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共大搞「外宣」 自由社會受侵蝕?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07日訊】【熱點互動】(1569)中共大搞「外宣」 自由社會受侵蝕?

中共黨媒在美國《華盛頓郵報》上刊登插頁廣告,詆毀神韻演出法輪功信仰團體,外界關注中共將共產意識形態進一步滲透海外,也批評《華郵》道義失守。中共耗巨資在西方搞「大外宣」攻勢,其主要輸出手法和內容是什麼?造成的影響又是什麼呢?今天我們就這些問題做一些解讀和分析。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日前,中共黨媒在美國《華盛頓郵報》刊登插頁廣告,詆毀《神韻》演出和法輪功信仰團體,外界關注,中共將共產黨意識形態進一步滲透海外,也批評《華郵》道義失守。

無獨有偶,在澳大利亞的墨爾本現在有許多華人正在籌備抗議活動,抗議中共將文革樣板戲之一的《紅色娘子軍》輸出澳洲。中共每年斥資上百億美元在西方搞大外宣,其主要手法和輸出內容是什麼?造成的影響又是什麼呢?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解讀和分析,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二位好。

橫河、傑森:您好,觀眾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節目開始,請先看一段新聞短片。

週四下午,華府法輪大法學會在美國國家記者俱樂部召開新聞發布會,揭露中共喉舌媒體日前在《華盛頓郵報》刊登廣告插頁,造謠、誣蔑《神韻》演出和法輪功信仰團體。

華府法輪大法學會發言人李揮天:「西方的主流媒體在為了錢這樣做,我們非常失望。希望他們能更正過來,不要再這樣做,不要再助紂為虐,這樣幫中共打壓無辜的人。」

目前華府法輪大法佛學會已向《華盛頓郵報》發行人和所有者發出抗議信。

近年來,中共每年花費上百億美元對西方民主國家展開所謂「大外宣」攻勢,以輸出中共意識形態,影響主流輿論。其中,英文的《中國日報》以購買《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等主流媒體廣告插頁方式,將中共宣傳加以包裝、直接散播到美國社會。

對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組建的以再現中華神傳文化為宗旨的美國神韻藝術團,中共也竭力干擾、破壞。

去年,美國國會通過《反外國宣傳與造謠法案》,並由總統奧巴馬簽署生效,法案針對的正是來自中共等專制國家的造謠宣傳。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給我們打電話,談談您的看法。傑森,我想先請問您,您怎麼看中共媒體在《華盛頓郵報》插刊廣告詆毀《神韻》?您覺得為什麼法輪功佛學會做出這麼強烈的反應?

傑森:當然,首先中共此時此刻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神韻》的成功簡直是使人十分驚訝。10年前,《神韻》是以4場紐約本地的秀開始,短短10年時間,增加為5個演出團體,全球近150個城市、數百場演出,而且不是一般的演出;是轟動式的,比如前一段時間在「林肯」演出的時候,上座率幾乎是場場爆滿。《神韻》演出所到每地,幾乎都給當地人帶來無與倫比的震撼,包括最近在德克薩斯州達拉斯-沃斯堡地區(DFW)連演11場,場場爆滿、加座,紐約也是。

主持人:最後還加了一場。

傑森:幾乎所有的人都是用極其感動的語言評價,而且這是真正中國傳統文化被世界接納的「秀」,從來沒有這樣,展現的是實實在在的中國傳統文化。我親身經歷並且反覆想起讓我覺得驕傲的一句話,就在《神韻》第二年演出時,我旁邊坐了一位西人老太太,看完以後她對我說:「我以前覺得你們中國人很粗。」我可以理解她說的,就是不裝飾、不修飾,像紐約唐人街那種狀態,一股味,滿街髒髒的,她就認為中國人很粗。接著她說:「但是看了《神韻》以後,我覺得你們中國的文化太讓我敬仰了。」這是坐在我旁邊的一位西方老太太給我簡單地講,其實觀眾對於《神韻》的反饋幾乎是遍及這樣,從精神層面、藝術層面無不令人讚賞。

