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黃潔夫參加梵蒂岡反器官販賣峰會 分享「監守自盜」式邪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三十多年前去過蘇州寒山寺,但不是乘著夜半鐘聲時的客船,而是伴隨著盛夏酷暑時的蟬鳴,寒山寺給我留下了不錯的印象。


江蘇揚州的寧國寺和尚打架(網絡圖片)

網上流傳了一個視頻,寒山寺的和尚打群架,一個和尚拿著手機照著另一個和尚的腦袋就一下子,說是因為香火錢分配不均。應該是分錢的人被打了,而旁邊有一群女人在給和尚們勸架,看上去好像和和尚很熟悉,和尚的僧服被撕的七零八落。視頻曝光後,人們討論說,你以為給的香火錢是給菩薩買香火了?全都被和尚們揣兜裡了。

這段視頻讓我聯想到了佛教中講的末法末劫,在宗教中和常人中都會顯示出來。有一個朋友給我留言說,「石濤,你對中國局勢的分析非常精闢,確實和別人說的完全不一樣。你講的話當中有一些佛教的道理,我想就是小乘佛教吧。」

我這裡說明,我從來沒看過《大藏經》《金剛經》等任何佛教書籍或經典,從來沒在廟裡磕頭燒香,佛教和石濤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對佛教是無知的。我自己有自己的信仰,我認為宗教是宗教,信仰是信仰。認知自己靈魂的人,不是侷限於上教堂和廟裡。

德國之聲報導《梵蒂岡反器官販賣峰會:中國的聲音?》中說:「中國前衛生部長黃潔夫應邀赴梵蒂岡參加「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在人權組織和器官移植監督組織對梵邀請中國代表提出質疑,呼籲中國增加透明度。」


德國之聲報導(網站截圖)

梵蒂岡是天主教最高機構,他開的會是反器官販賣,卻邀請中共前衛生部長黃潔夫,黃潔夫是否能去講2009年他在新疆做肝臟移植的時候,在做手術的過程中,他打個電話,另外兩個肝臟就準備好了,就像上超市買菜那麼容易。他能去梵蒂岡解釋怎麼弄的這兩個肝臟嗎?他當時到底找的誰,怎麼這麼有把握一定能找到匹配的肝臟?這個故事是他吹牛的時候吹出來的。不用講什麼叫反販賣,只要講講那兩個肝臟是怎麼來的就行了。

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在加拿大國會當了32年的議員,是加拿大國會資歷最老的議員之一,大衛麥塔斯是加拿大國家勛章獲得者,著名的人權律師,曾經受理賴昌星的案子,他們兩個人寫的書就直接要求黃潔夫回答那兩個肝臟怎麼那麼快的就有了?打電話找的誰,什麼醫院提供的,什麼人提供的?


(網絡圖片)

黃潔夫就是屠夫,就是器官販賣者。但是梵蒂岡邀請他去討論反對器官販賣。就像邀請一個男妓討論怎麼去愛他的老婆。這就是今天的社會。

黃潔夫參加會議,把加拿大兩個大衛寫出的書帶一套過去,說明白書中針對他提出的問題就行了。如果他能這麼做,還是一個機會。如果不這麼做,梵蒂岡就是請一個男妓講述自己如何愛自己的老婆。

「北京政府一直試圖讓國際社會相信,中國已不再使用死囚器官進行器官移植。」

它沒用死的,用的都是活的,器官摘完了,人死了。

「黃潔夫還表示,從2015年1月1日起,公民自願捐獻是中國器官移植唯一合法供體來源。週二,黃潔夫將在梵蒂岡的"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上發表講話。這是中國第一次受邀出席國際權威組織舉辦的器官移植領域的峰會。反對強摘器官醫生協會的執行幹事托斯頓.泰瑞醫生(Torsten Trey)呼籲梵蒂岡要求中國拿出證據,並允許對中國的器官移植領域進行監督。他說:「沒有透明度,就無法驗證所謂的改革。」」

2005年,時任衛生部副部長的黃潔夫首次提到中國用死囚器官進行器官移植,2006年在華盛頓DC有兩個人首次站出來指證中共活摘器官的事情,當時中共外交部毛姓發言人及衛生部的發言人直接否定。


2006年4月20日,安妮在華盛頓DC的新聞發佈會公開現身,指證中共
活摘器官。(大紀元)

在活摘器官被揭露出來不到一年,「2007年3月21日,中國的《人體器官移植條例》頒布,規定人類器官移植必須尊重自願自由的捐贈原則,未獲得死者同意或違背死者意願操作即屬犯法。不過到2011年,一份由黃潔夫聯署的文件中仍指出,中國90%利用死者器官進行移植的手術採用的是死囚器官。」

這就像周永康和央視的女人上了床之後,在鏡頭前一坐,指導中國人如何自尊、自愛。這樣的人講出的話非常的正面和積極。但就像聊齋誌異中的畫皮鬼一模一樣,一撕下那層皮就是鬼樣子了。

