你這個…有兩個事要告訴你啊,一個是我在國外,你這個電話打來以後,我不好證實你的身份。
調查員:嗯。
梁光烈:啊,第二個是你說的這個事情,我也不管這個事。
調查員:這事是不是應當屬於總後勤部負責呢?
梁光烈:那你就要問問他們誰管這個事。
調查員:在您做總參謀長期間,有沒有聽說過這方面的事情嗎?
梁光烈:聽說過,我是管軍事工作,我不管那個後勤醫療的事。

這是原國防部長、中共中央軍委委員梁光烈,在前年5月4號到10號訪問美國期間,「追查國際」調查員對他進行電話調查的錄音。在同一份錄音中,梁光烈還表示,中共軍委開會討論過,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的事情。

【錄音】調查員:如果當時部隊負責看管一些器官移植供體的話,那這個事情……
梁光烈:我聽說過這個事。
調查員:軍委開會時有沒有討論過這個事情呢?
梁光烈:討論過這個事情。

公開資料顯示,梁光烈從2003年開始,擔任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而中共被人權組織指控大量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時期,也正是從2003年開始。

「追查國際」發言人汪志遠:「他知道這個事情,從他這裡來說,就肯定了這個事情的存在。第二,在軍委會議上討論過的事,那就意味著軍委、中央這些高層都知道。意味著這次對法輪功學員,以摘取器官為手段發起的這件事情,它不是一個散在的事,它是一個由官方,中共最高當局統一安排的全國性大屠殺。」

梁光烈在電話中提到的管「後勤醫療」的部門,據了解是指中共軍隊總後勤部。「追查國際」在同一份報告裡,還公布了原中共軍隊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白書忠的調查錄音。白書忠承認,他在擔任總後勤部衛生部長時,得到江澤民的指示,摘取活體法輪功學員器官進行移植。

時事評論員藍述:「中國的器官移植,90%以上器官的來源,都是從軍隊和武警系統來的。地方的醫院裡面,它基本上沒有這方面器官的來源,因為中國人基本上根據傳統的習俗,他不做器官捐贈。所以說軍隊和武警的系統,在這個過程中大發橫財,發的都是些不義之財。」

汪志遠:「是系統性安排的,像這麼大的國家,這樣系統的做,你想想這個數量就一定是非常驚人的。這個性質,程度是非常嚴重的。」

另據法輪大法明慧網刊載的長篇調查報告《死刑犯撐不起中國器官移植市場上的蘑菇雲》,中國器官移植數量在2003到2006年間,突然大幅度成倍增長。而且相比其他國家等待匹配的器官要兩到三年,一些中國醫院器官當時平均只要等一兩個星期。這是利用死刑犯器官很難實現和支撐起來的。那幾年又正是中共被指控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時期。

中共官方至今沒有對此給出解釋。

採訪/朱智善 編輯/尚燕 後製/肖顏

懼佔中 中共限前國務院秘書赴港

前中共國務院辦公廳秘書俞梅蓀,在上海海關被非法劫持到北京,從9月30號至今一直被限制在家中。北京國保表示,劫持他是防止他去參加香港的「佔中」活動。警方的非法行動,著實令俞梅蓀感到「依法治國」還遠遠是一句空話。請看報導。

中共前國務院辦公廳秘書、法律專家俞梅蓀,原定於9月底到香港參加學術交流,但他在上海海關遭到邊檢警察的阻攔、搜查。警察還搶走俞梅蓀的筆記型電腦、書籍,並禁止他出境。

前中共國務院辦公廳秘書俞梅蓀:「(9月)29號他們把我弄住了。弄住以後,市局、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區分局和我們派出所到上海把我弄回北京來了。現在監視居住不讓我出去了,出去要請示要批准才能出去,從30號開始一直到現在。」

俞梅蓀後來了解到,北京國保四人提前一天抵達上海,通知海關邊檢站對他進行攔截,防止他去參加香港「佔中」。北京國保也不許俞梅蓀留在上海照顧在醫院的弟弟,當晚強行把他帶回北京。

