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中共大搞“外宣” 自由社会受侵蚀?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07日讯】【热点互动】(1569)中共大搞“外宣” 自由社会受侵蚀?

中共党媒在美国《华盛顿邮报》上刊登插页广告,诋毁神韵演出法轮功信仰团体,外界关注中共将共产意识形态进一步渗透海外,也批评《华邮》道义失守。中共耗巨资在西方搞“大外宣”攻势,其主要输出手法和内容是什么?造成的影响又是什么呢?今天我们就这些问题做一些解读和分析。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日前,中共党媒在美国《华盛顿邮报》刊登插页广告,诋毁《神韵》演出和法轮功信仰团体,外界关注,中共将共产党意识形态进一步渗透海外,也批评《华邮》道义失守。

无独有偶,在澳大利亚的墨尔本现在有许多华人正在筹备抗议活动,抗议中共将文革样板戏之一的《红色娘子军》输出澳洲。中共每年斥资上百亿美元在西方搞大外宣,其主要手法和输出内容是什么?造成的影响又是什么呢?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解读和分析,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二位好。

横河、杰森:您好,观众好。

主持人:谢谢二位。节目开始,请先看一段新闻短片。

周四下午,华府法轮大法学会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揭露中共喉舌媒体日前在《华盛顿邮报》刊登广告插页,造谣、诬蔑《神韵》演出和法轮功信仰团体。

华府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李挥天:“西方的主流媒体在为了钱这样做,我们非常失望。希望他们能更正过来,不要再这样做,不要再助纣为虐,这样帮中共打压无辜的人。”

目前华府法轮大法佛学会已向《华盛顿邮报》发行人和所有者发出抗议信。

近年来,中共每年花费上百亿美元对西方民主国家展开所谓“大外宣”攻势,以输出中共意识形态,影响主流舆论。其中,英文的《中国日报》以购买《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等主流媒体广告插页方式,将中共宣传加以包装、直接散播到美国社会。

对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组建的以再现中华神传文化为宗旨的美国神韵艺术团,中共也竭力干扰、破坏。

去年,美国国会通过《反外国宣传与造谣法案》,并由总统奥巴马签署生效,法案针对的正是来自中共等专制国家的造谣宣传。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给我们打电话,谈谈您的看法。杰森,我想先请问您,您怎么看中共媒体在《华盛顿邮报》插刊广告诋毁《神韵》?您觉得为什么法轮功佛学会做出这么强烈的反应?

杰森:当然,首先中共此时此刻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神韵》的成功简直是使人十分惊讶。10年前,《神韵》是以4场纽约本地的秀开始,短短10年时间,增加为5个演出团体,全球近150个城市、数百场演出,而且不是一般的演出;是轰动式的,比如前一段时间在“林肯”演出的时候,上座率几乎是场场爆满。《神韵》演出所到每地,几乎都给当地人带来无与伦比的震撼,包括最近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沃斯堡地区(DFW)连演11场,场场爆满、加座,纽约也是。

主持人:最后还加了一场。

杰森:几乎所有的人都是用极其感动的语言评价,而且这是真正中国传统文化被世界接纳的“秀”,从来没有这样,展现的是实实在在的中国传统文化。我亲身经历并且反复想起让我觉得骄傲的一句话,就在《神韵》第二年演出时,我旁边坐了一位西人老太太,看完以后她对我说:“我以前觉得你们中国人很粗。”我可以理解她说的,就是不装饰、不修饰,像纽约唐人街那种状态,一股味,满街脏脏的,她就认为中国人很粗。接着她说:“但是看了《神韵》以后,我觉得你们中国的文化太让我敬仰了。”这是坐在我旁边的一位西方老太太给我简单地讲,其实观众对于《神韵》的反馈几乎是遍及这样,从精神层面、艺术层面无不令人赞赏。

《神韵》演出的影响力使得中共非常难以接受。刚才您谈到,新闻也谈到,中共每年斥资超过一百亿美元做外宣、扩充中共的形象,结果,几乎中共的每一场演出都是赔名又赔利,最后一无所得地返回大陆,中共觉得几乎是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主持人:它没办法抗衡。

杰森:它只能诋毁,还是花著中国老百姓的钱去诋毁真正展现中国传统文化、让世界敬仰的中国传统文化秀,事实上做的是极端卑鄙的事,而它用的语言又完全是赤裸裸地抹黑。在这样的情况下,主办单位法轮功研究会怎么可能视之不理呢?这完全是把中共最邪恶的攻击方式搬到海外,而海外社会又非常不适应这种情况,往往他们很可能看不清。所以有必要把这个事情提出来,让海外的人充分认识到中共在做什么。

主持人:提到中共诋毁,我想请问横河先生,它用出来的一些词,讲出来让大家觉得非常滑稽可笑,比如“洗脑”、“亵渎艺术”这种词。很多人就觉得,中共用这个词来说别人,非常滑稽可笑。我不知道您的感觉?

