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中的肖建华:从贫寒学子到超级白手套之路

【新唐人2017年02月02日讯】他,在美国和加拿大拥有价值上千万美元的房产,拥有自己的私人飞机;他,出入高级酒店时身边总是围绕着一群助手和保镖;他,与一众中共顶级权贵的子女们保持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同时在中国资本市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让自己资产不断膨胀的同时,也让那些隐身在他背后的权贵家属们赚得盆满钵满。近日,肖建华就是以这样一个超级神秘的大富豪形象,突然暴露在中外媒体聚光灯下。他卑微的出身则悄悄隐藏在他人生舞台的角落里。

从贫寒学子到中共权贵附庸的蜕变

肖建华1971年出生于中国山东省肥城市安驾庄镇夏辉村,这里属于贫困山区。他的父亲是当地的一名中学教师,肖建华是家里六个孩子中的一个。

据《纽约时报》2014年6月4日发表一篇专题报导,年少时的肖建华十分勤奋,常常如饥似渴地阅读历史和文学书籍。他儿时的朋友郭庆涛回忆说,“每天清晨,他都会在5点起床,跑步到山上去读书学习。他能背诵每篇课文,并且将老师备课用的材料都自学了。”

14岁时,肖建华如愿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衣衫褴褛他“怀揣著成为政治领导人的抱负”来到北京。据他大学里的数学老师周春生介绍,少年大学生肖建华一心想成为高官,他读了很多政治书籍。

1989年的春季,北京的大学生们发起了一场要求中共政治改革的学生运动。那些热血沸腾的年轻人不断举行演讲和游行,散发传单和标语,要求中共当局打击官员的贪污腐败行为,反对官商勾结倒买倒卖的投机,要求中共改良政治模式,给予人民更多的民主,保障宪法许诺给人民的各项权力。

这个时期,肖建华是北京大学的学生会主席,作为中共官方认可的学生团体的领导人物,他夹在学生和校领导乃至政府之间左右为难。

据他的老同学回忆,肖建华当时曾经试图向政府转达学生的诉求,但后来逐渐转变立场,认为街头抗议活动已经失控,他甚至还与校方合作,试图在军队进入北京武力镇压学生运动之前平息抗议活动。

当时一些比较激进的学生认为肖建华太过保守,这些人自发成立了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被学生们排挤出局的肖建华则选择了退出这场民主运动。

肖的老同学郭庆涛说:“那时候,他(肖建华)只有17岁,承受了很大压力。感到无助的他去了图书馆,埋头读书。”

六四屠城事件发生后,所有参与学生运动的大学生都遭到了中共的政治清算。肖建华则不但没有受到政治冲击,而且大学一毕业就在北大校方的直接资助下步入了商界。

从此以后,肖建华成为第一批与中共政界关系密切的金融圈高层人士的一员。《纽时》的报导称,“他不遗余力地趋奉党内权贵,逐渐变得像是统治阶层的银行买办,自己也成了亿万富豪。”

依靠政商关系创建明天系商业版图

肖建华1990年从北大毕业后曾经留校工作,担任过北大校党委学生工作部的工作人员和北大生物城筹备小组办公室主任等职。

1993年在北大校方的资助下,肖建华先后成立了北京北大明天资源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海峡恒业、北京惠德天地科贸、北京新天地互动多媒体公司等一系列的科技公司,在北大校园附近兜售戴尔(Dell)和IBM等品牌的个人电脑。靠着这些电脑公司,他赚到了“第一桶金”。然后以这些公司为投资主体,肖建华把自己的事业转移到妻子周虹文的老家内蒙古包头去发展,成立了3家公司。

1998年以后的两年时间里,明天系先后参股和控制了华资实业、明天科技、宝商集团、爱使股份、西水股份、ST冰熊等6家上市公司,控制的资金约为5亿元。

1999年9月明天控股成立,明天系早期运作平台基本搭建完成。该公司的法人代表为周虹文,初始股东为北京惠德天地及周虹文、周雪天、肖建华、张秀英4个责任人。

据《肖建华,六四后起家的亿万富豪》一文介绍,上世纪90年代末,肖建华把自己的事业版图扩展到证券市场。他开始利用明天集团和其他投资公司在股市进行炒作,大笔吃进上市公司的股票。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他协助组建了数十家投资公司。他的合作伙伴往往是政府机构,比如包头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肖建华的前同事说,他之所以能够成功,部分是靠培植和政府官员的关系,然后利用这些关系,把现有公司转移到更好挣钱的地区,或在这些地区成立新公司。

