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瑞士銀行將「災難性」地公開中共貪官賬戶資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人有句老話「冤有頭,債有主」,就是有得就有失,無論你今天得到多少,明天可能就是你的麻煩。這就是人看不見、摸不到,卻是真實的一部分。周永康玩命的找女人,有的人還羨慕呢,但他一把老骨頭了,這些女人能把他吃了。這就是毫無節制的,站在利益的角度摧殘著彼此生命的真實。他們除了女人之外,就是弄錢了。

美國之音報導《瑞士即將公佈敏感賬戶網民們虛構外交部抗議》,也就是說,瑞士公佈敏感賬戶是真的,外交部抗沒抗議就不知道真假了。

「儘管這條外交部發言人的談話是中國網民虛構,但瑞士銀行將不再是各國貪官以及黑社會洗錢和藏匿資產的『避稅天堂』,卻是實打實的新聞。瑞士媒體曾援引瑞士外交部公共國際法局局長瓦倫丁·茨威格的數字稱,據瑞士政府估計,擁有瑞士賬戶的全球政治公眾人物有數千人,而非上百人。這類政客包括一些國家元首和其他政府高官。不過,瑞士官員並沒有透露這數千人的具體名單。茨威格稱,一些政治敏感人物的瑞士賬戶已被凍結,有的賬戶里的金額已返還所在國政府。」

舉個例子,朝鮮的金胖三在成為國家元首之前曾經在瑞士留學,他在那裡的銀行肯定有賬戶。聯合國對朝鮮進行了制裁,我相信瑞士銀行會對金正恩在瑞士的賬戶進行凍結,這即是對國家元首一級的人採取的行動。

「瑞士銀行將不再對2.2萬億美元私人賬戶保密,這些秘密賬戶的持有人或將曝光。2014年5月6日,包括瑞士、中國在內的47個國家在法國簽署新的《全球自動信息交換標準》。根據協議,這些國家的外國人銀行賬戶將不再是保密信息。其中,瑞士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因為這意味著瑞士結束了數百年來保護銀行私人賬戶隱私的傳統。」

也就是說,這些秘密賬號持有人的信息將會被曝光給所在國的政府。大家也許還記得,2014年5月14日,曾慶紅、韓正、江綿恆在香港露面,隨後江澤民藉助來訪普京在上海公開露面,6月10日劉雲山拿出唯一的一本香港白皮書,促成香港6月22日網上公投,近80萬香港人拒絕中共,一直演變到7月1日香港51萬人上街拒絕中共大遊行,到了8月31日張德江《人大釋法》拒絕香港人爭取雙普選的願望,促發9月28日金鐘廣場的抗議。

在那期間,習近平一句話都沒說,而現在《成報》代表著香港另外一方的力量直接打擊梁振英一直到張德江、曾慶紅和江澤民。今天該報又登了一篇文章點名張德江,在過去一兩個星期里這家報紙頭版頭條的宗旨就是打擊梁振英、張德江、中聯辦和港澳辦,以及曾慶紅和江澤民,都快變成《今日點擊》了,非常有趣。

我回顧這個歷史就是應對2014年5月6日簽署協議的日子,就應對著2017年習近平在召開中共十九大之前,將會拿到所有大陸人在瑞士銀行所開的賬戶資料,包括藏了多少錢和過去時間里是怎麼把錢移出去的。這就叫玩命。一些人拼了老命一輩子貪錢,10年弄的錢藏在瑞士了,結果你上台了,要問他們這些錢哪兒來的,這不是廢話嗎?你們不印票子,他們的錢從哪兒來?中華人民共和國印票子,他們得掙票子,還得找地方放。這些票子還得留給孫子的,你把他錢給斷了,那不就和斷子絕孫一樣了嗎?這就是一個死結。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稱:世界最大的離岸金融中心瑞士承諾,將自動向其他國家交出外國人賬戶的詳細資料。這是全球打擊逃稅舉措的最重大突破之一。如果要『撬開』納稅人的隱秘賬戶,瑞士的配合至關重要。」

