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眼中的肖建華:從貧寒學子到超級白手套之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02日訊】他,在美國和加拿大擁有價值上千萬美元的房產,擁有自己的私人飛機;他,出入高級酒店時身邊總是圍繞著一群助手和保鏢;他,與一眾中共頂級權貴的子女們保持著十分密切的關係,同時在中國資本市場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讓自己資產不斷膨脹的同時,也讓那些隱身在他背後的權貴家屬們賺得盆滿缽滿。近日,肖建華就是以這樣一個超級神秘的大富豪形象,突然暴露在中外媒體聚光燈下。他卑微的出身則悄悄隱藏在他人生舞臺的角落裡。

從貧寒學子到中共權貴附庸的蛻變

肖建華1971年出生於中國山東省肥城市安駕莊鎮夏輝村,這裡屬於貧困山區。他的父親是當地的一名中學教師,肖建華是家裡六個孩子中的一個。

據《紐約時報》2014年6月4日發表一篇專題報導,年少時的肖建華十分勤奮,常常如飢似渴地閱讀歷史和文學書籍。他兒時的朋友郭慶濤回憶說,「每天清晨,他都會在5點起床,跑步到山上去讀書學習。他能背誦每篇課文,並且將老師備課用的材料都自學了。」

14歲時,肖建華如願考入北京大學法律系。衣衫襤褸他「懷揣著成為政治領導人的抱負」來到北京。據他大學裡的數學老師周春生介紹,少年大學生肖建華一心想成為高官,他讀了很多政治書籍。

1989年的春季,北京的大學生們發起了一場要求中共政治改革的學生運動。那些熱血沸騰的年輕人不斷舉行演講和遊行,散發傳單和標語,要求中共當局打擊官員的貪污腐敗行為,反對官商勾結倒買倒賣的投機,要求中共改良政治模式,給予人民更多的民主,保障憲法許諾給人民的各項權力。

這個時期,肖建華是北京大學的學生會主席,作為中共官方認可的學生團體的領導人物,他夾在學生和校領導乃至政府之間左右為難。

據他的老同學回憶,肖建華當時曾經試圖向政府轉達學生的訴求,但後來逐漸轉變立場,認為街頭抗議活動已經失控,他甚至還與校方合作,試圖在軍隊進入北京武力鎮壓學生運動之前平息抗議活動。

當時一些比較激進的學生認為肖建華太過保守,這些人自發成立了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被學生們排擠出局的肖建華則選擇了退出這場民主運動。

肖的老同學郭慶濤說:「那時候,他(肖建華)只有17歲,承受了很大壓力。感到無助的他去了圖書館,埋頭讀書。」

六四屠城事件發生後,所有參與學生運動的大學生都遭到了中共的政治清算。肖建華則不但沒有受到政治衝擊,而且大學一畢業就在北大校方的直接資助下步入了商界。

從此以後,肖建華成為第一批與中共政界關係密切的金融圈高層人士的一員。《紐時》的報導稱,「他不遺餘力地趨奉黨內權貴,逐漸變得像是統治階層的銀行買辦,自己也成了億萬富豪。」

依靠政商關係創建明天系商業版圖

肖建華1990年從北大畢業後曾經留校工作,擔任過北大校黨委學生工作部的工作人員和北大生物城籌備小組辦公室主任等職。

1993年在北大校方的資助下,肖建華先後成立了北京北大明天資源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海峽恆業、北京惠德天地科貿、北京新天地互動多媒體公司等一系列的科技公司,在北大校園附近兜售戴爾(Dell)和IBM等品牌的個人電腦。靠著這些電腦公司,他賺到了「第一桶金」。然後以這些公司為投資主體,肖建華把自己的事業轉移到妻子周虹文的老家內蒙古包頭去發展,成立了3家公司。

1998年以後的兩年時間裏,明天系先後參股和控制了華資實業、明天科技、寶商集團、愛使股份、西水股份、ST冰熊等6家上市公司,控制的資金約為5億元。

1999年9月明天控股成立,明天系早期運作平臺基本搭建完成。該公司的法人代表為周虹文,初始股東為北京惠德天地及周虹文、周雪天、肖建華、張秀英4個責任人。

據《肖建華,六四後起家的億萬富豪》一文介紹,上世紀90年代末,肖建華把自己的事業版圖擴展到證券市場。他開始利用明天集團和其他投資公司在股市進行炒作,大筆吃進上市公司的股票。

在接下來的十年裡,他協助組建了數十家投資公司。他的合作夥伴往往是政府機構,比如包頭市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

