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骨悚然 廣西黨員文革帶頭吃人肉

【新唐人2016年04月29日訊】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教授宋永毅主編的電子書《廣西文革機密檔案》中,以大量篇幅記載了文革期間,發生在廣西省人吃人的事例和細節,特別是中共黨員幹部帶頭吃人肉,殘酷的現實讓人毛骨悚然。

黨員幹部帶頭吃人

宋永毅在書中介紹,這些事就發生在20世紀60年代。其中,有一個所謂的「五類分子」,在中共發動的運動中被活活打死。他有兩個孩子,一個11歲,一個14歲,那些黨員幹部、武裝民兵說一定要斬草除根,竟然把他的兩個兒子不但殺了,還吃了。

在浦北縣總共有35個人被殺、被吃,大多數是地富及其子女。有一個叫劉正堅的,全家被殺絕,他的女兒叫劉秀蘭,當時只有17歲,被9個武裝民兵輪姦19次,然後被剖腹取肝,還割下她的乳房吃掉。這些事情太多太多。

武裝部長指揮剖腹取肝

宋永毅還舉了武裝部長指揮殺人的血腥事例:1968年10月中旬,廣西上思縣一個公社的武裝部長叫王昭騰,公開殺人。他指揮武裝民兵把五個人開腹取肝,煮熟了一起吃。第二天他又殺了4個人,剖腹取肝,然後把這些人的肝分到生產隊去,讓大家每個人嘗一口,說以示共同的群眾專政。他們是政權國家機器的代表,他們吃人,就是政權吃人。

廣西人吃人,主要是吃地富反壞「四類分子」和他們的子女,但一些非四類分子也未能倖免。其中有三個插隊知識青年也被吃掉。

這件事發生在1968年9月14日,欽州縣有3個知青揭發茶廠負責人侮辱女知青,結果這3個知青被相關的黨員幹部殺害,他們的肝被挖出來,煮了吃掉,飲酒作樂。這個事情以後,這個公社的知青根本不敢講一句話,上百名知青都變成他們圈起來的豬羊,隨時不但可以把他們打死,而且可以把他們吃掉。

吃人事件遍佈廣西27個縣

宋永毅說,廣西文革期間人吃人事件主要發生於1967到1968年間。在他主編的《廣西文革機密檔案》中,廣西有名有姓非正常死亡者15萬人,無名無性的3萬人,再加上失蹤3萬多人。其中95%的人都是被殺死、被迫害致死的。

宋永毅說,在這些非正常死亡者中,有一批人被「革命群眾」吃掉。「廣西民間學者一個一個縣統計,421個人被吃掉。吃人的事情遍佈廣西27個縣,三分之二的縣發生吃人的事情。」

廣西吃人事件的三個階段

在《九評共產黨》【九評之七】中,記錄了廣西吃人事件的三個血腥階段:

1、開始階段:其特點是偷偷摸摸,恐怖陰森。某縣一案卷記錄了一個典型場面:深夜,殺人凶手們摸到殺人現場破腹取心肝。由於恐怖慌亂,加之尚無經驗,割回來一看竟是肺。只有戰戰兢兢再去。……煮好了,有人回家提來酒,有人找來佐料,就著灶口將熄的火光,幾個人悄悄地搶食,誰也不說一句話。……

2、高潮階段:大張旗鼓,轟轟烈烈。此時,活取心肝已積累了相當經驗,加之吃過人肉的老游擊隊員傳授,技術已臻於完善。譬如活人開膛,只須在軟肋下用刀拉一「人」字形口子,用腳往肚子上一踩,(如受害者是綁在樹上,則用膝蓋往肚子上一頂──)心與肚便豁然而出。為首者割心、肝、生殖器而去,餘下的任人分割。紅旗飄飄,口號聲聲,場面盛大而雄壯……

3、群眾性瘋狂階段:其特點可以一句話概括:吃人的群眾運動。如在武宣,像大疫橫行之際吃屍吃紅了眼的狗群,人們終於吃狂吃瘋了。動不動拖出一排人「批鬥」,每斗必吃,每死必吃。人一倒下,不管是否斷氣,人們蜂擁而上,掣出事先準備好的菜刀匕首,拽住哪塊肉便割哪塊肉。……至此,一般群眾都捲入了吃人狂潮。那殘存的一點罪惡感與人性已被「階級鬥爭的十二級颱風」刮得一乾二淨。吃人的大瘟疫席捲武宣大地。其登峰造極之形式是毫無誇張的「人肉筵席」:將人肉、人心肝、人腰子、人肘子、人蹄子、人蹄筋……烹、煮、烤、炒、燴、煎,製作成豐盛菜餚,喝酒猜拳,論功行賞。吃人之極盛時期,連最高權力機構──武宣縣革命委員會的食堂裡都煮過人肉!

《九評》中說,千萬不要以為,這些吃人的宴會是民間自發的行為,中共作為一個極權組織,對社會的控制深入每一個社會細胞,沒有中共在背後慫恿和操縱,這一切根本不可能發生。

中共常常給自己唱讚歌說「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而這一場場的人肉盛宴卻折射出:中共可以使人變成豺狼魔鬼,因為它本身比豺狼魔鬼更加凶殘。

(記者宋文華綜合報導/責任編輯:凱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