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首波清場19小時 警抓捕近百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1月26日訊】香港法院執達吏、警方於11月25日上午9時起,協助實施由潮聯小巴提出的臨時禁制令,本網與大紀元聯合在現場進行了直播。清場行動從10時許開始實施,截至凌晨5時許獲得暫時平靜。過程中,警方使用了催淚劑水、胡椒噴霧、警棍以及警犬。截至凌晨2點,警方共抓捕86人,之後警方再不斷實施抓捕,目前具體人數仍不清楚。

這是旺角佔領區59天來的第一次因禁制令被清場,隨後還將有第二波。

現場實錄片段:

文字直播(請刷新以瀏覽最新消息):

11月26日

(05:34)山東街上,一輛密斗車(垃圾卡車)在警方的協助下,清理衝突在沿街遺留的雜物。

(05:20)山東街的警民對峙中,不是最前排的示威市民很多已經席地而睡,警察還在站著。

(05:00)在對峙的後方,有示威者用銀色保暖毯和卡板組成坦克,作路障之用。

(04:30)現場依然警民對峙,很多網友將稍早拍攝的照片上傳到臉書,顯示在凌晨3點前後,一名高個子警察受傷,臉上有多處血跡,一名示威者被多名警察壓倒在地,衣服、褲子都被扯脫,還有一名示威者被警察用膝蓋壓在地上,滿嘴是血。

(04:00)現在,在雅蘭中心後門與朗豪坊交界處,也就是旺角地鐵E1出口,仍有約三十名示威者坐在警察的面前對峙著,但氣氛不緊張。

(04:00)現場消息表示,為避免阻礙山東街佈防,旺角小聖堂及其物資,早已經被移到了人行道上。

(03:40)有媒體拍到,一名警察在給另外一名警察清洗眼睛,疑似警方向示威者施放胡椒噴霧時,誤傷了同事。

(03:40)山東街的衝突前線,在示威市民木質、膠質等各種DIY盾牌的抵擋下,警方收手,返回山東街彌敦道路口。雙方繼續對峙。

(03:30)在山東街與彌敦道交界的衝突現場,警察與示威者發生衝突,警方抓到五、六名示威者試圖帶走,有人高喊,警察把他帶到了暗角。

(03:26)山東街的衝突前線,警察用警棍毆打示威者,現場喊叫聲一片。

(03:22)山東街的衝突前線,警民繼續對峙中,警方黃色移動架上,有警員持攝像機拍攝,也有警員準備有催淚劑水。

(03:18)隨著大批警員補充上來,部分警員替換下班離開。新上來的警察均全副武裝。

(03:09)山東街的衝突前線,警方獲得大量增援,另外還有便衣探員,在前線警員的後方戒備。與之前不同的是,便衣探員同樣配備盾牌和手套。

(03:04)山東街的衝突前線,警員與示威者發生推撞,場面一度混亂。警方現在把噴催淚劑水的黃色移動架推到對峙現場,導致示威者情緒激動。

(03:03)山東街的衝突前線,戴著頭盔的警察一度向前推進一段距離,現在又退回山東街彌敦道的路口,與示威者繼續對峙。

(03:00)山東街的衝突前線,警方暫時收起來胡椒噴霧,但仍舉起來紅色警告旗。

(02:58)山東街的衝突中,一名年輕的女示威者突然摘下眼罩,哭了起來,讓人很心疼。

(02:55)警察再次在山東街衝擊示威者,示威者隨即佩備雨傘及頭盔防守。旺角其它地區的留守者不斷將物資送到山東街防線,市民撐傘防禦警察衝擊並大叫警察撤退。

(02:45)在山東街與彌敦道路口,不知何故,警方再次亮紅色警告旗,之後施放胡椒噴霧。警察現已進入彌敦道。

(02:40)今夜山東街交替衝突、對峙,有警員對示威者呼籲,如果示威者不衝擊,警方會撤走部分警力,希望示威者坐下,贊成者舉手示意,聲稱明白大家辛苦,不願意維持膠著狀態。對此,示威者大喊「收皮啦」(粗話:走開的意思)。