肖建華的前同事說,他之所以能夠成功,部分是靠培植和政府官員的關係,然後利用這些關係,把現有公司轉移到更好掙錢的地區,或在這些地區成立新公司。

他昔日的老師和商業夥伴周春生說,「那個時候,資本市場才剛起步。他既有政治人脈,懂的也多,他找到地方政府,對他們說,他能幫他們組建上市公司。」

肖建華最成功的一些交易,涉及在較小的中國城市購買中型金融機構的股份,這種交易往往是通過殼公司或皮包公司構成的複雜網路來操作的。

文章引述證券專家表示,雖然殼公司在中國被廣泛用作投資工具,但它們也可以用於掩蓋公務人員擁有股份的內情,為商人送上的好處提供幌子。肖建華頻繁利用這些工具參與涉及國有資產的交易,讓外界判斷:他擁有特權,並且能夠與中共權貴的家人共同獲益。

曾有分析人士接受陸媒採訪時指出,明天系基本採用「軟投資」的策略,即先拿出資金入股並控制企業,然後迅速再抽逃資本金。其主要的目的在於通過搭建金融鏈條以配合其他資本運作,可以較為方便地取得信貸資金,進而緩解現實中可能存在的資金壓力,並通過控股金融機構打通產業鏈和資本鏈。

肖建華構築商業帝國的過程始終伴隨着中共權貴的影子

《德國之聲》曾報導說,明天集團控制了至少9家上市公司,控股、參股30家金融機構。30家金融機構,具體包括12家城市商行、6家證券公司、4家信託公司、4家保險公司、2家基金公司、1家期貨公司、1家資產管理公司,這些機構資產總規模近萬億。而與明天有關聯的這些公司,其背後都有強大的中共官方的背景。

《紐時》稱,肖建華自己也曾經承認,通過身邊的人,他結識了不少中國高層官員的子女,並曾與他們一起投資。不過他把這種共同投資解釋為「碰巧」做了同一筆買賣。

中國博主趙冰峰在2016年10月24日的博客中則寫道,「肖建華有句口頭禪:『每個人都有價碼,北京每個太子黨都有價碼。』」

在肖建華幕後操作進行的一系列投資公司收購事件中,幫助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的兒子曾偉侵吞大型國有能源企業山東魯能集團的事件,和小型券商太平洋證券在上海證券交易所借殼上市事件,以及與泰國正大集團合作試圖購買中國平安保險公司價值90億美元的股份的事件,都曾經引發強烈而廣泛的爭議。

2007年中國大陸媒體《財經》發表長篇調查報導,曝光了山東魯能國企私有化的黑幕後,引發社會輿論巨大反響。此後,肖建華頻繁地前往美國和加拿大,並常常在國外逗留很長時間。

《紐約時報》2014年的專題報導稱,通過研究肖建華掌控的公司記錄發現,肖氏旗下的企業達成的交易曾經讓中共最高層的官員親屬獲利。

例如,2009年1月,包頭明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出資3.5億元人民幣,從北京昭德置業有限公司手中收購位於古城麗江的一家房地產公司。而昭德置業的董事長李伯潭恰恰是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女婿。

2012年,一家中國影視公司以3000萬美元的出價收購了好萊塢特效公司數字領域(Digital Domain)。據知情人士透露,收購資金來自肖建華和車峰控制的香港公司,而車峰是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戴相龍的女婿。

據《第一財經日報》報導,上世紀九十年代,明天系參與投資華資實業、西水股份、北方創業等公司,獲取了高額收益,實現了資本的快速增加。

報導表示,2007年之前,明天系通過政策盲點與市場投機獲利。而隨著太平洋證券的上市,明天系轉型為實業+金融的產融結合體。通過網狀的資本運作結構,上市公司不斷成立子公司,旗下殼公司亦不斷與上市公司成立合資公司。通過這些公司的相互交易塑造高科技概念,調節業績或者套取、轉移上市公司的資金。

當前,明天系已形成以明天科技、西水股份、華資實業、愛使股份等上市公司和交通、能源、媒體、影視、機場、飛機租賃等為核心的實體產業橫軸,以恆泰證券、新時代證券、包商銀行、哈爾濱銀行、濰坊銀行、天安財險、天安人壽、生命人壽、華夏人壽、新時代信託等為核心的金融產業縱軸,確立了產融結合的構架。

報導稱,明天系企業憑藉著豐富的人脈資源,擁有更為靈通的信息,並對市場非常敏感,從而能夠掌握制度變遷的時機,順勢崛起。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