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共產黨之六:左派政治—共產主義統治全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摘要:主導西方多年的左派政治,不僅執政理念和執政方式與共產黨政權有著諸多雷同之處,更重要的是二者同根同源,並有著一個不為人知的共同目標。]

2016年的美國大選,不僅僅是川普和希拉里個人之戰,也不只是共和黨和民主黨兩黨之爭,而是川普代表的傳統價值觀(或稱「保守派」)與希拉里代表的左派勢力的一場生死較量。

最後,川普在民主黨掌控了大部分社會主流力量——包括財團、傳媒、教育、科技、娛樂界等的情況下,突破重圍,以絕對優勢勝選。這應該歸功於美國人民對民主黨十餘年左派政治的反抗和覺醒,以及傳統價值觀的回歸。

這場大戰的背景是,左派政治長期以來對中產階級的壓榨、對傳統道德的破壞、對性亂吸毒的放縱、對共產黨等獨裁政權的妥協,已造成美國社會強烈不滿,長期積累的矛盾正使得整個社會處在分裂的邊緣。

而在這次激戰中,左派政治的真面目也暴露無遺,其執政理念和作風與共產黨政權如出一轍,其名字中的「左」字實至名歸。

回顧這十幾年來的西方左派政治,不僅與共產黨執政有著諸多雷同之處,同時還與中共政權有過許多的妥協與合作。

平均主義——扭曲的「公平」

2016年美國大選,對陣雙方一大分歧是稅收和福利政策。

近年來,主政的民主黨為了拉攏大財閥,不斷的給富人減稅,給他們提供各種合理避稅的渠道;同時為獲得社會底層特別是外來移民的支持,不斷提高窮人的福利。這樣一來,支撐高福利的龐大稅收負擔幾乎都壓在中產階級身上。結果是富人逍遙自在,窮人不勞而獲,而作為社會中堅力量的中產階級,生活壓力則越來越大,甚至許多中間階層「不敢生病」成了普遍現象,社會的不滿情緒不斷膨脹。

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來源於左派政治與共產主義共同的執政理念——無原則的「平均主義」。這種違背天理和人間公義,挑戰經濟規律的政策,製造了種種社會亂象。

按照宗教的說法,人間善惡有報。而根據世間的公理,有付出才有回報。體現在社會財富的分配上,所謂「天道酬勤」,依據付出多少而得到相應報酬,這是實現社會公平的一個基本原則,也是維持經濟健康穩定的基礎。每個人合法所得的財產理應得到保護。而以「消弭貧富差距」為藉口,依仗政府暴力強制的「劫富濟貧」,等同於放縱「搶劫」,助長不勞而獲。長此以往,不但會造成經濟秩序混亂,還會製造社會不公,敗壞人類道德,造成各種無法解決的社會問題。

當年各個共產黨國家強制推行「共產主義」的後果,最終都變成了共產黨的「寡頭所有制」,帶給國家和人民的則是貧窮、飢荒和恐懼。而西方施行高稅收高福利政策,強制縮小貧富差距的結果,也是社會的不公、經濟的混亂和衰退。

當然,政府鼓勵民間的慈善行為,出於道義救助天災人禍中的國民,這些都無可厚非,也不會對社會公義與經濟秩序造成衝擊。而共產黨和左派政治中通過公開「搶劫」對財富進行再分配的政府行為,在人類數千年歷史中從來沒有過。

在中國古代,對理想社會的描述是政府讓人民「安居樂業」。其中,「安居」的內容包括維護國家的安全穩定,教化民眾遷善去惡;而「樂業」則需要合理髮展生產,建立良好的經濟秩序,讓每個家庭都能通過付出不太艱辛的勞動而衣食無憂。中國古書中的「大同世界」,也是描繪人類道德提升之後諸惡不興、人人為公的自然狀態,而非政府行為的強制「平均財富」。