俞梅蓀表示,他去香港是今年年初2月份定下來的,8月份就買了車票,那時香港還沒有發生「佔中」活動。

俞梅蓀:「我是有合法的手續、合法的證件、合法出去,他們非法的阻攔我。沒有任何理由、沒有任何手續,隨意的不讓我出去。」

俞梅蓀對國保們說,他們的做法違反了《警察法》。另外,根據《刑法》,隨便剝奪公民自由要判刑三年。

其實,俞梅蓀曾多次被非法限製出境:2006年,他要去美國洛杉磯參加法律研討會時被禁止出境﹔07年去香港,在羅湖口岸也遭到攔截,並且被送到珠海關押。

俞梅蓀是國務院前副秘書長、國務院環境委員會副主任顧明的秘書。1993年他曾因被誣告盜印中共「十四大」絕密文件而坐牢三年。

出獄後,俞梅蓀徹底轉變,他不僅多次為自己上訪,還多次為底層民眾維權。例如,他參加了2003年的四川自貢農民維權案、河北秦皇島、唐山兩市庫區移民維權案等。期間,成為中共「眼中釘」的他,不得不玩命逃亡。

俞梅蓀還根據自己了解的訪民冤案,不斷為訪民撰文發聲。他在「冤案積如山 訪民心泣血」中寫道,二十多年來,上海官場腐敗、法治倒退、貧富兩級分化。每位訪民都飽受欺壓、求告無門、血淚斑斑。

而在「黃浦江心水多少訪民淚!」一文中,俞梅蓀指出,2002年退而不休的江澤民,提拔周永康執掌公檢法,建立起龐大的暴力維穩體系,嚴厲監控和打壓弱勢群體的維權活動,使中國經歷了法治大倒退,成為最為黑暗的十年。

而這十年來,暴力維穩給他也造成很大的傷害和損失。俞梅蓀對《新唐人》記者表示,一到中共的「兩會」、「六四」紀念日、「七一」、「十一」等所謂敏感日,他都會失去自由﹔而諸如茉莉花時期,甚至連美國總統歐巴馬來訪,圖書節,他也會被限制自由。有時去辦事途中就被攔截,現在更是步步升級。

俞梅蓀:「沒想到周永康完蛋了,十八大以後越來越厲害了,而且四中全會是(說要)依法治國。越是依法治國,他們反而越是非法暴力維穩,限制剝奪人身自由,本身是背道而馳的。」

今年9月,俞梅蓀曾兩次到中共中央巡視組的上海接待站上訪,陳述自己和家人的冤情。 他認為,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李克強要改變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現狀,但目前的實際情況是,不僅政令出不了中南海,下面還要反過來執行上面的命令。

採訪/秦雪 編輯/宋風 後製/黎安安

10月24日維權動態

下面來看下中國大陸各地這兩天發生的維權,和人權迫害事件。

化工廠泄毒 受害家長討說法

四川省金粟小學門口23號上午聚集了上千名學生家長,抗議當地政府在學校附近的化工廠泄露後不作為。家長們遭到警察鎮壓,多人被打,十幾人被抓。

據了解,金粟鎮一家化工廠在9月11號發生毒氣泄漏,至今已導致使金粟小學20多名師生中毒昏迷,其中一名學生死亡。

土地被征多年無賠償 維權被抓

江蘇省揚州市寶應縣望直港鎮望直村樓南組,村民的土地被徵收多年,一直沒有獲得補償款。23號,村民集體前往被征土地現場維權,試圖阻止開發商施工,但是被幾百名警察、城管鎮壓,多人被抓捕。

內蒙古兩名法輪功學員面臨非法庭審

總部位於美國的《明慧網》24號報導說,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區法院準備在10月27號,對通遼市法輪功學員王穎、田心進行非法庭審。

據報導說,王穎在今年7月被當地警察綁架,為了抵制迫害,已經絕食了80多天。田心是8月被綁架,當時家裏只剩一個十幾歲的兒子。

作家鐵流及保姆被逮捕

大陸律師劉曉原23號在微信上說,鐵流的妻子下午已收到北京市公安局,對鐵流的逮捕通知書。罪名是涉嫌非法經營罪、尋釁滋事罪。而同時被抓的保姆也以非法經營罪被逮捕。

現年81歲的鐵流,9月14號被警方從家中帶走。劉曉原說,所謂的「尋釁滋事」是因為鐵流寫了反對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的文章。而所謂「非法經營」是指他編印一份免費贈送的刊物,並沒有從中賺錢。

無良藝人? 官民衡量兩桿秤

中共共青團日前在官方微博網發起一項投票活動,呼籲抵製香港挺佔中藝人,被點名的香港藝人有黃秋生,杜汶澤,何韻詩等。共青團稱他們是「無良藝人」,不過很多網民卻反而叫他們「良心藝人」。甚麼是「良」?甚麼是「無良」?衡量的標準到底是甚麼?