他昔日的老师和商业伙伴周春生说,“那个时候,资本市场才刚起步。他既有政治人脉,懂的也多,他找到地方政府,对他们说,他能帮他们组建上市公司。”

肖建华最成功的一些交易,涉及在较小的中国城市购买中型金融机构的股份,这种交易往往是通过壳公司或皮包公司构成的复杂网路来操作的。

文章引述证券专家表示,虽然壳公司在中国被广泛用作投资工具,但它们也可以用于掩盖公务人员拥有股份的内情,为商人送上的好处提供幌子。肖建华频繁利用这些工具参与涉及国有资产的交易,让外界判断:他拥有特权,并且能够与中共权贵的家人共同获益。

曾有分析人士接受陆媒采访时指出,明天系基本采用“软投资”的策略,即先拿出资金入股并控制企业,然后迅速再抽逃资本金。其主要的目的在于通过搭建金融链条以配合其他资本运作,可以较为方便地取得信贷资金,进而缓解现实中可能存在的资金压力,并通过控股金融机构打通产业链和资本链。

肖建华构筑商业帝国的过程始终伴随着中共权贵的影子

《德国之声》曾报导说,明天集团控制了至少9家上市公司,控股、参股30家金融机构。30家金融机构,具体包括12家城市商行、6家证券公司、4家信托公司、4家保险公司、2家基金公司、1家期货公司、1家资产管理公司,这些机构资产总规模近万亿。而与明天有关联的这些公司,其背后都有强大的中共官方的背景。

《纽时》称,肖建华自己也曾经承认,通过身边的人,他结识了不少中国高层官员的子女,并曾与他们一起投资。不过他把这种共同投资解释为“碰巧”做了同一笔买卖。

中国博主赵冰峰在2016年10月24日的博客中则写道,“肖建华有句口头禅:‘每个人都有价码,北京每个太子党都有价码。’”

在肖建华幕后操作进行的一系列投资公司收购事件中,帮助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的儿子曾伟侵吞大型国有能源企业山东鲁能集团的事件,和小型券商太平洋证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借壳上市事件,以及与泰国正大集团合作试图购买中国平安保险公司价值90亿美元的股份的事件,都曾经引发强烈而广泛的争议。

2007年中国大陆媒体《财经》发表长篇调查报导,曝光了山东鲁能国企私有化的黑幕后,引发社会舆论巨大反响。此后,肖建华频繁地前往美国和加拿大,并常常在国外逗留很长时间。

《纽约时报》2014年的专题报导称,通过研究肖建华掌控的公司记录发现,肖氏旗下的企业达成的交易曾经让中共最高层的官员亲属获利。

例如,2009年1月,包头明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出资3.5亿元人民币,从北京昭德置业有限公司手中收购位于古城丽江的一家房地产公司。而昭德置业的董事长李伯潭恰恰是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贾庆林的女婿。

2012年,一家中国影视公司以3000万美元的出价收购了好莱坞特效公司数字领域(Digital Domain)。据知情人士透露,收购资金来自肖建华和车峰控制的香港公司,而车峰是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戴相龙的女婿。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导,上世纪九十年代,明天系参与投资华资实业、西水股份、北方创业等公司,获取了高额收益,实现了资本的快速增加。

报导表示,2007年之前,明天系通过政策盲点与市场投机获利。而随着太平洋证券的上市,明天系转型为实业+金融的产融结合体。通过网状的资本运作结构,上市公司不断成立子公司,旗下壳公司亦不断与上市公司成立合资公司。通过这些公司的相互交易塑造高科技概念,调节业绩或者套取、转移上市公司的资金。

当前,明天系已形成以明天科技、西水股份、华资实业、爱使股份等上市公司和交通、能源、媒体、影视、机场、飞机租赁等为核心的实体产业横轴,以恒泰证券、新时代证券、包商银行、哈尔滨银行、潍坊银行、天安财险、天安人寿、生命人寿、华夏人寿、新时代信托等为核心的金融产业纵轴,确立了产融结合的构架。

报导称,明天系企业凭借着丰富的人脉资源,拥有更为灵通的信息,并对市场非常敏感,从而能够掌握制度变迁的时机,顺势崛起。

(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