與「公平」同時被扭曲的概念,還包括「平等」。所謂平等,應該是在公正原則下的機會平等,而絕不是無原則的「絕對平等」。而在西方左派政治中,許多應有的原則都被拋棄。比如,近年來美國民主黨政府強制大學依據各族裔人口比例錄取學生,因其對一向學習優異的華人子女非常不公,曾遭遇在美華人的強烈抵制。這種拋棄原則的荒謬「平等」,必然會影響大學的教育質量,最終傷害到美國社會。

此外,近年來興起的所謂「全球化」運動,也是「平均主義」的另一種表現。這場「全球化」運動打著「共同進步」、「建立全球大家庭」的旗號,要求富國無條件支援窮國,各個國家無原則的互惠互利,不辨善惡的「文化融合」,其實是一場「打土豪、均貧富」運動在國際社會的翻版。

這次以美國為首發起的「全球化」運動,雖然表面的原因是美國財團對外擴張和美國政府向全球輸出價值觀的需要,但是背後應該有其它不為人知的原因。因為從此次運動最終的結果來看,美國經濟因此遭受重創,本來打算伴隨經濟發展同時輸出的美國價值觀也未對中共等極權國家造成實質的影響。而恰恰相反,自由世界的公敵——以中共為首的獨裁國家卻因此受益,得以度過了一次巨大的生存危機。

上個世紀末,前蘇聯和東歐共產黨紛紛倒臺,而中共雖然藉著六四屠殺延續了政權,但是隨之而來的是國際社會因大屠殺而實施的經濟制裁。政治上的破產和經濟上的停滯,使得中共政權風雨飄搖,中共高層在六四之後開始大舉向海外轉移財產,為最後的倒臺準備後路。而正是在這個時候,「全球化」運動興起,給了中共又一次生存機會。「全球化」中無原則的援助和互利,打破了意識形態的壁壘,中共籍此從國際社會獲得大量的經濟和科技援助,同時憑藉大陸廉價的勞動力、豐富的自然資源和巨大的消費市場與眾多經濟強國開展各種合作,中國經濟幾乎在一片空白的基礎上突飛猛進。在中國民眾得到經濟上的實惠的同時,中共政權又一次得到了執政合法性的口實,由此避免了一次倒臺的命運。

因此,「全球化」運動中受傷的是美國等經濟強國,最大的受益者則是中共。這就是川普一上臺就馬上宣佈終止「全球化」政策、而中共政權則急於挑起「全球化」大梁的原因。

破壞傳統,不擇手段

西方的左派,還有另一個名稱叫「自由派」。他們視傳統價值觀為「束縛」,主張慾望的放縱和所謂「人性的解放」。他們將其視為美國精神「自由平等」的價值所在,從而極力維護。這就是2016年總統大選後,敗選的民主黨候選人宣稱仍將為之奮戰的「價值觀」。

如今,「自由派」價值觀越來越表現出其反人類、反傳統、挑戰人類道德良知底線的真面目。主張同性通婚、放縱性亂和亂性(包括任意變性和依照個人性別認同進出男女廁所等)、吸毒合法化,包括近期又在醞釀的「母子、父女通姦正常化」等等,正在衝擊著全社會的道德根基,因此也遭遇著堅持傳統的美國人的強烈抵制。

而政府以強制力推行的「自由化」運動和壓榨中產階級的經濟政策,導致社會分裂危機日益嚴重,中下層反抗情緒日益高漲,這也是民主黨政府近年來推行「控槍」政策的大背景。

在2016總統大選之前,包括加州在內的幾個民主黨州抓緊通過了大麻合法化以及控槍法令,就是要在不確定的大選結果出臺之前,造成既成事實,強制未來的聯邦政府接受。

左派政治思想理念的反傳統反道德,也注定了其執政方式的異類。其權力運作的不擇手段,在2016總統大選中暴露無遺。

大選之前,歐巴馬以總統之尊呼籲暗示本不具有投票資格的非法移民參與投票,民主黨州長特赦大批罪犯投票給本陣營,大財閥出資雇佣社會閑散人員到處抗議川普,婦女在川普大樓前全裸集會示威,以及抗議人群打出的「強姦梅蘭妮亞(川普妻子)」標語,川普勝選後左媒記者喊出的「刺殺川普」口號,某著名女明星「炸掉白宮」的言論……這些都凸顯了左派政治背後的墮落、極端與狂妄。