横河:讲“亵渎”,它用的是英文,是专指神或者是跟神有关的非常神圣的事情;不是指人间的东西。

主持人:亵渎神灵。

横河:对。所以它一说“亵渎”大家就觉得特别好笑,中共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因为中共是最不信神的,而且在它统治这么多年当中,把中国传统文化最重要的部分──对神的信仰给彻底摧毁掉了,它跟信神是势不两立的,它怎么能用这样的词来说别人!而被它所说的《神韵》演出,偏偏是要恢复中国传统文化当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神的部分;中共用的完全是反的,它没有资格用这个词。

它说的“洗脑”,大家可能不清楚“洗脑”一词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洗脑”一词是在1950年代朝鲜战争当中,被击落的美国飞机的飞行员被中共军队俘虏,关到集中营里一段时间以后回到美国,美国空军专门指定一位心理医生给他们调整心理,发现凡是从中共的集中营放回来的美国飞行员都有同样的心理障碍,而且思维方式跟美国人完全不一样,最后得出结论叫“洗脑”,他们被中共洗过脑。

“洗脑”一词是专指朝鲜战场被俘虏的美军人员被中共洗脑了,这个词就是为中共造的,结果它现在用这个词来说别人,人家有什么办法洗脑!洗脑是关在封闭的地方,没有自由,然后给他一直灌输、灌输,他也没办法接触别的讯息。在自由社会的一场演出怎么可能给人洗脑?中共的用词非常不对,而且这些词正好是应该用在中共身上的。

主持人:杰森,从另外一方面来讲,我们看到新闻中说,法轮大法学会批评《华邮》“助纣为虐”,客观上就是帮助中共在迫害善良的百姓;也有很多人说是“道义失守”,用这种词。您觉得西方媒体特别是《华邮》这样比较受尊敬的媒体,为什么愿意刊登中共这种充满攻击性的文章?

杰森:有两点。第一点是为了钱,经济上,确实西方左派媒体的观众群越来越萎缩,再加上现在网路的冲击,年轻一代好像也不太看报纸了,所有这些媒体基本上确实都在走下坡路,“钱”就变成很大、很头疼的事情。

再就是对中共的认识不深刻。换一个立场说,要是在美国有任何团体刊登辱骂黑人的话、反犹太人的话,媒体绝对不登,绝对不会登的;但是它拿着中共反法轮功的,某种意识上它就登了。原因是,第一,它没有真正认识到中共的邪恶,觉得这只是一种观点,虽然内心深处可能也认识到,这是中共统治阶层欺压老百姓的观点,或者不太好的观点,但是却以利益考量盖住了,不再去追究内在意涵。

事实上中共对于法轮功的攻击,某种意义上讲,如同对于黑人种族性的攻击或者对于犹太人的攻击,其实没有任何区别。中共对中国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国内残酷、灭绝性的迫害已经十几年,有详细的文档记载;中共对于文化的攻击,是对整个中华民族也是对种族的攻击。

要说真正展现中国传统文化内涵的,事实上就是《神韵》,全世界最认可的就是《神韵》,中共在攻击整个中国传统文化。中共肯定不是中国的东西,它是从西方外来的邪灵思想,它是用一种邪恶思想在攻击另外一种民族文化,某种意义上讲是一种种族灭绝外族的延伸,同时也是对种族、对文化的攻击。

这也是让我气愤的因素,对于中国人被伤害,西方媒体总是那样的淡漠,从这一点来看,中共实际上是背后的凶手,但是确实《华邮》在做生意的幌子下做了帮凶。

主持人:横河有什么补充吗?对于西方媒体这一方面?

横河:其实这不是从西方媒体开始的,最早是中文媒体。中文媒体当时没有被中共完全控制的时候,有很多就接受了中共的版面。中共的版面特点是什么呢?它是给你专门设计的,如果是给《华盛顿邮报》的,它就按照《华盛顿邮报》一模一样的排版方式。《华盛顿邮报》会用非常小的字标示:这是广告,但是这一行小字一般人都不会注意。因为中共提供的版面排版方式太相似了,而且网址排版方式也是《华盛顿邮报》的,就没有人能看出这是其中的一份广告,它以为这样做可以免责,这叫做“免责声明”。

