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韻:冤案之冰山與「依法治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司法公正,是一個國家政治清明的最大風向標之一。依法治國,責無旁貸,並非政府賜予民眾的恩惠。令人遺憾和痛心的是,在中國大陸,中共六十多年的統治,製造了無數冤案,其荒唐悲慘,駭人聽聞,直叫人欲哭無淚。

一頂政治帽子,扣在頭上,百口莫辯,把「反動分子」打入人間地獄。十幾年、二十年後,忽然予以「摘帽」—原來那時搞錯了。殺錯了人,若干年後宣佈「平反」,官方道歉,可能追發一筆賠償金。面對大範圍、大規模,一波又一波的整人、殺人運動,居然有人製造了「黨媽」錯打孩子之說,為中共開脫,也竟然有人買賬,重回「黨」的懷抱。試問,殺「孩子」不眨眼、殺出癮來的「黨」,虎狼不如,有什麼資格獲得「諒解」?

2016年12月兩案重審

2016年12月,大陸司法界對兩起再審案件公開宣判,引發各界關注。

12月2日,大陸最高法院對聶樹斌案再審公開宣判,推翻原審判決,改判聶樹斌無罪。而聶樹斌已於21年前被執行死刑。河北高法發佈消息,向聶樹斌的父母及親屬表示誠摯的歉意,並表示將汲取深刻教訓,啟動賠償程式。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當庭三次大喊「我那孩子回不來了!」有評論認為,枉殺好人,如今糾錯,根本無「正義」可言。

2005年,真凶王書金落網並認罪,聶家請求重新審理案件卻遭拒絕。2014年12月,最高法指令山東省高級法院對此案進行複查;2016年6月6日,最高法院決定重審聶樹斌案。北京律師兼學者徐昕對《紐約時報》說,在聶樹斌案中,從真凶王書金認罪到聶樹斌被平反,中間耽擱了11年,原因是處理原始案件的地方警察和檢察官從中阻撓。他說:「現在仍然沒有獨立的司法系統。如果我們不能有這樣一個系統,那就難以避免這樣的案件。」法律專家說,司法被共產黨控制,無法獨立,這是根本問題。

12月22日上午,江西省高級法院對原審被告人黃志強、方春平、程髮根、程立和故意殺人、搶劫、強姦、敲詐勒索再審案進行公開宣判,宣佈四人無罪。黃志強等四人之前被判處死緩,已服刑14年。

四人所涉案件為樂平「5.24」案。2000年5月23日深夜,江西省樂平市中店村蔣某和外地女子郝某在約會時雙雙遇害,被稱為樂平「5.24」案。2002年6月5日,樂平市公安局宣佈「5.24」案告破,黃志強、方春平、程髮根、程立和、汪深兵等五人被認定涉案,除汪外逃外,其餘四人被逮捕,先後被景德鎮市中級法院兩次判處死刑,2006年江西省高級法院終審改判死緩。

十多年來,四人的家屬堅持認為四人無罪,持續申訴上訪。他們指出該案存在的多處疑點:案發時,有人證明黃志強在家睡覺,方春平在家看電視,程立和在福建打工,程髮根在景德鎮打工且有銀行取錢收據佐證。現場未採集到四人的任何指紋、腳印、DNA等客觀證據;警方也承認未提取到有價值的物證等。

2012年,涉嫌系列強姦殺人案的中店村村民方林崽在指認現場時稱,「5.24」命案為其所為。2013年10月的庭審中,他再次供稱他才是「5.24」命案的凶手。2015年7月31日,江西高院決定對此案立案審查。四名村民,先是經歷了嚴刑逼供、屈打成招,接著蒙冤坐了14年牢。「無罪」宣判,到底是「正義」遲到,還是荒誕劇落幕?

黃志強的辯護律師嚴華豐告訴大紀元記者,對於法院在判決中不認定公安機關有刑訊逼供的行為,這點不能接受。「因為我們律師是提供了非常充分的證據證明公安機關在抓他們以後,實施了非常殘酷的刑訊逼供行為。」「他們是被公安機關抓到訊問的房子以後,採取那種吊拷的方式,比如,給你吊到窗戶,比較高的地方,讓你腳著不了地,進行長期吊拷,導致手腕部的傷痕。這個事情過去10多年來,到現在為止,有些人的手腕部,還能看到拷痕。」