這其中還包括佔據主流的全世界左派媒體對川普一面倒的批判甚至抹黑。某美國主流媒體甚至公開宣稱,為杯葛川普不惜放棄客觀公正的新聞原則。

反觀共產黨的起家和權力運作方式,其性亂與道德敗壞的程度、對媒體的控制、執政的不擇手段,與左派政治非常相似。而美國左派對罪犯、癮君子、亂性者以及部分失去道德底線的非法移民的收買和倚重,又與中共當年發動地痞流氓「打土豪、分田地」如出一轍。毛澤東稱,「流氓地痞之向來為社會所唾棄之輩,實為農村革命最勇敢、最徹底、最堅決者。」實際上,要顛覆人類千百年以信神、仁愛為基礎的傳統價值觀,必然要倚重反傳統反道德的社會敗類,也必然需要採用暴烈、恐怖的極端方式,在這點上西方左派和共產黨有共識。

在美國2016大選中,曾有大學公開要求本校學生與投票給川普的父母斷絕來往。這讓人自然聯想起中共文革中夫妻反目、至親之間「劃清界線」的殘酷無情。兩者的背後,都是反天理反人倫的極端和暴戾。

近年來,西方左派還從共產黨政權借來一個「政治正確」的概念,亦即為了某個「偉大正確的目標」可以不顧道義原則和人民福祉。這與共產黨打著「革命」的旗號無惡不做,以「發展經濟」之名行壓榨人民之實,在「力保紅色江山」的政治口號下對民眾肆無忌憚的監控和打壓,其實大同小異。

左派政治「政治正確」的一個典型例子,就是接收穆斯林難民問題。德國收留的穆斯林難民經常集體出動,性騷擾、強姦、輪姦德國婦女,到處搶劫、殺人,當地警方根本無能為力,而德國政府則打著「政治正確」的旗號,極力封殺消息,壓制本國民眾的反對聲音。而在美國近來發生的恐襲事件中,政府則極力避談其穆斯林背景,甚至當局發佈的凶嫌錄音中,有關極端穆斯林組織的內容被強制刪除。德、美政府的所為,表面上是從「道義」出發,為了「給中東戰爭難民一條生路」,但是其背後則可能有著不能示人的動機。如前所述,長期以來,極端、暴戾、反傳統的社會力量,正是左派對抗傳統勢力所依仗的一支主力。

同共產黨政權的妥協與合作

2016年,古巴共產黨的魁首卡斯特羅去世。作為西方自由世界的一員,有的國家領導人竟然緊跟中共的論調,稱卡斯特羅為「一代偉人」。這也折射出近來西方左派政治與共產黨政權關係的曖昧。

這其中,西方社會對中共政權態度的軟化,更是這種曖昧關係的集中體現。西方國家近年來一改對共產黨政權的敵視態度,紛紛與中共建立「友好邦交」,展開各種經濟合作。同時,在「以經濟發展帶動中共政治改革」的藉口下,有意淡化意識形態的對立,在中共迫害人權問題上一次次的選擇集體無視,特別是波及上億人的中共殘酷鎮壓法輪功的政治運動,以及由此引發的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西方國家幾乎全體「失明緘口」,更凸顯了西方左派與共產黨的同流合污。

而這種同流合污的背後,不僅僅是經濟利益作祟,還有其更深層的原因。近來曝光的美國左派政客與中共之間骯髒的政治交易,更說明瞭這一點。

左派政治與共產主義同根同源

西方左派政治的盛行,原因之一是共產主義對自由社會的滲透。

比如,美國的共產黨人幾十年來一直在致力於滲透到美國的各種機構來施加影響,讓美國轉向他們所要的方向。他們為了摧毀美國人堅守的宗教信仰和傳統價值觀,制定了非常細緻的計畫,包括掌控學校和媒體,推廣色情和性亂,滲透教會詆譭《聖經》,以及利用環保運動破壞自由市場,介入女權運動以破壞家庭等等[參考文獻1]。他們將其「共產主義」理論改頭換面,標榜為「自由主義」甚至「進步主義」,讓美國人相信他們是「社會進步的力量」,是解決一切社會問題的終極出路。