《神韻》演出的影響力使得中共非常難以接受。剛才您談到,新聞也談到,中共每年斥資超過一百億美元做外宣、擴充中共的形象,結果,幾乎中共的每一場演出都是賠名又賠利,最後一無所得地返回大陸,中共覺得幾乎是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主持人:它沒辦法抗衡。

傑森:它只能詆毀,還是花著中國老百姓的錢去詆毀真正展現中國傳統文化、讓世界敬仰的中國傳統文化秀,事實上做的是極端卑鄙的事,而它用的語言又完全是赤裸裸地抹黑。在這樣的情況下,主辦單位法輪功研究會怎麼可能視之不理呢?這完全是把中共最邪惡的攻擊方式搬到海外,而海外社會又非常不適應這種情況,往往他們很可能看不清。所以有必要把這個事情提出來,讓海外的人充分認識到中共在做什麼。

主持人:提到中共詆毀,我想請問橫河先生,它用出來的一些詞,講出來讓大家覺得非常滑稽可笑,比如「洗腦」、「褻瀆藝術」這種詞。很多人就覺得,中共用這個詞來說別人,非常滑稽可笑。我不知道您的感覺?

橫河:講「褻瀆」,它用的是英文,是專指神或者是跟神有關的非常神聖的事情;不是指人間的東西。

主持人:褻瀆神靈。

橫河:對。所以它一說「褻瀆」大家就覺得特別好笑,中共怎麼能說這樣的話?!因為中共是最不信神的,而且在它統治這麼多年當中,把中國傳統文化最重要的部分──對神的信仰給徹底摧毀掉了,它跟信神是勢不兩立的,它怎麼能用這樣的詞來說別人!而被它所說的《神韻》演出,偏偏是要恢復中國傳統文化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神的部分;中共用的完全是反的,它沒有資格用這個詞。

它說的「洗腦」,大家可能不清楚「洗腦」一詞是什麼時候出現的。「洗腦」一詞是在1950年代朝鮮戰爭當中,被擊落的美國飛機的飛行員被中共軍隊俘虜,關到集中營裡一段時間以後回到美國,美國空軍專門指定一位心理醫生給他們調整心理,發現凡是從中共的集中營放回來的美國飛行員都有同樣的心理障礙,而且思維方式跟美國人完全不一樣,最後得出結論叫「洗腦」,他們被中共洗過腦。

「洗腦」一詞是專指朝鮮戰場被俘虜的美軍人員被中共洗腦了,這個詞就是為中共造的,結果它現在用這個詞來說別人,人家有什麼辦法洗腦!洗腦是關在封閉的地方,沒有自由,然後給他一直灌輸、灌輸,他也沒辦法接觸別的訊息。在自由社會的一場演出怎麼可能給人洗腦?中共的用詞非常不對,而且這些詞正好是應該用在中共身上的。

主持人:傑森,從另外一方面來講,我們看到新聞中說,法輪大法學會批評《華郵》「助紂為虐」,客觀上就是幫助中共在迫害善良的百姓;也有很多人說是「道義失守」,用這種詞。您覺得西方媒體特別是《華郵》這樣比較受尊敬的媒體,為什麼願意刊登中共這種充滿攻擊性的文章?

傑森:有兩點。第一點是為了錢,經濟上,確實西方左派媒體的觀眾群越來越萎縮,再加上現在網路的衝擊,年輕一代好像也不太看報紙了,所有這些媒體基本上確實都在走下坡路,「錢」就變成很大、很頭疼的事情。

再就是對中共的認識不深刻。換一個立場說,要是在美國有任何團體刊登辱罵黑人的話、反猶太人的話,媒體絕對不登,絕對不會登的;但是它拿著中共反法輪功的,某種意識上它就登了。原因是,第一,它沒有真正認識到中共的邪惡,覺得這只是一種觀點,雖然內心深處可能也認識到,這是中共統治階層欺壓老百姓的觀點,或者不太好的觀點,但是卻以利益考量蓋住了,不再去追究內在意涵。