(02:30)山東街警方開始後退,示威市民得以再次用索帶及卡板築起防線。示威者也隨著氣氛的放鬆,席地而睡,準備迎接26號的新一輪清場。

(02:00)警方公佈,昨日在旺角的行動共拘捕86人,包括77男9女,涉非法集結、襲警、藏有攻擊性武器、阻差辦公等;公報稱行動中有9名警員受傷,未交代受傷示威者人數。

(01:55)登打士街一帶已經被警方全線封鎖,市民離開彌敦道往油麻地方向,必須按照警方的指示,沿規定的路口方向離開。

(01:45)警方在山東街警民對峙最前方,再度用喇叭喊話,表示不會向前移動防線,同時要求示威者不得向前推進防線。現場有示威者大喊,之前是警方一直推動防線。

(01:26)警方繼龍和道之後再次出動警犬,用來清除障礙物及驅趕佔領人士。

(01:18)警方在山東街警民對峙最前方用喇叭喊話,表示不會向前移動防線。

(01:15)在地鐵旺角站的E1出口,仍有少量警員與示威者對峙。

(01:10)山東街,對峙最前方,警方人手很足,示威者人數眾多,對峙中,沒有發生衝突。

(01:02)登打士街與新填地街交界處,一名男子因拍攝影片時用補光燈照向警方,遭軍裝警察阻止,並說燈光影響警方執法,之後將男子拘捕。稍早,一名東方日報的記者被警方指責近距離對警察使用閃光燈超過20次,被抄下個人資料。還有多家社媒記者因閃光燈問題與警方爭吵。

(00:55)一名女性示威者,站在最前方,向警方申訴:政治問題不應該由警察解決,為什麼警察要與示威者對立,警察應該要手下留情。這位女士大談普通香港人的艱辛,引來示威者的認同。

(00:50)登打士街,一名警察與一名示威者發生口角,試圖抓走這名示威者,被其他示威者牢牢抱住,搶了回來。

(00:40)倫敦酒樓對出前排起小規模衝突。

(00:40)香港記者協會發出緊急聲明,強烈譴責警方以「涉嫌襲警」拘捕合法採訪的記者。

(00:35)山東街警民衝突最前線,警方暫時停下毆打。有現場傳來照片,顯示一個塑料眼罩上沾上了鮮血。

(00:32)山東街警民衝突最前線,警方再度舉紅旗,使用胡椒噴霧,示威市民一片緊張,有人被捕,但數量不詳。

(00:30)登打士街,一名社媒記者因使用閃光燈問題,與警察發生爭執。警方指責他照來照去,他則指責警察心裡有鬼,爭吵引來其他示威者加入,但很快平息。

(00:25)山東街,警民衝突後方,示威市民緊急用膠墊、扎帶做簡易護具,防止被警察的警棍打傷。

(00:07)華爾街日報女記者Isabella Steger被打,左手臀有紅腫,疑似被警棍擦到。

(00:05)山東街,警民發生衝突,警方施用警棍和胡椒噴霧。

(00:00)一名落單的示威者,在路邊僻靜處,摘下護具,卻被警察發現,並被拘捕。

11月25日

(23:50)警察封鎖了廣東道由豉油街至山東街一段,只准市民從山東街向海邊方向走。

(23:50)周大福門口,警民依然對峙。渡船街及登打士街交界,有快閃示威者設下路障,但隨即被警方清除。

(23:45)在長沙街,示威者不知從何處找來了床墊、床架、廢棄的家具等,在警方面前搭起路障。現場大約有50名警察。

(23:45)警察已經把部分示威者趕到油麻地。

(23:40)有兩名不明身份男子與示威者打架,有人被打得頭部流血,由救護車送醫。

(23:40)位於九龍油麻地窩打老道54號(廣華醫院對面)、窩打老道50號的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安素堂、基督教信義會真理堂已開放供市民入內休息及急救。

(23:32)有大批警員由山東街往甘霖街進發。

(23:30)豉油街與甘霖街交界,警察呼籲示威者返回彌敦道,以免影響市民休息,示威者亦讚賞警察講道理,請警察帶頭到彌敦道,繼續集結。

(23:30)一名外國記者拍到一名警察佩戴藍絲帶。

(23:23)警方晚上發出聲明,指明日將全力「協助」執達主任執行旺角彌敦道段的禁制令。聲明稱,警方今日「協助」執行的亞皆老街禁制令,以演變成市民大規模游擊對抗警方的示威行動。