美國共產黨這些計畫如今都獲得了極大的成功,由此發展起來的各種社會力量,構筑了美國左派政治的根基。

而共產黨之所以對西方政治能夠如此成功的滲透和控制,還有一個更深層的原因,就是西方本來就有一股與共產主義同根所生的陰暗勢力。正是這股陰暗勢力與共產主義的結合,才有了左派政治的盛行。

兩千年前,基督教誕生於西方,教給了人們正信與博愛。而隨著基督教的興起,一個以反上帝、反基督、反人類為教義的撒旦魔教也同時在西方秘密傳播。

據聖經所記載,撒旦曾是一個大天使,後因反叛上帝而被打入地獄,成為一個惡魔。撒旦因此仇恨上帝,並遷怒於上帝創造的人類,一心摧毀人類以發泄自己的仇恨和狂妄。而人世間以這個惡魔為崇拜對像的撒旦教,其教義自然也是與神為敵,以破壞神的教誨、毀滅人性和人類為目地。撒旦教的儀式中,也充斥著對上帝的反叛和仇恨。

1776年5月,一名撒旦教徒亞當•魏薩普籌建了一個秘密組織——光照幫(The Illuminus Organization,也譯作光明會)。其對外宣傳的政治綱領,就是宣稱「人類幾千年的文明是個錯誤,是人不能獲得幸福的束縛」,因此主張廢除所有宗教和道德倫理、國家和政府、家庭和婚姻,廢除私有財產,通過摧毀一切社會秩序的世界革命而建立一個由光照幫統治的世界性政府,稱之為「人類幸福繁榮大家庭」,或者叫「世界新秩序」[參考文獻3]。

作為撒旦教的外圍組織,光照幫自然是以毀滅人類為最終目標。因此,所謂「世界新秩序」(以及由此衍生的「共產主義社會」),只是撒旦教精心設計的謊言,其真正目的是摧毀人類對神的信仰,由撒旦替代上帝統治人間,並最終摧毀人類。

光照幫自創立之後,就不斷的對政府、教會和各種社會組織機構進行滲透,為「顛覆舊世界」不斷的製造革命和動亂。在這個過程中,其政治綱領也不斷的修改和演化,形成了不同的分支。

1847年6月,「正義者同盟」組織被光照幫滲透和控制後,在倫敦召開第一次大會,宣佈改名為「共產主義者同盟」。同年11月,同為撒旦教徒、光照幫成員和共濟會會員的馬克思,及其「親密戰友」恩格斯,受「上級組織」的委託為共產主義同盟起草政治綱領(後來的共產黨稱之為《共產黨宣言》)。這個《共產黨宣言》,其實是馬克思從光照幫的政治綱領照搬過來的,只是增加了暴力革命等理論[參考文獻2,3]。

正是這個共產主義同盟,後來成了氣候,從俄國開始,一度顛覆了全世界三分之一的國家,建立了共產黨政權。各國共產黨奪權之後,無一例外的實行極度獨裁統治,進行無休止的殘酷運動和大屠殺,造成了上億人的非正常死亡,正是在忠實的執行撒旦教毀滅人類這一目標。(關於這部分,我們在《淺析共產黨之二:毀滅人類是共產黨終極目標》中有詳細討論。)

同時,光照幫還有另一個分支滲透和控制了共濟會。共濟會本是一個慈善性質的基督教組織,其成員包括許多知識份子、政府官員和神職人員等。光照幫在其內部暗中發展,成為一個寄生在神秘共濟會組織裡的秘密組織。光照幫和共濟會相互獨立,但光照幫鄙視共濟會,只是把它作為一個掩護。例如在法國大革命開始的時候,法國有282個共濟會會所,其中266個被光照幫控制;德國共濟會則被光照幫徹底顛覆,而後又發展滲透到許多國家,如奧地利,法國,荷蘭,英國,比利時,義大利,瑞士,匈牙利,俄羅斯,包括美國等等,直到今天仍在以某種形式存在。

