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六四學者曝屠殺真相:38軍才是屠城第一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15日訊】近日,有澳門軍事評論員在港媒上發文稱,1989年的「六四事件」發生後,外界盛傳中共第38集團軍沒有參與對學生和北京市民的屠殺,27軍則被指殺人最多,但這與事實不符。事實上38軍撤換軍長後,在天安門和西長安街上「殺人如麻」,是「屠城第一軍」。

澳門軍事評論員黃東2月10日在香港《明報》上發文指出,2016年底英國國家檔案館新解封的一批涉及1989年北京六四事件的機密文件中,有關中共第38集團軍在這次事件中「與鎮壓行動保持距離」的說法,與上個月美國中情局解密的六四檔案中有關第38軍沒有參與清場的內容,「已證明幾乎完全失實」。

文章表示,從六四事件的親歷者吳仁華的系列著作與文章可知,雖然38軍軍長徐勤先少將拒絕率領軍隊參與鎮壓而被捕,但該軍換上張美遠任軍長後,不但參與了鎮壓,而且殺人「殺得最兇狠」。

該文披露,當年代號「51034」的第38軍,在天安門和西長安街上殺人如麻,堪稱「屠城第一軍」。不過,該軍在六四屠殺後的幾天裡,故意混淆市民視聽,命令第38軍裝扮成愛護人民的部隊,減少市民阻力和抵制,竭力掩飾自己滿手血污,並把罪名都推到了第27軍身上。

但其實第27軍除了兩個師屬偵察連等參與搗破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指揮部、協助抓捕學生領袖外,並沒有發現軍方及民間記載的殺人記錄。

文章表示,之所以發生這樣的謬誤,一方面是因為第38軍軍長徐勤先少將抗拒鎮壓,而且該軍是最接近北京市區的集團軍,軍民關係一向融洽。老百姓的消息又不靈通,加上「愛屋及烏」,故而不相信38軍會對手無寸鐵的民眾大開殺戒。人們怎麼也想不到,更換軍長後的同一支軍隊竟然「殺得最兇狠」。

至於到底是第38軍黨委還是戒嚴部隊指揮部,或者是中央軍委想出來的「誤導世人的餿主意」,尚有待查證。

2007年,在「六四」18週年紀念前夕,歷史文獻學者、六四事件親歷者吳仁華撰寫的《1989年天安門廣場血腥清場內幕》(簡稱《清場內幕》)正式出版。這部書完整記錄了「六四事件」天安門廣場武力清場的全過程。

據《清場內幕》記錄,在六四事件中被屠殺的人,除了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的學生外,為了保護請願的大學生而奮不顧身用血肉之軀阻擋全副武裝的軍隊進城的北京市民死傷更加慘重。

在6月3日晚上10時至6月4日凌晨1時30分,參與戒嚴的軍隊開槍殺人事件,主要發生在西長安街的木樨地、復興門立交橋、西單路口,以及天安門城樓附近和天安門廣場北端,開槍的部隊主要是陸軍第38集團軍。其次發生在天安門廣場南面的虎坊橋、天橋、珠市口、前門一帶的開槍事件,主要是空軍第15空降軍所為。

吳仁華在《清場內幕》中指出,第38集團軍是六四事件中殺人最多最凶狠的一支部隊。他們歷經四個小時,突破數以十萬計的學生和市民的重重堵截,殺入天安門廣場。從公主墳路口到天安門城樓約七公里路程的西長安街一帶,是殺人最多、情況最慘烈的地方。38軍將整個西長安街「殺成了一條血路」。

當時正在北京體育運動學校讀書年僅18歲的張健,就是被38軍一名中校軍官用五四式手槍近距離連開三槍,導致右膝蓋受傷,右大腿股骨粉碎性骨折,一顆子彈頭至今還遺留在身體內。

隨著38軍部隊的挺進,天安門城樓一帶槍彈橫飛,不少學生和市民中彈傷亡。許多民眾冒著生命危險,自發在槍林彈雨中搶救傷者。

文章披露,在六四事件這殺人罪凶狠的還有第15空降軍。這支來自空軍的空降部隊從天安門廣場南面殺向天安門,幾乎與38集團軍同時抵達天安門廣場。

這是一支受過特殊訓練的部隊,戰鬥力強,武器裝備精良。他們在向天安門廣場強行挺進的過程中,幾乎人手一支衝鋒槍,一路開槍殺人,下手毫不留情,沿途在虎坊橋、天橋、珠市口、前門等地,尤其是在珠市口,打死打傷不少民眾。這條路線遇難人數僅次於西長安街。

「天安門母親」丁子霖所著的《六四死難者名單》一書,許多死難者就是死於第15空降軍的進軍路線。

「清場內幕」還中提到,當時陸軍第28集團軍是唯一成建制沒有抵達上級指定執勤位置、故意令全體任務失敗的部隊。在六四當天中午,戒嚴總指揮劉華清曾派直升機飛往28軍停滯的西長安街木樨地去督戰,當時已聽聞其他部隊開槍屠殺民眾的28軍軍人正氣憤不已,于是有人用63式裝甲車上的59式高射機槍向前來督戰的直升機射擊。

事後,28軍軍長何燕然和政委張明春被降級調職,同樣消極抵制鎮壓行動的第39軍116師師長許峰則丟掉了軍職。

(記者阿竺綜合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