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一個殘酷定性 導致七萬人遭血腥殺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2月02日訊】(新唐人記者李明綜合報導)導致七萬人被殺的肅反「AB團」,是中共黨史上最殘暴、陰暗的事件之一,「富田事變」則是這個運動濫殺無辜變本加厲的一個轉折性事件。中共黨內各種文獻的相關記載顯示,當時急於鞏固自己手中軍權的毛澤東和把「富田事變」擅自定性為「反革命暴動」的周恩來,應對此運動負主要責任。

據史料記載,所謂AB團最早是中國國民黨中反共者於1926年12月在江西成立的一個團體,其主要工作是與共產黨爭奪江西省國民黨的黨內權力。但這個團體僅僅存在了不到4個月,即隨著1927年4月2日發生的「四•二暴動」而解散。

1930年下半年,毛澤東為鞏固自己手中的軍權而利用了「反AB團」的名義,在贛西南蘇區和中共軍隊內部發動了大規模「肅反運動」。同年12月初,江西紅二十軍和富田當地的蘇區特委、行動委員會120餘人被捕,其中17人被處決。

12月12日上午,紅二十軍第174團1營在團長劉敵率領下,發動了反抗濫捕、濫殺AB團的兵變,逮捕了軍長劉鐵超,釋放了被捕的政治部主任謝漢昌。下午,紅二十軍攻佔富田縣城,釋放所有被捕人員,將包括李韶九在內的中共當地政府人員全部逮捕,僅古柏和時任江西省蘇維埃政府主席的曾山逃走。這就是著名的「富田事變」。

富田事變發生後,彭德懷12月17日率紅三軍團前往鎮壓,陳毅隨後也前往紅二十軍駐地永新進行調解。最後,雙方達成和解,紅二十軍釋放了李韶九等人。

1931年1月15日,中共蘇區中央局正式成立,由周恩來、毛澤東、項英、任弼時、朱德等組成,周恩來爲書記,項英任代理書記,實際掌握權力。項英將富田事變定性爲內部鬥爭,將段良弼、李白芳、謝漢昌、劉敵等人開除黨籍,其餘人員免予追究。

據海外《新史記》文章介紹,「富田事變」爆發後, 周恩來曾在1931年2月13日的政治局會議上做出兩項決定:一、立即給江西發一中央訓令,要求「停止爭論,一致向敵人作戰」;二、重新調整中共蘇區中央局人選,決定項英、任弼時、毛澤東、王稼祥為常委。由早先趕到蘇區的項英繼續負責中央局工作,把當事人毛澤東後移一位,由任弼時代替他的位置。而且,當時博古已經報告,他判斷江西來人所談的毛澤東的情況基本屬實。

不料,三天以後的1931年2月16日,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周恩來、任弼時、王稼祥組成專門委員會,研究富田事變的性質及處理意見。2月20日周恩來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發言時即公開宣稱:「贛西南的AB團是反革命組織」,並同時聲稱,還有軍隊中的「不堅定分子」,也可能「為AB團所利用。」(見《周恩來年譜》205頁)從此,富田事變被定性為AB團領導的所謂「反革命暴動」。

7月,大規模的屠殺開始。紅二十軍先被調至江西南部平頭寨,隨即被彭德懷和林彪率部包圍繳械,包括軍長肖大鵬、政委曾炳春在內的700餘名副排長以上軍官被全部處決,僅謝象晃和劉守英兩人逃脫。紅二十軍番號被取消,殘部併入紅七軍。在富田事變之後,各地的反AB團運動被推上了新的高度,共有7万多人先後被殺。

該文指,周恩來在沒有親自聽取贛西南來人彙報、沒有聽取彙報人博古的判斷的情況下,特別是在沒有聽取江西蘇區中央局代書記項英的意見之前,為了討好陳紹禹一夥的一己之私,罔顧事實,下了一個極其不負責任的結論,其實是借毛澤東「肅AB團」為手段剪除異己的行為。這個殘酷的定性,最終導致了高達數万人被血腥殺戮。

目前,中共承認當年的反AB團運動中絕大多數被處決者是無辜的受害者,所謂的AB團並不存在。根據《紅太陽是怎麼升起的》一書及中共黨內各種文獻,毛澤東和周恩來應對此運動負主要責任。周恩當時來作爲中共中央負責人,主要目的是爲了「貫徹」來自蘇聯主導的共產國際所謂「反右傾」的指示,而中共至今對這段歷史真相仍然諱莫如深,富田事變也一直未能獲得徹底平反。

相關視頻:【今日点击】中共残杀红军AB团的恐怖真相

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