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曦湘鄂西瘋狂肅反 3萬紅軍殺到僅剩3千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夏曦是毛澤東的校友,曾一起就讀於湖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還一道參加驅逐軍閥張敬堯的運動。1930年下半年,毛澤東在共產黨內部發動反AB團的肅反運動時,夏曦時任湘鄂西中央分局書記、中革軍委湘鄂西分會主席和肅反委員會書記,大權在握。于是,夏曦在湘鄂西發動了四次「肅反」,當時3萬多人的紅三軍,經過肅反後,隻剩3000餘人。

夏曦出生在1901年的湖南益陽,參加過「八一」南昌暴亂,還是中共五大、六大的中央委員,擔任過湖南、浙江、江蘇3個省的省委書記。

夏曦坐鎮湘鄂西發動四次「肅反

1931年3月,夏曦被派往洪湖根據地,任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書記。5月成立湘鄂西省軍委主席團,由夏曦、賀龍、萬濤3人組成,夏曦任主席。

1.第一次「肅反」始於1932年5月。

第一次「肅反」先從地方開始,爾後波及到紅3軍。先是湖北天漢縣委軍事部副部長楊國茂被張錫侯誣供,夏曦、楊光華即武斷地認為楊國茂是改組派而將其處決。接著進行逼供訊,捕獲了眾多的改組派分子,不到兩個月便「破獲全蘇區的整個反革命組織」。

湘鄂西黨政軍各級負責人中,90%被定為「改組派」,僅省委常委,就有反革命兩人。夏曦還誣陷湘鄂西各級黨組織,是「假共產黨之名的反革命團體」,因而先後解散一批縣委。

據湘鄂西中央分局之後向中央提供的報告(下簡稱「報告」)稱,黨政軍各級幹部均有被捕,第一次肅反被捕殺的各級紅軍幹部和地方幹部達1000餘人,其中師以上幹部27人,都是紅2軍團和湘鄂西根據地的創始人。

2.第二次「肅反」始於同年8月。

第二次肅反從湖北京山縣六房咀開始,一直持續到長途行軍結束為止。也是正值反「圍剿」失敗,紅軍撤離途中,又稱「火線肅反」。

在火線肅反中,夏曦首先殺掉了紅7師師長王一鳴、紅9軍政治委員朱勉之、湘鄂西軍委分會參謀長唐赤英等人。

第二次肅反被屠殺的普通士兵和群眾無法統計,其中僅團營連幹部就有241人。

3.第三次「肅反」始於1933年3月。

夏曦發動第三次「肅反」中,大批老紅軍的創始人如周小康、陳協平、楊英、王炳南、段德昌被殺掉。報告稱「逮捕236人,處死56人」。

夏曦逮捕了紅6軍軍長段德昌(中共建政後中央軍委確定的36名軍事家之一),段不但被連續毒打,江奇還故意用鈍刀斬其首,特意延續他的死亡痛苦。湘鄂邊紅軍和蘇區的創始人之一、紅3軍獨立師師長王炳南被殺前已被打斷雙腿,是被人架著砍死的。王的二兒子也被殺。被打折十指的紅3軍獨立1團政委陳協平則被石頭砸死。

第三次肅反株連廣泛,數千紅軍官兵被捕被殺。

4.四次「肅反」始於同年5月結束於1934年春。

夏曦發動第四次「肅反」,一直進行到1934年春天。報告稱四次「肅反」「前後共逮捕了3000多人,黨蘇(蘇維埃)幹部十分之九為改組派。」

夏曦殺掉團以上幹部在內的3000多人後,當時的中共中央派毛澤東去調查,結果毛下令又抓殺了2000多人。

1933年12月29日,湘鄂西中央分局委員宋盤銘在「公審」後被殺。擔任紅7師師長不到兩個月的葉光吉和紅7師政委盛聯均也被殺。

夏曦在洪湖殺了幾個月,僅在第一次肅反中就殺了一萬多人。紅三軍中到最後有的連隊前後被殺了十多個連長。完成了四次大肅反的湘鄂西根據地由原來的人馬5萬多人減員為4千人,殺得隻剩下5個黨員。

