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魏则西事件问责 漏问监管失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6年05月11日讯】近日,大陆官方公布了对卷入“魏则西事件”的百度和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下称武警二院)的调查结果,并令其整改。涉事的武警二院也因此宣告将两名主要负责人撤职查办,相关人员若涉及违法则移送司法处理。不过,“魏则西事件”最终谁该担责?执政机关并没有表示。

当局就“魏则西事件”成立了两个调查组,分别对百度和武警二院进行调查。5月9号,两个调查组分别发表了调查结果。

调查认为,百度竞价排名机制存在付费竞价权重过高、商业推广标识不清等问题,影响了搜索结果的公正性和客观性,容易误导网友,必须立即整改。而武警二院存在科室违规合作、发布虚假信息和医疗广告误导患者和公众、聘用的涉事医生行为恶劣等问题,则令其整改。对涉嫌违法犯罪的医务人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武警二院自5月4号起全面停业整顿。

对于现在公布的调查结果和整改要求,不少网民拍手叫好,不过也有网友提醒,所谓治标治本,别流于形式。

旅美中国问题观察人士张健:“当然它形成这样一个联合调查组,似乎是牌子很响,动作很大,可是能否把这件事情真正做好,在我来看,是完全不可能的,因为这件事情是无法去管的,这种行为老早就出现了,对于中国医疗卫生如此之差,黑箱操作。而且中共既然现在看到这一点,它也无法在互联网上再继续打压封锁这个消息,那么中共就变了一套方式,用一种‘很仁慈’的方式,来试图扭转民意。中共想把这件事情尽快的处理掉。”

《德国之声》引述分析指出,监管部门更多的希望把“魏则西事件”当做个例处理,而不是以此为契机推动目前互联网广告行业的改革。监管部门的迅速反应更多的出于安抚民意的考虑,而对互联网推广是否属于广告、竞价排名模式是否合法合规,和目前互联网推广行业的乱象等核心问题采取了回避的态度。

张健:“我们看到魏则西只是一个人的生命,我们看到的三聚氢氨,我们看到的汶川地震,我们看到的中国这些所有儿童,包括中国人的器官被非法盗卖的时候,这些人的生命方式不是以一个个体代表,而是成千上万的人。那么这些人的呼声为什么并没有在网上能体现出来,而只是一个魏则西把他的呼声贴出来,因为魏则西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当时中共并没有考虑到魏则西会引发这么大的一个反弹。”

外界关心,虽然百度和武警二院被责令整改,但它们归谁监管?为何之前的监管没起到作用?谁应该承担最终责任?

美国人权律师叶宁表示,当权贵组织成为国家机器,这种利益集团是无法进行监管的,因为你没法用左手打右手。

叶宁:“讲到底,还是一个制度问题,这个制度问题决定了这种利益分配方式,这个利益的分配方式就是极权主义。在这种情况下,武警是什么?武警就是流氓无产阶级专政的爪牙、打手、镇压机器,你让一个流氓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去监管流氓无产阶级专政的执行机器?这个事情本身是强人所难。”

叶宁指出,更何况中共官场向来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如果不从制度上进行根本性的变革,最后结果必然还是走回老样子。

采访/陈汉 编辑/黄亿美 后制/郭敬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