事實上中共對於法輪功的攻擊,某種意義上講,如同對於黑人種族性的攻擊或者對於猶太人的攻擊,其實沒有任何區別。中共對中國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國內殘酷、滅絕性的迫害已經十幾年,有詳細的文檔記載;中共對於文化的攻擊,是對整個中華民族也是對種族的攻擊。

要說真正展現中國傳統文化內涵的,事實上就是《神韻》,全世界最認可的就是《神韻》,中共在攻擊整個中國傳統文化。中共肯定不是中國的東西,它是從西方外來的邪靈思想,它是用一種邪惡思想在攻擊另外一種民族文化,某種意義上講是一種種族滅絕外族的延伸,同時也是對種族、對文化的攻擊。

這也是讓我氣憤的因素,對於中國人被傷害,西方媒體總是那樣的淡漠,從這一點來看,中共實際上是背後的凶手,但是確實《華郵》在做生意的幌子下做了幫凶。

主持人:横河有什麼補充嗎?對於西方媒體這一方面?

横河:其實這不是從西方媒體開始的,最早是中文媒體。中文媒體當時沒有被中共完全控制的時候,有很多就接受了中共的版面。中共的版面特點是什麼呢?它是給你專門設計的,如果是給《華盛頓郵報》的,它就按照《華盛頓郵報》一模一樣的排版方式。《華盛頓郵報》會用非常小的字標示:這是廣告,但是這一行小字一般人都不會注意。因為中共提供的版面排版方式太相似了,而且網址排版方式也是《華盛頓郵報》的,就沒有人能看出這是其中的一份廣告,它以為這樣做可以免責,這叫做「免責聲明」。

但是「免責聲明」對於具有強烈摧毀文化,或者針對某一民族、某一種文化、某一團體的攻擊,實際上刊登者是有責任的。就像剛才傑森博士說的,不可能把反黑人、反猶太人的內容直接了當拿去登廣告,人家不會給你登的。中共是全方位的對海外滲透,這種滲透防不勝防,只要接受了它的一部分,比如登廣告它可以每天登,沒有什麼大事情,但潛移默化,裡面全都是共產黨文化的東西,是和西方、和美國的傳統價值、普世價值完全對立的東西,它慢慢地滲透,偶而來一篇非常入骨的,但絕大部分都是以非常隱蔽的方式在試圖改變西方人普世價值的思維方式。

傑森:剛才大家都說,中共每年斥資100億美元作外宣,這在全球絕無僅有。美國也有對外宣傳或者推廣民族,每年資金是6億至7億美元;中共是100億美元。中共的100億美元主要花費是二大渠道,第一個渠道是西方一些比較有影響力,但是經濟又很乏力的媒體,所謂的西方主流媒體。去年有報導,悉尼《晨峰報》與中共直接簽合同,可以把《中國日報》英文版作為副刊附在悉尼《晨峰報》發出去,同樣的合同與《華盛頓郵報》也有;同時跟法國的《費加羅報》、英國《電訊報》等西方媒體它花了很多錢。這些錢完全可以實實在在用在老百姓身上,還要老百姓捐什麼希望小學這樣的事情;它卻把這一百多億美元往海外送。孔子學院也是海外滲透機構。

另外一個主要渠道就是買通西方的智囊團,這是我在俄亥俄州有一次參加中國物業大會,會上有很多論壇都是各大學的教授講中國問題,很多人一面倒說中國的好話,當時我覺得很奇怪。15分鐘休息時間,我跟那些人聊起來,才陡然意識到是為什麼。有一個人是做中國研究的,他說當時他在中國,中國政府給他派了一艘船,從長江上游往下走,任何地方他要停下來就立刻停船,地方官員四處接待。他說得洋洋自得,但是事實上我看到,是多麼龐大的資金在維護著這個人的思想,讓他在海外論壇說這樣的話。當然也有反面的,有人說:「我是做中國研究的,我只要敢在西方媒體說一點中國的話,中國就不給我簽證了。不給我簽證,我這輩子怎麼做中國研究?」