「共青團中央」21號在官方微博網發起「青年調查」投票活動,點名黃秋生(Anthony Wong),杜汶澤(Chapman To),何韻詩(Denise Ho)等香港藝人支持佔中,並要求網民投票。不過,在給出的四個選項中,網民只能選擇要用哪種方式抵制這些中共口中的「無良藝人」。選項包括對他們在大陸禁演、禁播,取消對他們微博賬號的關注等等。

法廣引用法新社的報導說,發起抵制挺佔中香港藝人的共青團中央,其網站的任務之一,就是向中國的青少年灌輸共產黨的意識形態。

原河北人民廣播電臺編輯朱欣欣:「中共給這些支持佔中的藝人貼標籤,實際上它想對這些藝人們支持佔中的行為污名化。大陸當局,自以為它就是真理的代表,它以為它還有很大的公信力,其實它沒有。在真正的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們心中,它一點沒有公信力。」

當天在中文推特上,這些藝人反而被人稱作是「良心藝人」。名叫「八駿圖」的網友說,「中共團中央在騰訊微博發起抵制,黃秋生、杜汶澤、何韻詩等多名香港藝人行動,網友回覆很給力,全力支持良心藝人」。

類似情況也曾在1989年六四學運的時候發生。當時台灣著名歌星鄧麗君,在香港跑馬地參加30萬人的抗議集會,演唱了一曲「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支持大陸學生的民主呼聲。雖然她因此在生前無緣踏上大陸,但在09年中共國務院新聞辦主辦的「中國網」,所發起的「新中國最有影響力文化人物」網絡評選中,她仍然獲得大陸網友高票,名列榜首。

而在這次香港民主運動中,官方衡量「良知」的標準,再次顯示出和民間標準的對立。那麼,到底甚麼才是中國人普遍認可的「良知」?

朱欣欣:「如果做人都不夠,怎麼樣能夠從事藝術呢?藝人們他們的聲望,不僅僅在於他們的藝術,更重要的在於他們對這個世界上的是是非非,應當有自己鮮明的立場。不能是誰的權力大就屈服於誰,或者為了演出商業利益,而輕易的違背良知去說話。這些藝人們才是真正有良知的。」

美國著名薩克斯風演奏家肯尼•G,星期三也在推特上推出一張和罷課學生的合照。日本音樂大師坂本龍一,在一個支持佔中的臉書專頁按讚,支持佔中。法新社22號說,美國女演員米亞•法羅(Mia Farrow),和《星艦迷航記》影星喬治•武井(George Takei),也通過社交媒體,表示對佔中運動的支持。

在給香港藝人貼上「無良」標籤的同時,北京對於港府和學聯對話的報導,卻被批評缺少新聞基本「良知」。

星期三,包括《環球時報》、《京華時報》等在內,幾乎所有的報導只提到港府的要求及言論,卻很少涉及學聯的訴求。只有《人民日報》海外版在文章裡簡單提到,學生代表在對話中,強調要求人大撤回政改框架決定,以及「公民提名」等,不過文章仍然稱這些要求「非法」。

山東大學民主人士退休教授 孫文廣:「這些事情再三的說明,中共當局壟斷了媒體,控制了輿論,來封鎖消息。不讓大陸人民知道真實情況。另外動不動就抓人,剝奪人家的出境權。就說明他們心中有鬼,沒有鬼為甚麼不讓大陸人到香港去看看呢?」

大陸並沒有直播港府與學生的電視對話,在對話結束後,《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繼續發出嚴厲警告。

採訪/朱智善 編輯/尚燕 後製/鍾元

10月24退黨精選

10月23號有96,349人聲明三退,24號的人數還在不斷增加,下面來看兩則23號的聲明。

江蘇的尹素紅等4人說:「在中共集權統治下,我們老百姓生活在謊言與暴力下,沒有自由的言論,沒有可以講理的地方,還要對它感恩戴德,我們決定退出這個邪惡組織,不與獸為伍!選擇自己的美好未來!」

河北霸州的老李聲明三退:本人在工商部門工作,更知道共產黨的邪惡。因此本人願意用「老李」這個化名退出黨、團體等一切邪惡組織,給自己留下一個美好的未來。

觀眾朋友,感謝收看本期的中國禁聞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