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八方】大陆人 香港人 台湾人之争

香港,香港高等法院周三(11月15日)下午做出裁决。梁颂恒、游蕙祯议员资格自10月12日起取消,议席悬空。在此之前,香港11月13日出现了几万人的抗议支持人大释法,实质是支持张德江。借用的是爱国主义的氛围,习近平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也不表态。

11月14日《法广》和《苹果日报》都揭示出13日参加香港大游行的人,相当一部分人都拿钱了,部分人并不是香港居民,是深圳居民,但他们得到的报酬可不一样,香港居民可以得到600港币,深圳人得300港币。也就是说,大陆人要“爱国”和香港人要“爱国”价码不同。就是以这种方式来挑战香港本身的安定。

习近平在纪念孙中山诞辰的时候,强调祖国统一大业决不能出现任何分裂,借助孙中山诞辰确定中华民国在近代的地位,从而压制台湾以任何台湾的名义淡化中华民国这个宪政国体的含义。

大陆人、香港人、台湾人之争,网上看到一个故事觉得挺有趣的:

一匹马和一只野猪,它们在野外吃草,野猪老是乱来,沾著泥巴在草上打滚,马非常的恼怒,但又不想直接跟野猪发生争执,马就去找猎人,说“你帮我把野猪干掉,我很不喜欢它”。猎人说,“我可以帮你干掉野猪,但你给我什么回报?”马说,“我也不知道能给你什么。”猎人说,“我可以杀野猪,但我得骑着你去,所以得给你套上嚼子。”马就答应了。猎人骑着马,把野猪给杀了,把野猪放在马背上,就回家了,把马往马厩里一拴,就进屋喝酒了。马就永远被拴在马厩里了。

这个故事有着童话的意味,但里面却含有现在人处事的哲学。在我们生活的环境中,世界上有70亿人,没有两个人是一样的。当人们陷入现实的利益中而淡漠自己灵魂的话,就是“人之初,性本恶”,这种恶倾注在人的肉体之上。就会以自己是否得到和满足来衡量自己成功与失败的标准。

当一个人认为别人破坏了他生活的环境的时候,当他看到别人行为感觉不舒服的时候,他就会采取行动,很多时候采取的行动渗透著现在精英文化的虚假和掩盖,甚至不负责任。可是基础在哪?是人的利益至上,欲望和占有。

马不愿意接受野猪的行为,但野猪的行为却是这个生命的环境和天性造成的,马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野猪的存在,看着野猪它不舒服,它不直接表达自己的不满,希望野猪有所改善,却找到猎人想消灭野猪。它遇到的猎人和它是一样的,做事情要求有所回报,都是生活在利益的环境中,就是生活在肉体层面的相生相克的道理之中。那么“获得”自然会造成“失去”。猎人提出自己的要求是非常正当的,而马急于要达到自己的目的,以至于失去了自我的保护,为了消灭他人却伤害了自己,戴上了嚼子,失去了生命本来的尊严和自由。

当一个人把眼光局限在极端自我表达的时候,就想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时候,内心中却在掩盖着邪恶的一面、不真实的一面和杀戮的一面。

马当初可能想,我上了嚼子杀了野猪,这是一个正常的交换,而猎人是最大的获利者,既得了野猪,也得了马。马成为猎人附属品的原由是出自于自己的贪婪。自己不接受他人,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的一切。

就像现在精英哲学,去教育别人,要求别人如何如何去做,不去珍惜生命的本性。想用外在的方式去规划人,去约束人,就像马嚼子一样,被完全禁锢了。也去要求别人和自己一样,其实就是失去了自己真实的一面。我们现实生活中这种事情比比皆是。伤害别人,阳奉阴违,这种碰撞永无截止。

还有一个小故事:

一个小和尚在庙里扫落叶,树叶一直在落,好像永远扫不完,有人对他说,“你真笨,用脚把叶子从树上都踹下来不就行了?”小和尚还真这么做了,当天扫了比以往更多的落叶,但第二天发现满地依然是树叶。

落叶是天地间生命的过程,不去欣赏这个过程,而只觉得别人生命的存在是对自己的干扰,就会对自己和别人都造成伤害。这是一种生命的悲哀,和自我生命的浅薄。

生命过程并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一切的努力反倒是徒劳的,这种努力恰恰是人的聪明表现出来的愚蠢。是人与天地斗的自然表现。毛泽东发动文革就是与天地斗,其乐无穷。所做所为就是魔鬼,很多人为了达到自己个人的目的而把灵魂出卖给魔鬼,那个小和尚的做法何尝不是一样呢?问题就是极端自我,对他人生命淡漠。

有个朋友曾跟我探讨有关信仰的问题,他有自己的信仰,他希望我能够相信他的信仰。

我个人的道理很简单,两千年前的基督耶稣,释迦摩尼佛,老子,他们在那时候面对的人,和现在的人已经完全不同了,这种不同,从他们现实生活中,思想中,利益中,概念中都不同。两千年前的文字,放在现在人们读著都很吃力了。两千年前,被我们称为神话的东西,在我的境界当中,我的理解当中,认为那时候的人离神近。与神近,在他们的身体当中,在他们的生活氛围当中,他们就会显示出与更高级的生命类似的行为,包括能够腾空,能够开天目,能够这个,能够那个。今天的人,生活在利益中,现实当中,生活在失去了辨别能力的道德的沦丧中。你今天的自己怎么样能够确定你的选择是对的,我一直强调这个问题,是人不行了,不是神佛道不对,神佛道依然是伟大的。

很多人在敬仰菩萨的时候,他更相信自己的实力,更相信自己的能力,更相信自己的脑袋,更相信自己的判断。我说,今天很多的人拥有自己信仰时有着类似的想法。这就是为什么在西方的信仰中有着大审判的概念,为什么在佛家的信仰中,有着今天是末法,末劫的概念。已经进入末法,末劫,已经进入大审判,现实当中的人,再去选择什么,百分之百选择自以为是的东西。

人永远无法跟神佛等同。所以我说,当我们生活在现实当中的时候,你有多大的能力真正的辨别呢,最大的敌人就是我们自己。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读到了这句话,我并不懂,今天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自己的观念,自己的思考,自以为是的一切,当你以自我为中心的时候,你就失去了天地间真实的一面,神佛就是站在你的跟前,你也视而不见。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