(23:18)人海中,在甘霖街,突然疑似反佔中人士來鬧事,有佔中市民高喊「打人啦」,其他人趕上前,現場恢復正常。

(23:15)甘霖街及豉油街交界,有居民從高空擲物及淋水,有多名市民被撃中。淋下的水疑似為濃漂白粉水,很多被淋到的市民,衣服顏色被漂掉。

(23:16)有佔領市民表示,警方剛才帶走了一名示威者。

(23:05)長沙街爆發衝突,所有圍觀的市民被警察呼叫,要求他們進快離開。

(22:50)警方已經趕往海皮方向,於豉油街及塘尾道交界築起防線,阻止其他人增援,並清理障礙物。

(22:45)山東街警方施放催淚劑水,示威者被迫後退。

(22:30)山東街警民緊張對峙。

(22:30)山東街剛才爆發激烈衝突,示威者往後退至關帝壇附近。衝突發生前,一名年輕男子手持揚聲器呼籲市民今晚重佔十字路,現場示威者情緒一度激昂。疑似有人趁亂向警方防線投擲雨傘及水樽(水瓶)。警方隨後舉起橙、紅旗,不斷向前推進並施放催淚氣體,現場救護站送來很多受到硬物擊傷及需要清洗眼睛的受傷示威市民。

(22:25)示威者在豉油街及廣東道交界,開始忙著設置簡單路障。

(22:20)對陣後方,示威者向前方遞送雨傘。

(22:12)警民對峙一角。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22:10)社會記錄頻道臉書,山東街爆發激烈警民衝突,警方使用胡椒噴劑。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22:05)社會記錄頻道臉書,被示威者圍堵在山東街一條後巷的幾名警察仍被困於此,似乎他們樂得不傷害市民。

(22:00)示威者投訴警方沒有出示旗號就使用武力,群眾高呼「黑警」表示抗議。

(21:58)社會記錄頻道臉書,示威者在新填地街阻塞巴士行駛。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21:50)山東街警察突舉紅旗並發射胡椒噴霧,有市民走避不及,被噴中。急救義工上前護理。

(21:45)警察在山東街強行拖走示威者。

(21:44)社會記錄頻道臉書,豉油街與上海街交街,警民對峙現場。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21:40)旺角留守畫家表示,一名光頭黃衫男子趁他不注意,上前踢他,佔領市民從港鐵E1追到匯豐街口,但遭到警察排成的人牆阻止追捕。

(21:40)社會記錄頻道臉書,旺角登打士街,站了一整天的示威者,坐下與警員對峙。

(21:35)社會記錄頻道臉書,警民對峙中,有反佔領人士與佔領人士衝突。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21:35)社會記錄頻道臉書,警民對峙中,有反佔領人士趁亂來挑事。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21:26)社會記錄頻道臉書,山東街與西洋菜街交界情況。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21:25)示威者包圍了在山東街後巷的8名警察。

(21:20)社會記錄頻道臉書,警方於山東街一條後巷設封鎖線,被市民包圍並對峙中。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21:15)一名男子在警察封鎖線前高舉《我要真普選》直幡。

(21:10)警員突然衝擊山東街示威者。

(21:10)警方在山東街的一條後巷設封鎖線,防止市民由後巷前往豉油街,被大量市民包圍,現已有旗手,有十數名警員由後方增援。

(21:06)駐守山東街暗巷的四名警察,被市民包圍。

(21:05)一批警員交還警棍及盾牌,換班後坐上旅遊大巴。

(21:00)山東街警察戴上頭盔及裝備,現場指準備再發射催淚水劑。

(20:55)登打士街與彌敦道交界,約有近百名警員,有示威者與警員對罵。警員以警棍敲打鐵馬,並指市民不要挑釁警方。

(20:55)上海街及山東街交界,警察準備警具,似乎要準備行動。

(20:55)警察在山東街廣播指出市民是非法集會,熱血時報的記者試圖上前拍攝遭警察阻攔,但無綫的記者被放行入內拍攝。

(20:50)上海街及山東街交界的警民對峙前線,有示威者高喊「開路」,要求警方撤退。

(20:50)社會記錄頻道臉書,砵蘭街與登打士街,警方設起封線,現在有大約廿名警察,與五六十名市民在對峙。

(20:45)社會記錄頻道臉書,在警方於長沙街與砵蘭街交界設的封鎖前,一名年約60歲的長者向30餘名警察喊話,他說他當年偷渡到香港是為了自由,今天警方卻做「幫兇」要奪走他的自由。他呼籲警察不要打自己人,要打就把他打死。附近有近百名示威市民圍觀。