當然還不只是共濟會,光照幫在不同的國家滲透了許多不同的組織,以各種形式繼續生存和發展。

這些分支和共產黨不同,沒有極端暴力革命的政治綱領,但是其摧毀信仰、顛覆傳統、毀滅人類的目標仍然一脈相承。在共產黨沒有顛覆的西方社會,光照幫雖然沒有獲得公開立足、進而推翻政府的機會,但是它也在通過對政治精英、財團、藝術、傳媒、科技、教育、娛樂業甚至教會組織的秘密滲透和操控,不斷的變異人類的文化,顛覆人類的道德,左右政治的走向。

這就是西方左派政治的根源。左派政治中反傳統的基因,強制平均財富的傾向,建立「人類幸福大家庭」的理念,以及與共產黨政權關係曖昧的動機,根本上是來自於撒旦教和光照幫。

西方一直有一種說法,光照幫(光明會)掌握了龐大的政治資本與財富,是世界上一個強大的秘密組織。

在信息相對比較透明的美國社會,時常透出的一些有關傳聞,足以讓我們看到這些秘密組織成員成份之高,分佈之廣。特別是美國上層政治精英階層,從早期的骷髏會傳聞,到2016大選中維基解密曝光的希拉里團隊負責人參與「邪教儀式」,高層政治後面總是鬼影重重。

在2016年6月的共和黨大會上,曾經的總統參選人並在後來成為川普強有力支持者的卡森醫生(Ben Carson),講了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希拉里•克林頓的大學畢業論文是關於她心目中的英雄和導師Saul Alinsky,而Saul Alinsky則將他臨死前寫的書獻給Lucifer(即基督教中的撒旦)。知名電臺主持人Michael Savage則將希拉里描述為參議院中最不信神的人(「the most godless member of the Senate」)。

除了這些隱秘的傳聞之外,網上的公開資料很容易查詢到,一些左派領袖或者親共人士,很多都是光照幫滲透控制的外圍組織的成員。

這些秘密而強大的邪教組織,一直在左右著西方社會的走向。但是在信仰和傳統相對強勢的社會裏,它們又無法完全決定國家的命運。因此,正邪也在一直在較量當中,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和國際環境中,雙方力量也一直在彼此消長的拉鋸。這就造成了百餘年來國際政治時左時右,民主社會與共產黨政權若即若離的扑朔迷離的政局。

而在近十幾年來,左派政治一直佔據主導地位,因此才有了國際社會和中共政權長期的「握手言和」與「親密合作」。

在西方左派勢力掌控的社會力量中,科技界和教育界是其強有力的支柱之一。這其中除了利益因素之外,更深層的原因是其價值觀念的一致。關於這部分,我們將在《淺析共產黨之七:共產主義與科學相互利用》中稍加探討。

希望的曙光

當今的世界,大部分共產黨政權已經倒臺,共產主義最後的堡壘——中共政權也已風雨飄搖。而在國際社會,伴隨著代表傳統價值觀的川普上臺,左派政治將被叫停,「全球化」進程也將終止。

一個混亂而陰暗的時代行將終結。回歸傳統價值,從新找回人類文明的根本,這是全人類未來的希望。

參考文獻:

[1]共產主義如何顛覆美國—觀記錄片《圖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7/2/14/n8809863.htm)

[2]David Allen Rivera,Final Warning:A History of the New World Order,Conspiracy(February 2004)。第六章:共產主義的起源。

[3]龍延:《共產黨的秘密起源》

(http://www.epochtimes.com/gb/tag/%E5%85%B1%E7%94%A2%E9%BB%A8%E7%9A%84%E7%A7%98%E5%AF%86%E8%B5%B7%E6%BA%90.html)

文章來源:作者 本文僅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