主持人:包括很多媒體的記者都有這個問題。

傑森:可以看到它是全方位在向西方滲透。西方國家的政策、媒體其實都是緊密相關的。中共花了巨大的資金,實際上是用老百姓的錢在宣傳它自己的東西,西方人不一定真正接受它這個東西。

主持人:我們接聽觀眾的電話之後再請横河先生點評。線上有一位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我們影劇界的田文仲大哥跟以前的馬英九總統都說過,中共跟中國不能畫上等號。馬英九還說過「去共成中」,真正合法的中國是中華民國。它這樣大搞外宣,它對外國宣導的時候,都把它獨裁、極權的真相包裝起來,瞞天過海,欺世盜名,自由社會當然會受到它的侵蝕。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的電話。横河先生,剛才傑森總結了中共用的很多方式與手法,我想請問一下,文化交流是不是也是主要手法?最近我們經常看到類似的文化交流,比如加州有一個中共的團體剛剛被拒簽,本來它是要來演出;現在澳洲墨爾本也在媒體上有很多報導,中共要輸出《紅色娘子軍》您怎麼看?

横河:《紅色娘子軍》不僅到澳洲,前兩年在華盛頓DC也演出過,它是作為中國對外文化交流的牌子。它有兩類東西,一類是冒充中國文化,像演《孔子》,看它整個氣氛、背景特別陰森森,完全不是真正中國文化的部分,但是把它包裝起來了。這是一種。這就是為什麼中共一定要打壓《神韻》,因為一有比較,別人就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中國文化。《紅色娘子軍》是經不起比較的,但是中共又想掌握它是中國文化;這幾年中共不是也搞中國文化嘛,想掌握中國文化的話語權,只要《神韻》在演出,它就沒有話語權了,所以它一定要想辦法打壓。

另一種就是赤裸裸地把中共的文化、黨文化輸出,《紅色娘子軍》就是典型。《紅色娘子軍》是文革時期的「八個樣板戲」之一,是芭蕾舞劇,表現的是抗戰之前,紅軍在各地割據的時候,海南島有一支瓊崖縱隊裡面的娘子軍連,就是女兵連。有一個黨代表是男的,就塑造一個敵人形象,地主南霸天,整個故事就圍繞著打土豪、分田地,然後南霸天怎麼回來報復,他們怎麼把南霸天給殺了。

主持人:其實這跟中共「土改」是有相關的是嗎?

横河:對,最早期的時候,那個階段中共就叫做「土地革命」,後來黨史記載把它叫做「第一次國內戰爭」,實際上就是打土豪、分田地,充滿暴力,完完全全就是用武裝、鬥爭殺地主,然後改變社會結構。中共自己在這些年的宣傳當中,對於這一方面筆墨並不是那麼重。

主持人:在國內好像確實它不再用這種方式宣傳,因為中國人都已經反感了。

傑森:因為現在地主是中共了,所以它不希望大家殺地主。

横河:現在的地主是中共統治者。赤裸裸把中共革命這一部分當作文化輸出,這是西方應該警惕的。怎麼可以在西方公開演出這樣的東西?!當時中共土地革命的性質、所用的手法,就跟現在伊斯蘭國是一樣的;隨便殺人、抓童子軍、拿小孩去當炮灰,紅軍當時就是這麼做的。現在想想看,西方哪個國家能夠把伊斯蘭國的這種節目放到舞台上去演?絕對不會。

「文化輸出」在中國仍然屬於大外宣的一部分,大家不知道的是,中國掌管文化的文化部不歸國務院管,文化部現在是歸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政治常委裡面有一個人是專門管宣傳的,文化部是歸他管的,就是劉雲山。中共系統你一搞清楚以後,你就可以很明白,實際上就是共產黨在控制一切。