(20:45)在彌敦道山東街交界的聖法蘭西小教堂後,警察從陌生男子(地中海中年人)身上搜出發消防斧頭及鎚子各一把。警察後來與涉事的男子交談「了解」,並護送他離開。

市民認為此人是藍絲帶,因為若是黃絲帶支持者,一早就被捕了。

(20:40)有記者被胡椒噴霧噴中,抹上爽身粉以減輕痛楚。與此同時,在山東街及上海街十字路口人山人海,巴士無法駛走,只能後退改線。

(20:37)社會記錄頻道臉書,在旺角豉油街口,警察築起防線。

(20:35)在上海街及山東街交界的市民越來越多。與此同時,有市民運送卡板到砵蘭街及登打士街交界,被警察警告並搶走。

(20:30)豉油街與砵蘭街交界被警察封鎖。

(20:30)社會記錄頻道臉書,山東街近上海街的警民對峙前線,市民拉起來「我要真普選」橫額。

(20:20)社會記錄頻道臉書,豉油街與砵蘭街隧道口,警方設起封鎖線。有一名男性市民被警方搜身及隨身物品,警方指他參與非法集結並衝突防線。現場集會人士包圍及高呼放人,警方在記錄男子身份證後離去。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20:20)山東街及上海街十字路口聚集的市民在觀望對峙前方的情況。

(20:15)有市民於警隊防線前,展示「我要真普選」橫額。

(20:05)幾名少女手持多袋物件,被一隊警察包圍及查身份證,結果因周圍市民不斷高喊「放人」,之後警方釋放了幾名少女。

(20:05)警察突然清信和對出的彌敦道,叫人往油麻地方向移動。與此同時,登打士街和上海街十字路口,有市民重新聚集。

(20:05)朗豪坊現場有示威者重新佔領了上海街及山東街的十字路口。

(20:00)社會記錄頻道臉書,突然有數十名警察進入彌敦道旺角新城對出並禁止市民進入。

(19:57)社會記錄頻道臉書,與衝突區只有玻璃牆相隔,距離不到50米的朗豪坊內部,一切如常,有聖誕的裝飾及音樂,彷彿與外面的騷動毫不相干。

(19:50)社會記錄頻道臉書,一名學民思潮成員被催淚水擊中,學民思潮表示,這種催淚水感覺傷害比胡椒噴霧少,並提醒到旺角支援的市民,緊記自己做好保護工作。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9:45)朗豪坊現場有警察侮辱示威者,向示威者挑釁。

(19:45)一名被擊中「催淚水劑」的示威者表示,他感覺「催淚水劑」與928中的催淚彈所發出的氣體接近,儘管他戴了眼罩及N95口罩,影響已減至最低,但皮膚就仍然感到不適。

(19:45)朗豪坊現場,警方連後巷都不放過,派出四名重裝的警員駐守。

(19:43)朗豪坊現場,警方繼續使用「催激水劑」。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9:40)朗豪坊現場,示威者於朗豪停車場出入口與警方對峙。

(19:35)警民對峙前方。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9:30)警方疑似在為摧涙水劑加水。

(19:25)朗豪坊現場,有狂徒於高處向下潑灑大量的漂白水。

(19:25)朗豪坊現場,警員在粗暴地推撞一名女子。

(19:25)警方已驅趕及拘捕䍈蘭街上的市民,目前另一群市民打開雨傘繼續和警方對峙。

(19:20)朗豪坊現場,「催淚水劑」威力大,逼退市民。

(19:20)朗豪坊現場,警方於雨傘運動開始以來,首次向示威者發射「催淚水劑」

(19:20)彌敦道有大量市民響應在場人士呼籲,往山東街方向移動。警方將砵蘭街朗豪坊段的防線推往山東道,故現場人士呼籲正在彌敦道集結而未能前往砵蘭街的市民往山東街方向支援。