賀龍回憶:夏曦白天捉人,夜裡殺人。捉人殺人都沒有材料根據,都是指名問供。

1934年6月湘鄂西中央分局在黔東沿河縣楓香溪召開會議。之後,中共中央來信,「批評」了夏曦等人,責令停止「肅反」。已被提上日程的第五次「肅反」才被取消,歷時兩年的「肅反」方告停止。

夏曦殺得洪湖水變色 3萬紅三軍剩3千

夏曦抓人、殺人的理由和邏輯之荒謬,常常令人感到不可思議。賀龍曾說,夏曦的「肅反殺人,到了發瘋的地步」。他不但下令殺人,自己也親手殺人,他身邊4個警衛員,被他親手殺了3個。

當時夏曦定了各種名目抓人:二人相遇,在茅房裡說句話即有「兄弟團」嫌疑;同鄉相聚,買些花生來吃即加以「好吃會」之名;女同志拉家常,被打成了「荷花會」反動組織……而一人成了「改組派」,一經逼供,往往牽扯出一串人,人人自危。

當時撤離洪湖蘇區時,夏曦下令政治保衛局將「肅反」中逮捕的所謂「犯人」一半槍決,另一半則裝入麻袋繫上大石頭拋入洪湖活活淹死。

據說,當時嚇得農民不敢下湖打魚,因為打撈上來的多是死屍,湖水甚至變了顏色。中共建政後多年,洪湖還能挖出白骨。

一個公開的事實是,3萬多人的紅三軍,經過肅反後,加上部分戰死和逃亡的,人數下降到僅有3000餘人。行軍從頭可以看到尾,出現槍比人多的怪現象,士兵沒人敢當班、排長,生怕冤枉送命。這些數字都隻統計了軍隊被殺者,未將地方上的冤魂統計在內。

江奇「發明」20多種酷刑

江奇是夏曦密友,他發明瞭「鴨子鳧水」、「背火背簍」等20多種酷刑,受刑者不死即殘。省委巡視員潘家辰被捕以後,右手被打斷,但他至死不承認自己是「改組派」,並大聲喊叫著要他們拿刀來,剖開他的胸膛,把他的心拿出來,看看是黑的還是紅的;後來又遭連續毒打,以致神智不清,關節全被打斷,最後他只求一死。

紅9師政治部主任戴君實在被打昏後指認了名單上的人,他對湘鄂西省委代理宣傳部長莊曉東說:「但願早死,請您為我們昭雪吧」(莊曉東:《歷史教訓要講清楚》)。已死去的湘鄂西蘇區主要創始人周逸群,被夏曦誣為「改組派首領」。

在第二次「肅反」時,幾乎每個團都有「改組派」連,把那些受審察的人集中在一起關押,行軍時用繩子捆成一串,有時甚至用鐵絲穿在鎖骨上,每個人還要背上比別人更重的負荷,並且隨時都有被殺害的可能。

柳直荀妻子李淑一回憶:丈夫被誣為紅3軍「改組派」書記,每天被拷打至深夜,判死刑那天,其實已經殘廢,但還是被亂棍打死。

夏曦之死

1936年,夏曦在貴州畢節縣七星關的一條河裡神秘死亡。關於夏曦的死因,有若干種說法,比較可信的說法是,1936年2月在長征路上,夏曦因前去勸說一支離隊的隊伍,途中落水,有些士兵看見了,本可相救,但因對夏曦的「肅反」亂殺人非常氣憤,所以沒人願意去救他,夏曦終至溺水身亡。這無疑是夏曦的悲劇,但也是他多行不義的結果。

極為荒唐的是,夏曦這麼一個瘋狂的肅反殺人魔,死後居然還被中共立碑紀念。不僅夏曦溺亡的地方建有紀念碑,在洪湖各地的中共黨史紀念館,也能看見他的畫像,甚至擺放在顯眼的位置。也許,對中共來說,正是夏曦這樣的人替它們建立了用血腥恐怖進行統治的基礎,這或許才是一個殺人狂魔死後仍受到黨內祭拜的根本原因吧。

(文:唐清清/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