據財新網報導,1月16日上午,黃志強、方春平、程髮根、程立和、汪深兵五人在律師陪同下向江西省檢察院提交了控告書。控告對像包括當年辦理「5.24」案及「9.9」案的公、檢、法三方人員。控告人要求,依法對樂平市公安局相關辦案人員、景德鎮市檢察院相關檢察人員、景德鎮中院此案一審及重審的審判人員以涉嫌故意殺人罪立案偵查。

被告之一方春平的父親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說,辦案人員一點證據都沒有,就把他兒子抓到公安局去。「他們說這個案子是你做的也是你做的,這個案子不是你做的也是你做的。」他表示,製造這起冤假錯案的人都已陞官,應該追究責任,才能得到真正的公道。

法輪功冤案—最深重的恐怖

21世紀最慘烈的人權罪行,就發生在孕育了五千年文明的中國。

美國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曾經說過,在中國發生的、針對法輪功的長達17年的滅絕性迫害,可能是21世紀最慘烈的罪行之一。他說:「我深信,這場對法輪功的滅絕式鎮壓將被視為一種最深重的恐怖。」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以個人意志發動了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鎮壓。江氏依仗中共的專制機器,公然破壞法律,假法律之名、行犯罪之實。信仰「真善忍」的修煉者被殘酷迫害,他們的親人受到株連。在所謂的「文明」社會裏,江氏實施了群體滅絕政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有的警察甚至在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時說:吃喝嫖賭我們不管,就是不讓學「真、善、忍」。

迄今為止,經過民間管道核實、已知有4060位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而實際死亡數字由於中共掩蓋真相而難以統計。據估計,被中共活摘器官殺害的學員或達百萬人,失蹤的學員達數百萬人,另有至少數百萬人被非法抓捕,超過十萬人被非法勞教、判刑。

2016年,3月28日,余文生律師在天津為法輪功學員李文辯護時說:「十多年來,上百位律師、上千場無罪辯護已從法律上講清了這個法律真相——《刑法》300條不適用於法輪功。所謂依法打壓實際上完全是蓄意錯用法條,枉法強加罪名,陷害法輪功(學員)。這是整個政法系統非法打壓的核心罪錯和犯罪性質。對法輪功無罪辯護十多年後的今天,誰合法誰犯罪早已分明。」

17年來,成千上萬名法輪功學員被舉報、抓捕、判刑,因為他們說真話,堅持一個「煉」字,因為向路人發送《九評共產黨》、真相光碟和傳單,或者僅僅因為擁有法輪功書籍。有的修煉者一夜之間就被警察暴打致死,有人受盡酷刑後致殘。白髮送黑髮,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代理法輪功學員案件的維權律師被騷擾、監控、毆打,被吊銷執照,甚至被捕、被酷刑虐待。如此恐怖不應該停止嗎?這樣的罪惡難道不應該被譴責、被懲治和清算嗎?近21萬份控告江澤民的狀紙,浸透同胞的血淚,到底有無立案偵辦,還是束之高閣?

依法治國之路

中共製造的冤案厚重如冰山。沉冤未雪的案件,遠遠多於獲得糾正的數目。而究責懲錯,更是難上加難。在當年的政治運動中,許多犯下殘忍罪行的殺人者,不僅未被追究、甚至過得逍遙自在,也未見其對過去的行徑表示絲毫歉意。如今,最大的人權罪行仍在持續。罪惡被縱容,製造罪惡的源頭依然存在、不斷髮難。恐懼、麻木、漠視和錯念,聽任同樣的悲劇,一再上演。消亡的生命、荒廢的年華,破裂的信任和愛,在唏噓中化作雲煙。

近幾年,習近平不斷強調「依法治國」、「依憲治國」。習江兩派之博弈也在司法系統展開。去年,習近平在法院、檢察院系統進行了一批人員任免,繼續清理江派勢力。對一些冤案的重審展現了糾錯的實際行動。但是,在一些案件的重審過程中,阻力強大,而且具體究責落實不易。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仍未停止,迫害集團的各級人員懼怕清算,試圖頑抗。日前,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反對「司法獨立」、警惕「顏色革命」的「文革」式言辭令人震驚。

總之,事實證明,在中共的體制內無法真正實現「依法治國」,因為中共統治的根基是謊言和暴力。中共反人性的本質注定,這個政權不可能「以人為本」。沒有對生命的珍視,沒有對天地神明的敬畏,就不可能呵護真誠良善,不可能堅守公平和正義。唯有突破邪惡體制的堡壘,開闢新局,才能看到司法公正的春天。歷史的悲劇循環往復,局中人當深思、醒悟,做出明智的抉擇。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