主持人:我們再接聽一位觀眾的電話,是加州的黃先生,黃先生您好。

加州黃先生:主持人好。對此我有兩個看法。第一,中共靠欺騙、暴力建立、維持統治,這是它的法寶。一個不是名選的政權,它要維持就要靠暴力和欺騙。第二,就是鼓吹階級鬥爭、槍桿子出政權、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理論,所以從政以來它沒有停止過鬥爭、殺戮。它殺了多少中國人?我看超過希特勒、日本侵華和ISIS,這個問題等中共滅亡以後就會大白天下了,一定會被清算的。我說完了。

主持人:謝謝黃先生,傑森,請您補充。

傑森:當然黃先生談到了很關鍵的一點。中共花了很多錢,每年一百多億,效果怎麼樣呢?其實大家都知道效果非常差。幾乎西方的主流民眾對中共是非常反感、非常抵觸的,這就是為什麼中共派出的表演團體都是免費送票,最後還被人罵。中共自己也在反省:為什麼我們到海外辦圖書展,人家韓國、日本的展位擠滿了人,空間只有我們一點,我們出了那麼多錢卻沒有人來看?

原因非常明顯,因為中共輸出的不是中國傳統文化。人家韓國、日本展現的是韓國傳統文化、日本傳統文化、傳統的東西、民族的東西,是真正全世界的東西。而中共這種反人類的東西全世界人都抵觸,就包括中共自己都在反省:為什麼我們花了大量的錢在法國巴黎搞演出沒有一個人來看?送票還只做了半場!而人家在郊外、300公里以外、20塊歐元一場的日本文化週,整個法國擠滿了人去看。

這也就是為什麼《神韻》能在全世界贏得一次又一次的成功、爆滿,而中共的演出總是在送票。中共所有的大外宣反覆認識不到一點,它硬是要推行它那種東西,連中國人現在都開始反感、都在反抗它了,它卻妄想能在世界推行它的理念,這事實上完全是愚蠢的想法。當然,確實西方有一群買它帳的所謂「主流媒體」、左派媒體,它也是利用這些資金薄弱的左派媒體來做這些事情。好在現在整個世界越來越清醒,而且媒體越來越分散化,加上互聯網的出現,中共的路是越走越窄。

主持人:我們再接聽一位新澤西州彭先生的電話,彭先生您好。

新澤西彭先生:主持人好。剛才橫河先生講得很正確,我覺得他分析得很詳細。中共的宣傳是世界第一的,沒話說;其它方面吹噓講自己是第一,我不承認,只有宣傳可以說是第一的,它不管是花的金錢或把人家的腦通通都洗過了。最近幾年,從大陸出來非常多的我的親戚朋友們之中,他們腦子好像被洗過一樣,雖然他們本身不喜歡中共,也不知道怎麼搞的,他們和我們的觀點完全有出入。

主持人:好的,謝謝彭先生,因為時間有限。橫河先生,可能很多人在想有關中共的文化輸出,比如在加州被拒簽的團體,它也演五行,金、木、水、火、土;孔子學院在全球也是到處推行所謂的「傳統文化」,中共的傳統文化跟真正傳統文化到底有什麼不同呢?

橫河:最大的差別就是有沒有神。中國的傳統文化以儒、釋、道為中心,最主要的是精神部分,所以中國人講敬天;中共的文化是戰天、鬥地,不信神。中共拿出來的只是一些模仿、表面的東西,但是真正的文化精髓中共是拿不出來的,沒有。另外,說到藝術形式,因為中共黨文化的陰暗(爭鬥、暴力),一定會體現在所使用的色彩和藝術形式方面,讓人看了以後心情不開朗,沒有共鳴;看《神韻》會覺得兩眼一亮,連心裡都是亮的。

中共的節目用的是一些非常奇怪的表現手法,在奧運會的開幕式上清清楚楚,這就是最本質的差別,對神的信仰問題,這個中共永遠學不到;要學到了它就不是中共了。

傑森:其實還有一個是對人性的展現,中共是滅殺個人的,而《神韻》是展現每個人的美德。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節目時間又到了,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