而中共灌輸的無神論,讓人們無法從生命角度看待問題,這是無神論和進化論對中國人無情的虐殺和侮辱。

「印度喬治全球健康研究院負責人維維克.賈(Vivek Jha)認為,讓中國參與對話很重要,這將對推動器官移植系統的必要改變起到作用。不過他也指出:「相信中國所有相關的官方聲明也許是愚蠢的,讓他們參與不意味著我們接受他們的政策,也不意味著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就接受他們的聲明。」」

共產黨說自己是猴子變的,教育出來的人都是以自己為中心,把別人都當做猴子耍。

達爾文是英國人,馬克思是德國人,他們兩人都是猶太人,中國人有自己的傳統,共產黨非得讓中國人相信外國人是祖宗,然後說自己代表了中國5千年的文化。共產黨不是魔鬼才怪,但人在其中,卻鬼使神差的搞不清這點關係。還高喊愛國,真是被人當猴子耍。

去年,香港法輪功學員召開了自己的心得交流會,就是談談自己修煉的體會,進行生命境界的交流。法輪功學員開會的時候,突然接到有炸彈的消息,人員進行疏散,結果發現是假炸彈。

昨天香港警方就這個案件做了一個法律上的了斷,《阻止香港法輪功學員的交流會放置炸彈的人被重判兩年》中說:「中年運輸工去年1月為5000元酬勞,在尖沙嘴龍堡國際賓館的男廁內放置假炸彈,當時法輪功正在酒店宴會廳舉行會議,警方接報到場,疏散酒店內超過1千人。運輸工早前承認炸彈恐嚇行為罪,法官判刑時指,現今國際時局緊張,炸彈不論真偽都會引起社會混亂,雖然被告自稱無政黨或宗教聯繫,但不排除背後主事者有政治和宗教動機,法庭不能輕判,判被告入獄2年。」


被告陳基成承認在龍堡酒店放假炸彈被判入獄2年。(資料圖片)

為了5千港幣干了這麼邪惡的事情,還被判刑2年。你說背後指使的人現在還給不給他錢?什麼叫失去了做人基本道義?為什麼要針對法輪功學員做這樣的事情?就是魔鬼的行為。

我說過,2017年是熒惑守心的年代,明慧網現在有一系列文章討論這一天象,熒惑指的是火星運行的軌道,這個軌道和中國人特別是朝廷發生變化相對應。裡面講了哪些是與天地同在的真主子,哪些是假的,邪惡的,邪惡的都會遭到報應,但也會給人帶來麻煩,而順天意的主子給人帶來福分。

文章中講舉例子講了趙匡胤和趙匡義哥倆應對當時的天象出現的故事。趙匡義作惡影響了六世,自己兒孫都倒霉。

這種天象下,現在的時辰過程中應對著每一個人的選擇。

時間是個神。在時間的控制之下,一切在發生變更,佛祖當年傳下了佛法,是在2500年前的時間點上傳出來的,應對著那個時間點上的人,佛祖講的話,傳的法有著自身的崇高境界,可是被時間控制的人經歷了2500年的輪迴過程,已經敗落了。進入了末法末劫時期。

也就是說,今天的我們,已經不是2500年前的人了,今天的人根本就沒有能力去理解2500年前佛祖的話。你把佛經倒背如流都沒有用,不是佛經不行了,是人不好了。

就像我講的寒山寺的和尚為了錢能夠打起來,旁邊一群女人在勸。你說他們是小乘佛教還是大乘佛教?今天的人被共產黨灌輸了理論之後,在無神論的框架之下,在宗教中想找尋自己的出路,但是又在彰顯自己的能力。

一個自私的人和佛家講的慈悲是對立的,完全是衝突的。宗教的人誰敢說能夠圓滿,能夠突破時間對自己的控制?時間是絕對的,永遠不停止,2500年前傳的法,人們已經無能力靠其救度了。而佛祖高過控制人的時間,所以佛是不變的。是人自己笨了、自我了、貪婪了、慾望了。和尚可以因為香火錢打起來,女人勸架,還能墮落到什麼樣子?那是和尚嗎?是佛祖的弟子了嗎?就這兩項就足以了。但這些現象應對著佛祖講述的末法末劫的時辰。也應對著魔王說,魔的弟子會到廟裡去禍亂佛法。

佛祖也說過,未來佛彌勒會下世救度世人。而在中國,你看到的彌勒的佛像大多都是坐著的,樂山大佛是彌勒,是坐佛,青海的彌勒也是坐佛。你到杭州,靈隱寺中的彌勒是民俗間的樣子,「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開口便笑笑世上可笑之人」,為什麼?他不在人的境界中,他不把人間的事情放在眼裡面,人為了利益和慾望就是可笑的,因為人從來滿足不了自己的慾望。


樂山大佛(網絡圖片)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周永康有四百個女人,如果他不落馬,他還會接著找,那麼多女人了,怎麼還找?人的貪婪就是這麼回事。

宗教中的人已經幫不了人了,因為人已經墮落到那個份上了。西方有彌撒亞,東方有彌勒佛,彌撒亞的出現並沒有否定基督耶穌,彌勒的出現也不會否定釋迦摩尼佛,而他們的出現對應的是今天墮落的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