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八方】大陸人 香港人 臺灣人之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香港,香港高等法院週三(11月15日)下午做出裁決。梁頌恆、游蕙禎議員資格自10月12日起取消,議席懸空。在此之前,香港11月13日出現了幾萬人的抗議支持人大釋法,實質是支持張德江。借用的是愛國主義的氛圍,習近平甚麼話都說不出來,也不表態。

11月14日《法廣》和《蘋果日報》都揭示出13日參加香港大遊行的人,相當一部分人都拿錢了,部分人並不是香港居民,是深圳居民,但他們得到的報酬可不一樣,香港居民可以得到600港幣,深圳人得300港幣。也就是說,大陸人要「愛國」和香港人要「愛國」價碼不同。就是以這種方式來挑戰香港本身的安定。

習近平在紀念孫中山誕辰的時候,強調祖國統一大業決不能出現任何分裂,藉助孫中山誕辰確定中華民國在近代的地位,從而壓制臺灣以任何臺灣的名義淡化中華民國這個憲政國體的含義。

大陸人、香港人、臺灣人之爭,網上看到一個故事覺得挺有趣的:

一匹馬和一隻野豬,它們在野外吃草,野豬老是亂來,沾著泥巴在草上打滾,馬非常的惱怒,但又不想直接跟野豬發生爭執,馬就去找獵人,說「你幫我把野豬幹掉,我很不喜歡它」。獵人說,「我可以幫你幹掉野豬,但你給我甚麼回報?」馬說,「我也不知道能給你甚麼。」獵人說,「我可以殺野豬,但我得騎著你去,所以得給你套上嚼子。」馬就答應了。獵人騎著馬,把野豬給殺了,把野豬放在馬背上,就回家了,把馬往馬廄裡一拴,就進屋喝酒了。馬就永遠被拴在馬廄裡了。

這個故事有著童話的意味,但裡面卻含有現在人處事的哲學。在我們生活的環境中,世界上有70億人,沒有兩個人是一樣的。當人們陷入現實的利益中而淡漠自己靈魂的話,就是「人之初,性本惡」,這種惡傾注在人的肉體之上。就會以自己是否得到和滿足來衡量自己成功與失敗的標準。

當一個人認為別人破壞了他生活的環境的時候,當他看到別人行為感覺不舒服的時候,他就會採取行動,很多時候採取的行動滲透著現在精英文化的虛假和掩蓋,甚至不負責任。可是基礎在哪?是人的利益至上,慾望和佔有。

馬不願意接受野豬的行為,但野豬的行為卻是這個生命的環境和天性造成的,馬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野豬的存在,看著野豬它不舒服,它不直接表達自己的不滿,希望野豬有所改善,卻找到獵人想消滅野豬。它遇到的獵人和它是一樣的,做事情要求有所回報,都是生活在利益的環境中,就是生活在肉體層面的相生相剋的道理之中。那麼「獲得」自然會造成「失去」。獵人提出自己的要求是非常正當的,而馬急於要達到自己的目的,以至於失去了自我的保護,為了消滅他人卻傷害了自己,戴上了嚼子,失去了生命本來的尊嚴和自由。

當一個人把眼光侷限在極端自我表達的時候,就想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的時候,內心中卻在掩蓋著邪惡的一面、不真實的一面和殺戮的一面。

馬當初可能想,我上了嚼子殺了野豬,這是一個正常的交換,而獵人是最大的獲利者,既得了野豬,也得了馬。馬成為獵人附屬品的原由是出自於自己的貪婪。自己不接受他人,用自己的標準去衡量別人的一切。

就像現在精英哲學,去教育別人,要求別人如何如何去做,不去珍惜生命的本性。想用外在的方式去規劃人,去約束人,就像馬嚼子一樣,被完全禁錮了。也去要求別人和自己一樣,其實就是失去了自己真實的一面。我們現實生活中這種事情比比皆是。傷害別人,陽奉陰違,這種碰撞永無截止。

還有一個小故事:

一個小和尚在廟裡掃落葉,樹葉一直在落,好像永遠掃不完,有人對他說,「你真笨,用腳把葉子從樹上都踹下來不就行了?」小和尚還真這麼做了,當天掃了比以往更多的落葉,但第二天發現滿地依然是樹葉。

落葉是天地間生命的過程,不去欣賞這個過程,而只覺得別人生命的存在是對自己的干擾,就會對自己和別人都造成傷害。這是一種生命的悲哀,和自我生命的淺薄。

生命過程並不是自己能決定的,一切的努力反倒是徒勞的,這種努力恰恰是人的聰明表現出來的愚蠢。是人與天地斗的自然表現。毛澤東發動文革就是與天地鬥,其樂無窮。所做所為就是魔鬼,很多人為了達到自己個人的目的而把靈魂出賣給魔鬼,那個小和尚的做法何嘗不是一樣呢?問題就是極端自我,對他人生命淡漠。

有個朋友曾跟我探討有關信仰的問題,他有自己的信仰,他希望我能夠相信他的信仰。

我個人的道理很簡單,兩千年前的基督耶穌,釋迦摩尼佛,老子,他們在那時候面對的人,和現在的人已經完全不同了,這種不同,從他們現實生活中,思想中,利益中,概念中都不同。兩千年前的文字,放在現在人們讀著都很吃力了。兩千年前,被我們稱為神話的東西,在我的境界當中,我的理解當中,認為那時候的人離神近。與神近,在他們的身體當中,在他們的生活氛圍當中,他們就會顯示出與更高級的生命類似的行為,包括能夠騰空,能夠開天目,能夠這個,能夠那個。今天的人,生活在利益中,現實當中,生活在失去了辨別能力的道德的淪喪中。你今天的自己怎麼樣能夠確定你的選擇是對的,我一直強調這個問題,是人不行了,不是神佛道不對,神佛道依然是偉大的。

很多人在敬仰菩薩的時候,他更相信自己的實力,更相信自己的能力,更相信自己的腦袋,更相信自己的判斷。我說,今天很多的人擁有自己信仰時有著類似的想法。這就是為甚麼在西方的信仰中有著大審判的概念,為甚麼在佛家的信仰中,有著今天是末法,末劫的概念。已經進入末法,末劫,已經進入大審判,現實當中的人,再去選擇甚麼,百分之百選擇自以為是的東西。

人永遠無法跟神佛等同。所以我說,當我們生活在現實當中的時候,你有多大的能力真正的辨別呢,最大的敵人就是我們自己。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就讀到了這句話,我并不懂,今天給我最大的感觸就是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自己的觀念,自己的思考,自以為是的一切,當你以自我為中心的時候,你就失去了天地間真實的一面,神佛就是站在你的跟前,你也視而不見。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