(19:20)在警方要求下,港鐵職員將旺角E1出口鎖上。

(19:17)警方再次衝擊市民,疑似拘捕多人和發射胡椒噴霧。

(19:15)在山東街防線,警察手拿警棍嚴陣以待,但警方後防又有市民重後包抄。

(19:11)山東街缽蘭街路口,人聲鼎沸,警方與市民對峙。

(19:10)近港鐵E1出口,警方設起封鎖線,不讓市民前往砵蘭街方向。現場市民高呼開路,十數名警員嘗試用E1出口上來地面,但因市民無意讓路而要退回。之後,E1出口被鎖上。

(19:05)在砰蘭街,警方送來大批物資,疑似胡椒煙霧器。

(19:05)山東街缽蘭街口警方築起防線,但救護車要離開,市民立即讓路,並拍手護送,但救護車離開離開後,警民發生小規模衝突。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9:05)警方於山東街及砵蘭街設下多重防線,原先在朗豪坊外聚集的群眾已被重重包圍。

(19:00)朗豪坊行人路近港鐵站C出口附近,警方高舉紅色警告旗,警民衝突。

(19:00)警察組成盾牌陣,阻止群眾從彌敦道前往朗豪坊增援。

(19:00)朗豪坊化妝品部的上海街出口玻璃門,因人太多被逼爆,有數人擦傷。

(18:55)現在反黑組警察抵達現場。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8:45)缽蘭街奶路臣街丁字路口,警方對市民喊話。

(18:40)現在有放學的學生來到旺角,坐在砵蘭街的馬路邊,但很快被警察前後包抄。

(18:30)另一批警察封鎖砵蘭街及山東街交界,對朗豪坊前的群眾形成包抄之勢。

(18:25)據香港獨立媒體臉書,警方再與市民發生推撞,警察手持盾牌及戴上頭盔,防線推前至砵蘭街與奶路臣街交界。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敏強指,警方至今拘捕27男5女,分別涉及襲警及阻差辦公,有3名警察受傷。

(18:20)朗豪坊外警方與群眾爆發衝突,期間一度施放胡椒噴霧。

(18:03)警方將群眾驅趕入砵蘭街,sasa門前,警方築起防線。

(17:55)據社會記錄頻道臉書,夾斗車駛到亞皆老街/彌敦道路障旁夾走地面雜物。18點01分駛走,工人繼續清理現場。

(17:50)從朗豪坊上俯視,大概可看到現時砵蘭街警力與群眾人數的比例。

(17:40)警方繼續在砵蘭街廣播,指在場市民可能已干犯非法集結,市民回應:「我要食小肥羊!」、「我要食翠華!」

(17:36)警方在約下午5時,突然宣佈在亞皆老街及砵蘭街交界的市民是非法集結,派出大量警察繼續由砵蘭街向油麻地方向推進,一邊推進一邊從人群中拉出市民拘捕,至少十多人被捕,有一人被送上救護車。目前警方將防線設在砵蘭街及山東街朗豪坊正門外。

(17:33)旺角砵蘭街現場,警方雖然一直把行人路上市民驅往油麻地方向,但由於群眾人數太多,後退中的人重新佔據馬路,曾短暫通車的砵蘭街再被堵塞。

(17:30)朗豪坊近報紙檔與港鐵E2出口附近,警民衝突。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7:25)旺角砵蘭街現場,警方一路推進,暫時把群眾迫退至旺角鐵路站E1出口前。

(17:15)據香港獨立媒體網,警方宣佈在砵蘭街近亞皆老街朗豪坊外的人群可能是「非法集結」,警方目前不斷向油麻地方向推進,並出示紅旗警告,至少兩人被捕。

(17:12)警方強行驅逐記者市民,混亂中有人跌倒,有市民被拉入警察中。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TW/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7:11)警方強行驅趕行人路上市民。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TW/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7:10)警方警告會拘捕繼續集結的市民。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TW/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6:15)曾揚言「執達吏嚟清場,我就坐喺馬路上等拉」的人民力量成員快必,現時身處於旺角C2出口外行人路上。