把這些數字一交就完了,提醒大家《動向》雜誌披露出來的消息,8月28日栗戰書在政治局的生活會上提出兩條:要求即將參加六中全會的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中紀委委員,公佈自己和配偶的家庭資產,那就是房子、銀行賬號、現金了,還包括珠寶等值錢的東西,同時還要求公佈子女的國籍和工作情況,不過沒有提子女的財產問題。而王岐山還提出補充要求,如果你不提供這些資料,就不許提幹、不許退休、不許離職。可能就地六中全會在京西賓館把你關在裡面了。

所以,這些事情都是搭配著來的,2017年瑞士銀行會把中國客戶秘密賬戶的資料交到習近平手裡面。在此之前的2016年10月六中全會上,習近平要中央委員們自己交代,而栗戰書另外一個提議2017年19大的準中央委員和準候補委員提供家裡所有財產資料。所有不提供資料的都會被砍了。那麼中央委員都沒了,十九大還開什麼?不能說,石濤你節目做的還行,你去當中央委員吧,可能嗎?中央委員得一個台階一個台階的走到那裡,結果爬上了這些台階,發現站在懸崖邊上,你說十九大怎麼開?

文章中說:

「中國外逃貪官捲走萬億美元到海外。據統計,中共外逃貪官2萬人,攜款額估算在8000億到1.5萬億之間。

據維基解密爆出令人震驚的和中國有關的機密稱,中國大陸貪腐官員在瑞士銀行有5000多個人賬戶,其中三分之二是中央級大員。從中共的副總理一級、銀行行長、部長到中央委員,很多人在瑞士都擁有賬戶。此外,在香港工作過的局一級的官員大部份也都有瑞士銀行賬戶。」

這是一份老資料,但是2014年前後拿出來的,也就是說這份資料指的就是現任的副總理,銀行行長和部長及中央委員,所以不用想十九大會怎麼樣,先想想六中全會的這個門檻有多高,你邁進去了,出的來嗎?10月24日到北京京西賓館開會的,都是門檻裡面的,現在想往外跳已經來不及了,能不去開會嗎?他們不敢。可以裝病,但只要你不死,王岐山一定追死你。

「根據預計於2017年生效的《全球自動信息交換標準》協議,瑞士銀行將公布相關信息,其中也許會包括中國腐敗官員的贓款以及這些款項是否已經歸還中國政府的相關信息。」

王岐山手裡肯定會有這份資料,這份資料會讓很多官員尿褲子。所以這個協議就是搭配著六中全會來的。

今天是10月6日,40年前的今天,中共發動了懷仁堂政變,葉劍英坐鎮,汪東興在其中調動了中央警衛局抓了四人幫,後來就到天安門廣場遊行了。毛澤東死在了9月9日,他在1949年從香山的雙清池進入北京城的時候也是9月9日,當時他進了北京城沒敢去故宮,去了中南海,把中南海定為北京城的中心。他想做皇帝,但知道自己只是一個寇和賊,不是正主,所以不能坐在故宮裡面,如果他不信命,只信自己,他一定會到故宮裡面做皇帝,但他知道自己壓不住,也正因為知道自己是賊寇,所以創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共產黨的東西永遠吃不掉中華民國。很多人不懂這個道理,但他懂二奶就是二奶,只要正室還在那裡,就永遠是二奶。

BBC報導《文革爭議:中共粉碎四人幫彈指四十年》中說:「『粉碎四人幫』時的『四人幫』排名是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和姚文元。江青是毛澤東妻子,張春橋、姚文元和王洪文都是被毛澤東從上海提拔到北京委以重任,這四人在文革後期都是中共政治局委員。」

在中共官方媒體的介紹當中也強調了「四人幫」的說法,在毛澤東死之前,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都是說了算的,林彪死了之後,王洪文是作為接班人出現的。這段歷史和今天是非常吻合的,在國內紀念的時候,把「四人幫」同樣叫做「上海幫」,今天也同樣有「上海幫」,上海幫當初是在毛澤東的背景之下,而今天的上海幫是在江澤民和曾慶紅的背景之下,是完全一樣的。當時的華國鋒據說是毛澤東的私生子,但他又沒有實權,他要奪取政權,就要仰仗著葉劍英和陳雲,包括他把鄧小平扶植起來都是為了打擊當時朝廷里的人,打擊當時的四人幫。