但是“免责声明”对于具有强烈摧毁文化,或者针对某一民族、某一种文化、某一团体的攻击,实际上刊登者是有责任的。就像刚才杰森博士说的,不可能把反黑人、反犹太人的内容直接了当拿去登广告,人家不会给你登的。中共是全方位的对海外渗透,这种渗透防不胜防,只要接受了它的一部分,比如登广告它可以每天登,没有什么大事情,但潜移默化,里面全都是共产党文化的东西,是和西方、和美国的传统价值、普世价值完全对立的东西,它慢慢地渗透,偶而来一篇非常入骨的,但绝大部分都是以非常隐蔽的方式在试图改变西方人普世价值的思维方式。

杰森:刚才大家都说,中共每年斥资100亿美元作外宣,这在全球绝无仅有。美国也有对外宣传或者推广民族,每年资金是6亿至7亿美元;中共是100亿美元。中共的100亿美元主要花费是二大渠道,第一个渠道是西方一些比较有影响力,但是经济又很乏力的媒体,所谓的西方主流媒体。去年有报导,悉尼《晨峰报》与中共直接签合同,可以把《中国日报》英文版作为副刊附在悉尼《晨峰报》发出去,同样的合同与《华盛顿邮报》也有;同时跟法国的《费加罗报》、英国《电讯报》等西方媒体它花了很多钱。这些钱完全可以实实在在用在老百姓身上,还要老百姓捐什么希望小学这样的事情;它却把这一百多亿美元往海外送。孔子学院也是海外渗透机构。

另外一个主要渠道就是买通西方的智囊团,这是我在俄亥俄州有一次参加中国物业大会,会上有很多论坛都是各大学的教授讲中国问题,很多人一面倒说中国的好话,当时我觉得很奇怪。15分钟休息时间,我跟那些人聊起来,才陡然意识到是为什么。有一个人是做中国研究的,他说当时他在中国,中国政府给他派了一艘船,从长江上游往下走,任何地方他要停下来就立刻停船,地方官员四处接待。他说得洋洋自得,但是事实上我看到,是多么庞大的资金在维护着这个人的思想,让他在海外论坛说这样的话。当然也有反面的,有人说:“我是做中国研究的,我只要敢在西方媒体说一点中国的话,中国就不给我签证了。不给我签证,我这辈子怎么做中国研究?”

主持人:包括很多媒体的记者都有这个问题。

杰森:可以看到它是全方位在向西方渗透。西方国家的政策、媒体其实都是紧密相关的。中共花了巨大的资金,实际上是用老百姓的钱在宣传它自己的东西,西方人不一定真正接受它这个东西。

主持人:我们接听观众的电话之后再请横河先生点评。线上有一位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我们影剧界的田文仲大哥跟以前的马英九总统都说过,中共跟中国不能画上等号。马英九还说过“去共成中”,真正合法的中国是中华民国。它这样大搞外宣,它对外国宣导的时候,都把它独裁、极权的真相包装起来,瞒天过海,欺世盗名,自由社会当然会受到它的侵蚀。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的电话。横河先生,刚才杰森总结了中共用的很多方式与手法,我想请问一下,文化交流是不是也是主要手法?最近我们经常看到类似的文化交流,比如加州有一个中共的团体刚刚被拒签,本来它是要来演出;现在澳洲墨尔本也在媒体上有很多报导,中共要输出《红色娘子军》您怎么看?

横河:《红色娘子军》不仅到澳洲,前两年在华盛顿DC也演出过,它是作为中国对外文化交流的牌子。它有两类东西,一类是冒充中国文化,像演《孔子》,看它整个气氛、背景特别阴森森,完全不是真正中国文化的部分,但是把它包装起来了。这是一种。这就是为什么中共一定要打压《神韵》,因为一有比较,别人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中国文化。《红色娘子军》是经不起比较的,但是中共又想掌握它是中国文化;这几年中共不是也搞中国文化嘛,想掌握中国文化的话语权,只要《神韵》在演出,它就没有话语权了,所以它一定要想办法打压。

另一种就是赤裸裸地把中共的文化、党文化输出,《红色娘子军》就是典型。《红色娘子军》是文革时期的“八个样板戏”之一,是芭蕾舞剧,表现的是抗战之前,红军在各地割据的时候,海南岛有一支琼崖纵队里面的娘子军连,就是女兵连。有一个党代表是男的,就塑造一个敌人形象,地主南霸天,整个故事就围绕着打土豪、分田地,然后南霸天怎么回来报复,他们怎么把南霸天给杀了。

主持人:其实这跟中共“土改”是有相关的是吗?

