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披露江天勇案最新進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08日訊】中國人權律師江天勇的代理律師覃臣壽、陳進學2月4日向中共最高檢察院、公安部等六個部門,郵寄《再次會見、舉報及迴避要求書、申請書》,再次申請會見江天勇,並要求湖南省涉事江天勇案的相關單位迴避。

同時,陳律師披露江天勇案實際辦案單位是長沙市國保支隊,江律師名譽侵權一案仍無新進展。

江天勇於去年11月21日在湖南長沙市失蹤後,其代理律師於2016年12月29日、2017年1月17日兩次向湖南省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提出申請要求會見江天勇,但均被無理拒絕。

然而,1月19日,709事件中的謝陽案辯護律師陳建剛公布了一份約17,000字的會見筆錄,披露謝陽律師自2015年7月被長沙警方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和在看守所期間,遭到24名國保警察和檢察院人員的酷刑迫害內幕。

陳進學律師告訴大紀元記者,由於江天勇案和謝陽案名義上的辦案單位都是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既然謝陽遭受到長沙國保支隊和湖南公安廳的酷刑,江天勇也極有可能遭受相同或者更嚴重的酷刑折磨,所以需要申請長沙國保支隊、長沙市公安局、湖南省公安廳、長沙市檢察院、湖南省檢察院這些涉事單位迴避江天勇一案,同時警方應立即安排律師會見江天勇。

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也表示,中共很瘋狂,江天勇避免不了會受到嚴重酷刑,她強烈要求長沙國保和其他辦理江天勇案及迫害謝陽律師的相關人員迴避!


郵寄《再次會見、舉報及回避要求書、申請書》。(民生觀察)


《再次會見、舉報及回避要求書、申請書》。(受訪者提供)


《再次會見、舉報及回避要求書、申請書》。(民生觀察)


2017年2月6日,江天勇的其中一位代理律師陳進學收到長沙公安局就政府資訊公開的回復。(受訪者提供)

此外,據最新消息,1月23日,長沙公安局回覆陳進學律師關於江天勇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的直接辦案單位的公開信息披露,江天勇案辦案單位名義上是長沙市直屬分局,實際上是長沙市國內安全保衛支隊。

陳進學表示,這兩個單位曾互相推諉,彼此說對方是辦案單位,並且前兩次向長沙市直屬分局申請會見無果,因此,本次會見申請直接向這兩個單位的上級單位長沙市公安局提出。

陳進學補充說,由於申請迴避一事需要同時向迴避單位和迴避單位的上一級同時提出,所以,該次《再次會見、舉報及迴避要求書、申請書》也郵寄給迴避單位。

江天勇是河南羅山人,中國著名人權律師,從去年被失蹤後,長達34天的時間,他的家人與代理律師均無法得知有關他的任何消息;直到2016年12月16日,大陸多家媒體突然發布新聞,稱江天勇已經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且誣蔑江天勇的律師執照被吊銷。

就澎湃新聞網等多家媒體對江天勇的個人名譽侵權一事,江天勇的父親和妻子曾委託陳進學律師向多家法院起訴這些媒體的違法行為。1月4日此案得到上海靜安法院的受理,1月11日該法院要求江父提交「澎湃新聞」抹黑證據;目前已過提供證據的截止日期(2月5日),陳進學告訴大紀元記者,他目前沒有收到該法院的任何消息,仍在等候開庭時間。

新年剛過,江天勇的父母非常思念兒子,希望他能早日回家。金變玲轉達二老的感恩:「今年新年,江天勇雖然沒有回家,但有很多朋友來看望我們,很感謝大家。」

江天勇曾經關注過的中國維權人士胡佳表示,江天勇律師是一個很正直的人,尤其在為709家屬出謀劃策上,用自己所學的法律知識盡最大努力去幫助她們。雖然在建三江等維權事件中,江律師的精神和身體上都受到嚴重傷害,但是他沒有絲毫的改變和妥協,他是一個勇敢的人。

「新年,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江天勇能早日自由,和我們家人團聚。」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期盼著。

江天勇,曾參與愛滋病感染者的救助維權、山西黑磚窯案件、北京律師直選、法輪功個案等多起維權行動,也因此一直處於被監控、騷擾和威脅之中。2009年7月,被北京市司法局註銷律師執業證。他也曾任北京愛知行研究所法律項目協調人。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