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共产党之六:左派政治—共产主义统治全球

[摘要:主导西方多年的左派政治,不仅执政理念和执政方式与共产党政权有着诸多雷同之处,更重要的是二者同根同源,并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共同目标。]

2016年的美国大选,不仅仅是川普和希拉里个人之战,也不只是共和党和民主党两党之争,而是川普代表的传统价值观(或称“保守派”)与希拉里代表的左派势力的一场生死较量。

最后,川普在民主党掌控了大部分社会主流力量——包括财团、传媒、教育、科技、娱乐界等的情况下,突破重围,以绝对优势胜选。这应该归功于美国人民对民主党十余年左派政治的反抗和觉醒,以及传统价值观的回归。

这场大战的背景是,左派政治长期以来对中产阶级的压榨、对传统道德的破坏、对性乱吸毒的放纵、对共产党等独裁政权的妥协,已造成美国社会强烈不满,长期积累的矛盾正使得整个社会处在分裂的边缘。

而在这次激战中,左派政治的真面目也暴露无遗,其执政理念和作风与共产党政权如出一辙,其名字中的“左”字实至名归。

回顾这十几年来的西方左派政治,不仅与共产党执政有着诸多雷同之处,同时还与中共政权有过许多的妥协与合作。

平均主义——扭曲的“公平”

2016年美国大选,对阵双方一大分歧是税收和福利政策。

近年来,主政的民主党为了拉拢大财阀,不断的给富人减税,给他们提供各种合理避税的渠道;同时为获得社会底层特别是外来移民的支持,不断提高穷人的福利。这样一来,支撑高福利的庞大税收负担几乎都压在中产阶级身上。结果是富人逍遥自在,穷人不劳而获,而作为社会中坚力量的中产阶级,生活压力则越来越大,甚至许多中间阶层“不敢生病”成了普遍现象,社会的不满情绪不断膨胀。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来源于左派政治与共产主义共同的执政理念——无原则的“平均主义”。这种违背天理和人间公义,挑战经济规律的政策,制造了种种社会乱象。

按照宗教的说法,人间善恶有报。而根据世间的公理,有付出才有回报。体现在社会财富的分配上,所谓“天道酬勤”,依据付出多少而得到相应报酬,这是实现社会公平的一个基本原则,也是维持经济健康稳定的基础。每个人合法所得的财产理应得到保护。而以“消弭贫富差距”为借口,依仗政府暴力强制的“劫富济贫”,等同于放纵“抢劫”,助长不劳而获。长此以往,不但会造成经济秩序混乱,还会制造社会不公,败坏人类道德,造成各种无法解决的社会问题。

当年各个共产党国家强制推行“共产主义”的后果,最终都变成了共产党的“寡头所有制”,带给国家和人民的则是贫穷、饥荒和恐惧。而西方施行高税收高福利政策,强制缩小贫富差距的结果,也是社会的不公、经济的混乱和衰退。

当然,政府鼓励民间的慈善行为,出于道义救助天灾人祸中的国民,这些都无可厚非,也不会对社会公义与经济秩序造成冲击。而共产党和左派政治中通过公开“抢劫”对财富进行再分配的政府行为,在人类数千年历史中从来没有过。

在中国古代,对理想社会的描述是政府让人民“安居乐业”。其中,“安居”的内容包括维护国家的安全稳定,教化民众迁善去恶;而“乐业”则需要合理发展生产,建立良好的经济秩序,让每个家庭都能通过付出不太艰辛的劳动而衣食无忧。中国古书中的“大同世界”,也是描绘人类道德提升之后诸恶不兴、人人为公的自然状态,而非政府行为的强制“平均财富”。

与“公平”同时被扭曲的概念,还包括“平等”。所谓平等,应该是在公正原则下的机会平等,而绝不是无原则的“绝对平等”。而在西方左派政治中,许多应有的原则都被抛弃。比如,近年来美国民主党政府强制大学依据各族裔人口比例录取学生,因其对一向学习优异的华人子女非常不公,曾遭遇在美华人的强烈抵制。这种抛弃原则的荒谬“平等”,必然会影响大学的教育质量,最终伤害到美国社会。

此外,近年来兴起的所谓“全球化”运动,也是“平均主义”的另一种表现。这场“全球化”运动打着“共同进步”、“建立全球大家庭”的旗号,要求富国无条件支援穷国,各个国家无原则的互惠互利,不辨善恶的“文化融合”,其实是一场“打土豪、均贫富”运动在国际社会的翻版。

这次以美国为首发起的“全球化”运动,虽然表面的原因是美国财团对外扩张和美国政府向全球输出价值观的需要,但是背后应该有其它不为人知的原因。因为从此次运动最终的结果来看,美国经济因此遭受重创,本来打算伴随经济发展同时输出的美国价值观也未对中共等极权国家造成实质的影响。而恰恰相反,自由世界的公敌——以中共为首的独裁国家却因此受益,得以度过了一次巨大的生存危机。