(16:10)警方拘捕亞皆老街馬路上的市民時,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陳偉業一直停留在朗豪坊對出行人路上。他於3時45分左右搭港鐵離開現場。

(16:07)警方在亞皆老街清場,市民被迫退至砵蘭街。有人於行人路高呼「還我馬路」,又有市民表示要過馬路欲衝破警方防線,警方拘捕3人,又舉起多面紅旗警告。


(15:57)亞皆老街恢復通車。


(15:35)目前至少14人被警方拘捕,其餘市民則被迫退至兩旁內街,目前亞皆老街已被清場,只餘下警察防止市民重佔。警察在內街呼籲市民盡快離開。

(15:55)人群在砵蘭街朗豪坊前聚集,警方出示紅旗後突然施放胡椒噴霧,多人中招。

(15:24)警方在亞皆老街採取拘捕行動,至少10人被捕,包括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學生覺醒召集人14歲的張浚豪。目前示威者被迫退至砵蘭街,警方剛才一度出示黃旗警告。另一批人員則在亞皆老街採取行動,移除障礙物。

(15:10)警方在亞皆老街現場採取拘捕行動,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等至少4人被捕,行動仍在進行中。

(15:01)大批民眾聚集在亞皆老街至砵蘭街路段,警方要求在場人士不要推撞,並警告再不離開會作出最低武力。旺角地鐵站砵蘭街兩個出口已被警方封鎖,不准進入佔領區。

(14:40)執達吏要求警方拘捕阻撓禁制令執行的人士,現時執達吏已退場,大量警察躍躍欲試。

(14:33)執達主任已要求警方拘捕所有阻礙執行禁執令人士,警方開始推進。有佔領人士自願離開。

(14:24)執達主任已清理臨時台,欲重新開通道路。梁麗幗向執達主任指出法庭判決指禁制令並不包括移除道路上的人,當時潮聯律師亦同意。執達主任強調會跟隨法庭決定,希望路上的人讓開,讓原告人的車輛通過。警方亦要求在場人士跟從執達吏指示向砵蘭街方向離開。暫時現場人群太多,執達主任未能繼續推進。

(13:35)留守旺角長達個多月的78歲伯伯,表示自己一直是單打獨鬥,對於執達吏清場「驚都未驚過」,會一直留在現場,如果不在就應該是「喺監倉入面」。

(13:15)執達主人給予佔領人士半小時時間,自行搬走亞皆老街路障卡板。

(13:10)站在木板組成的臨時台的學聯常委梁麗幗,與潮聯代表律師陳曼琪對話,梁指如執達主任希望清理上海街路障,可以直接前往上海街。假如執達主任要求清除臨時台,他們會自行處理。陳曼琪只重申禁制令內容,沒正面回應。目前立法會議員陳偉業、毛孟靜、梁國雄等在臨時台旁。

陳曼琪發言時,有市民指她是民建聯成員。在場的Albert Chan Wai Yip 陳偉業(大舊)表示,市民多次向陳曼琪詢問執達主任給予市民多少時間搬離物件也不獲回應,陳偉業指陳曼琪極不專業,將會向律師會投訴,他亦指陳曼琪是民建聯的中央委員。陳偉業要求給予一小時清理,執達主任表示只能給予半小時。梁麗幗同意半小時時限,但要求律師以英語複述。

(12:58)執達主任指臨時講台上的人不離開,正式於12時45分要求警方協助。警方指揮官已經步上指揮台。

(12:31)執達主任繼續清理帳篷,並無理會在場人士要求澄清清理範圍及細節。有反佔領人士到佔領區內挑釁,在場佔領人士要求他離開,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站在中間,阻止雙方再起衝突。

(12:10)在場執行清場的執達主任表示,無法順利執行清除障礙物,要求警方協助。學聯常委梁麗幗指如果警方不解釋執達主任有否及何時要求過警方介入,否則警方將不能以協助執行禁制令為由清場。

(11:57)執達主任已清走亞皆老街的大帳篷,而早前有多名便衣警察湧入,並被指不斷推撞在旁的記者和市民。

(11:36)在現場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政府不應以司法制度解決政治問題,警方亦不應該服務私人牟利團體執行禁制令。他又指潮聯小巴團體稱小巴司機收入大減,但卻以民事訴訟向高等法院申請法庭禁制令是諷刺。他認為訴訟費用大於司機於佔領行動所造成的損失。