横河:对,最早期的时候,那个阶段中共就叫做“土地革命”,后来党史记载把它叫做“第一次国内战争”,实际上就是打土豪、分田地,充满暴力,完完全全就是用武装、斗争杀地主,然后改变社会结构。中共自己在这些年的宣传当中,对于这一方面笔墨并不是那么重。

主持人:在国内好像确实它不再用这种方式宣传,因为中国人都已经反感了。

杰森:因为现在地主是中共了,所以它不希望大家杀地主。

横河:现在的地主是中共统治者。赤裸裸把中共革命这一部分当作文化输出,这是西方应该警惕的。怎么可以在西方公开演出这样的东西?!当时中共土地革命的性质、所用的手法,就跟现在伊斯兰国是一样的;随便杀人、抓童子军、拿小孩去当炮灰,红军当时就是这么做的。现在想想看,西方哪个国家能够把伊斯兰国的这种节目放到舞台上去演?绝对不会。

“文化输出”在中国仍然属于大外宣的一部分,大家不知道的是,中国掌管文化的文化部不归国务院管,文化部现在是归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政治常委里面有一个人是专门管宣传的,文化部是归他管的,就是刘云山。中共系统你一搞清楚以后,你就可以很明白,实际上就是共产党在控制一切。

主持人:我们再接听一位观众的电话,是加州的黄先生,黄先生您好。

加州黄先生:主持人好。对此我有两个看法。第一,中共靠欺骗、暴力建立、维持统治,这是它的法宝。一个不是名选的政权,它要维持就要靠暴力和欺骗。第二,就是鼓吹阶级斗争、枪杆子出政权、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理论,所以从政以来它没有停止过斗争、杀戮。它杀了多少中国人?我看超过希特勒、日本侵华和ISIS,这个问题等中共灭亡以后就会大白天下了,一定会被清算的。我说完了。

主持人:谢谢黄先生,杰森,请您补充。

杰森:当然黄先生谈到了很关键的一点。中共花了很多钱,每年一百多亿,效果怎么样呢?其实大家都知道效果非常差。几乎西方的主流民众对中共是非常反感、非常抵触的,这就是为什么中共派出的表演团体都是免费送票,最后还被人骂。中共自己也在反省:为什么我们到海外办图书展,人家韩国、日本的展位挤满了人,空间只有我们一点,我们出了那么多钱却没有人来看?

原因非常明显,因为中共输出的不是中国传统文化。人家韩国、日本展现的是韩国传统文化、日本传统文化、传统的东西、民族的东西,是真正全世界的东西。而中共这种反人类的东西全世界人都抵触,就包括中共自己都在反省:为什么我们花了大量的钱在法国巴黎搞演出没有一个人来看?送票还只做了半场!而人家在郊外、300公里以外、20块欧元一场的日本文化周,整个法国挤满了人去看。

这也就是为什么《神韵》能在全世界赢得一次又一次的成功、爆满,而中共的演出总是在送票。中共所有的大外宣反复认识不到一点,它硬是要推行它那种东西,连中国人现在都开始反感、都在反抗它了,它却妄想能在世界推行它的理念,这事实上完全是愚蠢的想法。当然,确实西方有一群买它帐的所谓“主流媒体”、左派媒体,它也是利用这些资金薄弱的左派媒体来做这些事情。好在现在整个世界越来越清醒,而且媒体越来越分散化,加上互联网的出现,中共的路是越走越窄。

主持人:我们再接听一位新泽西州彭先生的电话,彭先生您好。

新泽西彭先生:主持人好。刚才横河先生讲得很正确,我觉得他分析得很详细。中共的宣传是世界第一的,没话说;其它方面吹嘘讲自己是第一,我不承认,只有宣传可以说是第一的,它不管是花的金钱或把人家的脑通通都洗过了。最近几年,从大陆出来非常多的我的亲戚朋友们之中,他们脑子好像被洗过一样,虽然他们本身不喜欢中共,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他们和我们的观点完全有出入。

主持人:好的,谢谢彭先生,因为时间有限。横河先生,可能很多人在想有关中共的文化输出,比如在加州被拒签的团体,它也演五行,金、木、水、火、土;孔子学院在全球也是到处推行所谓的“传统文化”,中共的传统文化跟真正传统文化到底有什么不同呢?

横河:最大的差别就是有没有神。中国的传统文化以儒、释、道为中心,最主要的是精神部分,所以中国人讲敬天;中共的文化是战天、斗地,不信神。中共拿出来的只是一些模仿、表面的东西,但是真正的文化精髓中共是拿不出来的,没有。另外,说到艺术形式,因为中共党文化的阴暗(争斗、暴力),一定会体现在所使用的色彩和艺术形式方面,让人看了以后心情不开朗,没有共鸣;看《神韵》会觉得两眼一亮,连心里都是亮的。

中共的节目用的是一些非常奇怪的表现手法,在奥运会的开幕式上清清楚楚,这就是最本质的差别,对神的信仰问题,这个中共永远学不到;要学到了它就不是中共了。

杰森:其实还有一个是对人性的展现,中共是灭杀个人的,而《神韵》是展现每个人的美德。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节目时间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