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魏則西事件問責 漏問監管失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6年05月11日訊】近日,大陸官方公布了對捲入「魏則西事件」的百度和武警北京市總隊第二醫院(下稱武警二院)的調查結果,並令其整改。涉事的武警二院也因此宣告將兩名主要負責人撤職查辦,相關人員若涉及違法則移送司法處理。不過,「魏則西事件」最終誰該擔責?執政機關並沒有表示。

當局就「魏則西事件」成立了兩個調查組,分別對百度和武警二院進行調查。5月9號,兩個調查組分別發表了調查結果。

調查認為,百度競價排名機制存在付費競價權重過高、商業推廣標識不清等問題,影響了搜索結果的公正性和客觀性,容易誤導網友,必須立即整改。而武警二院存在科室違規合作、發佈虛假信息和醫療廣告誤導患者和公眾、聘用的涉事醫生行為惡劣等問題,則令其整改。對涉嫌違法犯罪的醫務人員移送司法機關處理。武警二院自5月4號起全面停業整頓。

對於現在公布的調查結果和整改要求,不少網民拍手叫好,不過也有網友提醒,所謂治標治本,別流於形式。

旅美中國問題觀察人士張健:「當然它形成這樣一個聯合調查組,似乎是牌子很響,動作很大,可是能否把這件事情真正做好,在我來看,是完全不可能的,因為這件事情是無法去管的,這種行為老早就出現了,對於中國醫療衛生如此之差,黑箱操作。而且中共既然現在看到這一點,它也無法在互聯網上再繼續打壓封鎖這個消息,那麼中共就變了一套方式,用一種『很仁慈』的方式,來試圖扭轉民意。中共想把這件事情儘快的處理掉。」

《德國之聲》引述分析指出,監管部門更多的希望把「魏則西事件」當做個例處理,而不是以此為契機推動目前互聯網廣告行業的改革。監管部門的迅速反應更多的出於安撫民意的考慮,而對互聯網推廣是否屬於廣告、競價排名模式是否合法合規,和目前互聯網推廣行業的亂象等核心問題採取了迴避的態度。

張健:「我們看到魏則西只是一個人的生命,我們看到的三聚氫氨,我們看到的汶川地震,我們看到的中國這些所有兒童,包括中國人的器官被非法盜賣的時候,這些人的生命方式不是以一個個體代表,而是成千上萬的人。那麼這些人的呼聲為甚麼並沒有在網上能體現出來,而只是一個魏則西把他的呼聲貼出來,因為魏則西是一個獨立的個體,當時中共並沒有考慮到魏則西會引發這麼大的一個反彈。」

外界關心,雖然百度和武警二院被責令整改,但它們歸誰監管?為何之前的監管沒起到作用?誰應該承擔最終責任?

美國人權律師葉寧表示,當權貴組織成為國家機器,這種利益集團是無法進行監管的,因為你沒法用左手打右手。

葉寧:「講到底,還是一個制度問題,這個制度問題決定了這種利益分配方式,這個利益的分配方式就是極權主義。在這種情況下,武警是甚麼?武警就是流氓無產階級專政的爪牙、打手、鎮壓機器,你讓一個流氓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去監管流氓無產階級專政的執行機器?這個事情本身是強人所難。」

葉寧指出,更何況中共官場向來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如果不從制度上進行根本性的變革,最後結果必然還是走回老樣子。

採訪/陳漢 編輯/黃億美 後製/郭敬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