習近平上台後,2012年十八大的結果是江澤民獲勝,他只能依靠哥們,紅二代,去打擊「八九·六四」後上台的江澤民幫派,這次打擊過程中,他沒有像華國鋒有陳雲、葉劍英、李先念、鄧小平等從戰爭年代延續過來的八大老的支持,習近平只有紅二代家族之間的情感,和他對壘的是江澤民完整的共產黨黨的體系,所以習近平只能以反腐的名義,建立起國家的體系吃死共產黨,有人說他保黨,其實他保什麼都無所謂,吃敵手的過程中共產黨就沒了。他把公共廁所刷的賊乾淨,就改了,這就叫改朝換代。反腐亡黨就是這麼回事。2016年是多事之秋,這是變天的年代。

但從10月1日以來,你會看到國內政局非常安靜,所以到現在你也看不到《開放雜誌》、《爭鳴》和《前哨》再有什麼新東西值得跟大家分享的。但熱帶颶風馬修抵達美國佛羅里達迫使成千上萬的人撤離,我在臉書上傳了一張照片,是一位西人拍攝的颶風馬修在海地上空的景象,就是一個完整的骷髏的形象。風眼正好也處於骷髏頭的眼睛部位。

但這個照片好像沒有引起朋友們的太大反應。我記得在我的臉書上曾貼出成龍兒子被抓的消息,一天的時間就有140多萬人看了。也就是說,大家更關心這樣的新聞,而颶風完全就是一個骷髏的形象,大家就沒有什麼感覺。

我自己感覺,這是大家過分注意眼前現實的一切,遠離了對精神和無形東西的探索。很多人已經沒有意識了,也沒有興趣了。而我認為這些大家並不一定感興趣的東西才恰恰是非常重要的。就像,日月星辰的存在科學上有解釋,我們知道這個環境中的物體如果運動,一定會有動力和約束才會有他的軌跡,例如汽車行駛要有動力,有馬路,有人掌握方向駕駛,也就是說一定要有其外在的力量,那麼颶風有沒有呢?我們很難說,大家也沒有去想這些。空氣有沒有外在的力量控制?大家也不會去想,認為都是自然而然發生的。天上的星星晚上看著挺漂亮,但和我有什麼關係?從來不去想,這些人的能力所控制不了的東西,和人的做夢以及靈魂一樣。

人的腦子愛胡思亂想,你說,我坐在這裡什麼都不想,你能做到嗎?根本安靜不下來。每個人都做夢,但自己無法控制,你和媳婦再親,也不能讓兩個人做一個夢。但今天的人卻沒有能力問自己為什麼控制不了自己的夢,雖然夢是我們每一個人生命中真實的一部分。

所以,現實的一切,科學的一切,人們所認識的一切,其實是缺失的。缺少的是對自己生命本身的無能力認知,也無能力控制,人以為能控制的一切,能夠把握的一切,其實非常的幼嫩,就像胚胎一樣。

所以,人們也沒有能力認識颶風其實是一種生命形式的表現,它力量的來源超過人開汽車能掌控的力量的來源。人們的呼吸是不是一種力量的來源?但誰有注意過?只有死的時候,呼吸困難的時候才會去注意,原來呼吸也需要力量。但平時,他想到過呼吸也是一種力量的轉換嗎?

我師父教我,人體就是一個宇宙,我最初還不理解,現在逐漸明白,人體與天地間的那種聯繫,那種生命的道理。自私的人會站在自己的角度去對比別人,但看到的現實的一切其實是非常虛假的。

說這些,提醒朋友們自己現實中物質化的一切並不是絕對的,希望喚醒朋友們對身體另外一部分的感覺和認知,雖然無形但確實又存在在那裡。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