上个世纪末,前苏联和东欧共产党纷纷倒台,而中共虽然借着六四屠杀延续了政权,但是随之而来的是国际社会因大屠杀而实施的经济制裁。政治上的破产和经济上的停滞,使得中共政权风雨飘摇,中共高层在六四之后开始大举向海外转移财产,为最后的倒台准备后路。而正是在这个时候,“全球化”运动兴起,给了中共又一次生存机会。“全球化”中无原则的援助和互利,打破了意识形态的壁垒,中共籍此从国际社会获得大量的经济和科技援助,同时凭借大陆廉价的劳动力、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巨大的消费市场与众多经济强国开展各种合作,中国经济几乎在一片空白的基础上突飞猛进。在中国民众得到经济上的实惠的同时,中共政权又一次得到了执政合法性的口实,由此避免了一次倒台的命运。

因此,“全球化”运动中受伤的是美国等经济强国,最大的受益者则是中共。这就是川普一上台就马上宣布终止“全球化”政策、而中共政权则急于挑起“全球化”大梁的原因。

破坏传统,不择手段

西方的左派,还有另一个名称叫“自由派”。他们视传统价值观为“束缚”,主张欲望的放纵和所谓“人性的解放”。他们将其视为美国精神“自由平等”的价值所在,从而极力维护。这就是2016年总统大选后,败选的民主党候选人宣称仍将为之奋战的“价值观”。

如今,“自由派”价值观越来越表现出其反人类、反传统、挑战人类道德良知底线的真面目。主张同性通婚、放纵性乱和乱性(包括任意变性和依照个人性别认同进出男女厕所等)、吸毒合法化,包括近期又在酝酿的“母子、父女通奸正常化”等等,正在冲击著全社会的道德根基,因此也遭遇着坚持传统的美国人的强烈抵制。

而政府以强制力推行的“自由化”运动和压榨中产阶级的经济政策,导致社会分裂危机日益严重,中下层反抗情绪日益高涨,这也是民主党政府近年来推行“控枪”政策的大背景。

在2016总统大选之前,包括加州在内的几个民主党州抓紧通过了大麻合法化以及控枪法令,就是要在不确定的大选结果出台之前,造成既成事实,强制未来的联邦政府接受。

左派政治思想理念的反传统反道德,也注定了其执政方式的异类。其权力运作的不择手段,在2016总统大选中暴露无遗。

大选之前,欧巴马以总统之尊呼吁暗示本不具有投票资格的非法移民参与投票,民主党州长特赦大批罪犯投票给本阵营,大财阀出资雇佣社会闲散人员到处抗议川普,妇女在川普大楼前全裸集会示威,以及抗议人群打出的“强奸梅兰妮亚(川普妻子)”标语,川普胜选后左媒记者喊出的“刺杀川普”口号,某著名女明星“炸掉白宫”的言论……这些都凸显了左派政治背后的堕落、极端与狂妄。

这其中还包括占据主流的全世界左派媒体对川普一面倒的批判甚至抹黑。某美国主流媒体甚至公开宣称,为杯葛川普不惜放弃客观公正的新闻原则。

反观共产党的起家和权力运作方式,其性乱与道德败坏的程度、对媒体的控制、执政的不择手段,与左派政治非常相似。而美国左派对罪犯、瘾君子、乱性者以及部分失去道德底线的非法移民的收买和倚重,又与中共当年发动地痞流氓“打土豪、分田地”如出一辙。毛泽东称,“流氓地痞之向来为社会所唾弃之辈,实为农村革命最勇敢、最彻底、最坚决者。”实际上,要颠覆人类千百年以信神、仁爱为基础的传统价值观,必然要倚重反传统反道德的社会败类,也必然需要采用暴烈、恐怖的极端方式,在这点上西方左派和共产党有共识。

在美国2016大选中,曾有大学公开要求本校学生与投票给川普的父母断绝来往。这让人自然联想起中共文革中夫妻反目、至亲之间“划清界线”的残酷无情。两者的背后,都是反天理反人伦的极端和暴戾。

近年来,西方左派还从共产党政权借来一个“政治正确”的概念,亦即为了某个“伟大正确的目标”可以不顾道义原则和人民福祉。这与共产党打着“革命”的旗号无恶不做,以“发展经济”之名行压榨人民之实,在“力保红色江山”的政治口号下对民众肆无忌惮的监控和打压,其实大同小异。