范國威則指,是次行動第一小時都相對順利,並無引起在場人士太大不滿或者混亂,但現在清理帳篷才是「real test」,希望不會引起衝突或者混亂。

(11:33)執達主任將亞皆老街第一道路障清理後,警方組成人鏈防止市民進入亞皆老街彌敦道十字路口。警察均戴上有尖頭,具攻擊性的手套,有部份在旁駐守警察手套上的牌子還未剪下。

目前,夾車正在清理地上的障礙物,潮聯小巴的代表律師陳曼琪亦再次宣讀禁制令,並表示在亞皆老街近砵蘭街交界範圍內的障礙物會全數清走,而所有被遺棄的東西都會被視為垃圾。執達主任強調所有物件都不會列入清單,因為是佔領人士的責任。

(11:20)有現場人士認為,警察配戴的手套足以致命,已向指揮官投訴,並要求在場記者錄影為證。

(11:10)合法代理人在亞皆老街清除最後一個卡板位,期間有藍絲帶歡呼。

(10:55)亞皆老街路障已清除了三分之一,重型夾斗車亦已抵埗。一名示威者想於馬路中心停留,但最終離開。

(10:35)港大學生會會長梁麗幗剛才對市民表示,她曾向原告人代表律師陳曼琪查詢有關佔領者站在哪個位置,但未獲回覆。

(10:50)執達主任正在執行禁制令,清理障礙物。佔領人士繼續高呼「我要真普選」。

(10:43)執達主任現在開始清除亞皆老街的障礙物,前來現場圍觀者漸多。戴白頭盔的是合法代理人。

學聯常委梁麗幗剛才要求原訴人代表律師陳曼琪出示禁制令執行的地圖範圍,及指示將會清理的路障。她又詢問是否會將現場物品逐一標示,梁稱陳並沒回應。

(10:20)有佔領者爬上路障,現時執達主任及潮聯公共小型巴士有限公司的代表律師陳曼琪再次到場宣讀禁制令。

稍早前,警察呼籲現場人士遵循禁制令離開,但大批佔領者繼續聚集在亞皆老街佔領區中心,舉起橫幅,高呼我要真普選等口號。

(10:10)綽號「火雞」的巧儀呼籲學生注意安全。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TW/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10:06)一名旺角留守者揚言,要用整個辦公時間取回私人物品。

(10:05)有街頭畫家在港鐵站頂將亞皆老街實況描繪下來。

(09:50)面對警方和執達吏的高台,留守者疊起卡板企高,準備高舉「我要真普選」的横額。

(09:43)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來到旺角現場。

(09:35)執達吏宣讀禁制令完畢,表明會於9時55分開始執行。警方現正透過揚聲器宣布會協助法庭禁制令的執行,並重申行動範圍為亞皆老街,並不包括彌敦道,要求在場佔領者收拾個人物品盡快離開。現場人士報以噓聲,並高呼「我要真普選,濫用法例可恥」。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TW/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09:26)執達主任及潮聯公共小型巴士有限公司的代表律師陳曼琪現正宣讀禁制令,預計在半小時內正式清除亞皆老街一帶的障礙物。在亞皆老街十字路口,約有6至70名警察佈防戒備,有佔領者帶上護膝及護肘等裝備。

(09:00)原告人代表律師抵達現場,並有執達主任手持點算紙,點算有關在佔領區的物資。

(09:00)兩名男子舉著牌子在現場,其中一個牌子上寫著:「不作犧牲,何來民主?」

(09:02)執達主任已經到達旺角佔領區,即將清除亞皆老街附近一帶的障礙物。警察在場呼籲佔領人士及圍觀的市民離開,消息指有近3000千名警察協助執達主任執行法庭禁制令。

(07:50)熱血時報記者在亞皆老街現場看到,帳篷內仍存放不少留守者物資。

(07:45)剛才有伯伯爬上亞皆老街路障,插上「打死唔退 退無死所」標語牌。

(07:20)不少記者在亞皆老街佔領區內等候。

(07:05)警力聚集於亞皆老街十字路口。估計準備協助執行亞皆老街砵蘭街禁制令。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