左派政治“政治正确”的一个典型例子,就是接收穆斯林难民问题。德国收留的穆斯林难民经常集体出动,性骚扰、强奸、轮奸德国妇女,到处抢劫、杀人,当地警方根本无能为力,而德国政府则打着“政治正确”的旗号,极力封杀消息,压制本国民众的反对声音。而在美国近来发生的恐袭事件中,政府则极力避谈其穆斯林背景,甚至当局发布的凶嫌录音中,有关极端穆斯林组织的内容被强制删除。德、美政府的所为,表面上是从“道义”出发,为了“给中东战争难民一条生路”,但是其背后则可能有着不能示人的动机。如前所述,长期以来,极端、暴戾、反传统的社会力量,正是左派对抗传统势力所依仗的一支主力。

同共产党政权的妥协与合作

2016年,古巴共产党的魁首卡斯特罗去世。作为西方自由世界的一员,有的国家领导人竟然紧跟中共的论调,称卡斯特罗为“一代伟人”。这也折射出近来西方左派政治与共产党政权关系的暧昧。

这其中,西方社会对中共政权态度的软化,更是这种暧昧关系的集中体现。西方国家近年来一改对共产党政权的敌视态度,纷纷与中共建立“友好邦交”,展开各种经济合作。同时,在“以经济发展带动中共政治改革”的借口下,有意淡化意识形态的对立,在中共迫害人权问题上一次次的选择集体无视,特别是波及上亿人的中共残酷镇压法轮功的政治运动,以及由此引发的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西方国家几乎全体“失明缄口”,更凸显了西方左派与共产党的同流合污。

而这种同流合污的背后,不仅仅是经济利益作祟,还有其更深层的原因。近来曝光的美国左派政客与中共之间肮脏的政治交易,更说明了这一点。

左派政治与共产主义同根同源

西方左派政治的盛行,原因之一是共产主义对自由社会的渗透。

比如,美国的共产党人几十年来一直在致力于渗透到美国的各种机构来施加影响,让美国转向他们所要的方向。他们为了摧毁美国人坚守的宗教信仰和传统价值观,制定了非常细致的计划,包括掌控学校和媒体,推广色情和性乱,渗透教会诋毁《圣经》,以及利用环保运动破坏自由市场,介入女权运动以破坏家庭等等[参考文献1]。他们将其“共产主义”理论改头换面,标榜为“自由主义”甚至“进步主义”,让美国人相信他们是“社会进步的力量”,是解决一切社会问题的终极出路。

美国共产党这些计划如今都获得了极大的成功,由此发展起来的各种社会力量,构筑了美国左派政治的根基。

而共产党之所以对西方政治能够如此成功的渗透和控制,还有一个更深层的原因,就是西方本来就有一股与共产主义同根所生的阴暗势力。正是这股阴暗势力与共产主义的结合,才有了左派政治的盛行。

两千年前,基督教诞生于西方,教给了人们正信与博爱。而随着基督教的兴起,一个以反上帝、反基督、反人类为教义的撒旦魔教也同时在西方秘密传播。

据圣经所记载,撒旦曾是一个大天使,后因反叛上帝而被打入地狱,成为一个恶魔。撒旦因此仇恨上帝,并迁怒于上帝创造的人类,一心摧毁人类以发泄自己的仇恨和狂妄。而人世间以这个恶魔为崇拜对像的撒旦教,其教义自然也是与神为敌,以破坏神的教诲、毁灭人性和人类为目地。撒旦教的仪式中,也充斥着对上帝的反叛和仇恨。

1776年5月,一名撒旦教徒亚当•魏萨普筹建了一个秘密组织——光照帮(The Illuminus Organization,也译作光明会)。其对外宣传的政治纲领,就是宣称“人类几千年的文明是个错误,是人不能获得幸福的束缚”,因此主张废除所有宗教和道德伦理、国家和政府、家庭和婚姻,废除私有财产,通过摧毁一切社会秩序的世界革命而建立一个由光照帮统治的世界性政府,称之为“人类幸福繁荣大家庭”,或者叫“世界新秩序”[参考文献3]。

作为撒旦教的外围组织,光照帮自然是以毁灭人类为最终目标。因此,所谓“世界新秩序”(以及由此衍生的“共产主义社会”),只是撒旦教精心设计的谎言,其真正目的是摧毁人类对神的信仰,由撒旦替代上帝统治人间,并最终摧毁人类。

光照帮自创立之后,就不断的对政府、教会和各种社会组织机构进行渗透,为“颠覆旧世界”不断的制造革命和动乱。在这个过程中,其政治纲领也不断的修改和演化,形成了不同的分支。

1847年6月,“正义者同盟”组织被光照帮渗透和控制后,在伦敦召开第一次大会,宣布改名为“共产主义者同盟”。同年11月,同为撒旦教徒、光照帮成员和共济会会员的马克思,及其“亲密战友”恩格斯,受“上级组织”的委托为共产主义同盟起草政治纲领(后来的共产党称之为《共产党宣言》)。这个《共产党宣言》,其实是马克思从光照帮的政治纲领照搬过来的,只是增加了暴力革命等理论[参考文献2,3]。

正是这个共产主义同盟,后来成了气候,从俄国开始,一度颠覆了全世界三分之一的国家,建立了共产党政权。各国共产党夺权之后,无一例外的实行极度独裁统治,进行无休止的残酷运动和大屠杀,造成了上亿人的非正常死亡,正是在忠实的执行撒旦教毁灭人类这一目标。(关于这部分,我们在《浅析共产党之二:毁灭人类是共产党终极目标》中有详细讨论。)

同时,光照帮还有另一个分支渗透和控制了共济会。共济会本是一个慈善性质的基督教组织,其成员包括许多知识份子、政府官员和神职人员等。光照帮在其内部暗中发展,成为一个寄生在神秘共济会组织里的秘密组织。光照帮和共济会相互独立,但光照帮鄙视共济会,只是把它作为一个掩护。例如在法国大革命开始的时候,法国有282个共济会会所,其中266个被光照帮控制;德国共济会则被光照帮彻底颠覆,而后又发展渗透到许多国家,如奥地利,法国,荷兰,英国,比利时,意大利,瑞士,匈牙利,俄罗斯,包括美国等等,直到今天仍在以某种形式存在。

当然还不只是共济会,光照帮在不同的国家渗透了许多不同的组织,以各种形式继续生存和发展。

这些分支和共产党不同,没有极端暴力革命的政治纲领,但是其摧毁信仰、颠覆传统、毁灭人类的目标仍然一脉相承。在共产党没有颠覆的西方社会,光照帮虽然没有获得公开立足、进而推翻政府的机会,但是它也在通过对政治精英、财团、艺术、传媒、科技、教育、娱乐业甚至教会组织的秘密渗透和操控,不断的变异人类的文化,颠覆人类的道德,左右政治的走向。

这就是西方左派政治的根源。左派政治中反传统的基因,强制平均财富的倾向,建立“人类幸福大家庭”的理念,以及与共产党政权关系暧昧的动机,根本上是来自于撒旦教和光照帮。

西方一直有一种说法,光照帮(光明会)掌握了庞大的政治资本与财富,是世界上一个强大的秘密组织。

在信息相对比较透明的美国社会,时常透出的一些有关传闻,足以让我们看到这些秘密组织成员成分之高,分布之广。特别是美国上层政治精英阶层,从早期的骷髅会传闻,到2016大选中维基解密曝光的希拉里团队负责人参与“邪教仪式”,高层政治后面总是鬼影重重。

在2016年6月的共和党大会上,曾经的总统参选人并在后来成为川普强有力支持者的卡森医生(Ben Carson),讲了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希拉里•克林顿的大学毕业论文是关于她心目中的英雄和导师Saul Alinsky,而Saul Alinsky则将他临死前写的书献给Lucifer(即基督教中的撒旦)。知名电台主持人Michael Savage则将希拉里描述为参议院中最不信神的人(“the most godless member of the Senate”)。

除了这些隐秘的传闻之外,网上的公开资料很容易查询到,一些左派领袖或者亲共人士,很多都是光照帮渗透控制的外围组织的成员。

这些秘密而强大的邪教组织,一直在左右著西方社会的走向。但是在信仰和传统相对强势的社会里,它们又无法完全决定国家的命运。因此,正邪也在一直在较量当中,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国际环境中,双方力量也一直在彼此消长的拉锯。这就造成了百余年来国际政治时左时右,民主社会与共产党政权若即若离的扑朔迷离的政局。

而在近十几年来,左派政治一直占据主导地位,因此才有了国际社会和中共政权长期的“握手言和”与“亲密合作”。

在西方左派势力掌控的社会力量中,科技界和教育界是其强有力的支柱之一。这其中除了利益因素之外,更深层的原因是其价值观念的一致。关于这部分,我们将在《浅析共产党之七:共产主义与科学相互利用》中稍加探讨。

希望的曙光

当今的世界,大部分共产党政权已经倒台,共产主义最后的堡垒——中共政权也已风雨飘摇。而在国际社会,伴随着代表传统价值观的川普上台,左派政治将被叫停,“全球化”进程也将终止。

一个混乱而阴暗的时代行将终结。回归传统价值,从新找回人类文明的根本,这是全人类未来的希望。

参考文献:

[1]共产主义如何颠覆美国—观记录片《图谋》

(http://www.epochtimes.com/gb/17/2/14/n8809863.htm)

[2]David Allen Rivera,Final Warning:A History of the New World Order,Conspiracy(February 2004)。第六章:共产主义的起源。

[3]龙延:《共产党的秘密起源》

(http://www.epochtimes.com/gb/tag/%E5%85%B1%E7%94%A2%E9%BB%A8%E7%9A%84%E7%A7%98%E5%AF%86%E8%B5%B7%E6%BA%90.html)

文章来源:作者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