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用自殺給毛澤東73歲生日「賀壽」的周小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966年12月26日,是中共獨裁者毛澤東73歲生日。這一天,他收到了一份特別的生日禮物,曾經跟他當過兩年秘書、後來擔任過湖南省委第一書記的周小舟,服用過量安眠藥,自殺身亡。

(一)周小舟在廬山會議上講真話被打成「反黨集團成員」

1959年7月2日至8月16日,中共在廬山舉行政治局擴大會議和八屆八中全會。

7月14日早晨,毛澤東接到彭德懷的一封萬言書。7月16日,毛澤東將這封信加上「彭德懷的意見書」的標題,批示印發與會代表參考。開會時,周小舟表示贊同彭德懷的意見。

7月23日,毛澤東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發言,發動了對彭德懷的批判。彭德懷在筆記中寫道:「7月23日,毛主席給我一悶棒。這棒叫做『打右傾機會主義路線』,而且將歷史上所有舊賬一齊搬出來,再打四十大板,加上右傾機會主義的四十大板,一共八十大板。」

周小舟、李銳、周惠三個人聽了震驚不已。這三個人都曾當過毛澤東秘書,關係很好。會後,一起議論。周小舟說:「主席的講話很像斯大林後期,沒有集體領導,只有個人決定,這樣將導致黨的分裂。」周惠說:「主席年紀老了,變得太快?」

三個人百思不得其解,他們去找曾經當過湖南省委書記的黃克誠,正巧彭德懷因工作上的事情,也來找黃克誠商量,三個人見狀便告辭了。想不到這事卻被當時的公安部部長羅瑞卿撞見,並報告給毛澤東,以致於成為後來說不清、道不明的「非組織活動」的證據。

毛澤東曾想把周小舟拉過來,8月1日,他給周小舟寫信,信中勸他「迷途知返」,並且和周小舟談了一個通宵,曉之以利害之後,說:只要他寫一個檢討,起來揭發彭德懷,仍可回湖南工作。周小舟流著眼淚對毛澤東說:「我不能寫這樣的檢討,彭總的意見書中有很多材料是我告訴他的,是我們動員他找主席談的。我以為以他的身份向主席談可以起作用,他才寫的,我怎麼能批彭總呢?」毛澤東揮手說:「你走吧!」

8月16日,毛澤東在一個會議批示中,將廬山出現的這一幕定性為「一場階級鬥爭」,而且是過去十年來「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兩大對抗階級的生死鬥爭的繼續。」于是,中共八屆八中全會,通過了《為保衛黨的總路線、反對右傾機會主義而鬥爭的決議》。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4人被打成「反黨集團」。

8月17日,周小舟受到「撤銷中共湖南省委第一書記職務」的處分。會後,周小舟到北京,閉戶不出,寫了「認罪書」。然後,才回湖南接受批鬥。

9月15日,湖南省委召開省委擴大會議,作出「關於周小舟右傾反黨活動的決議」。會議決定讓周小舟去瀏陽縣大瑤公社當副書記,接受改造。

(二)周小舟保障3000多萬老百姓有飯吃卻被罷了官

1958年,毛澤東發動「趕英超美」的大躍進,全國出現大煉鋼鐵和人民公社化運動的高潮。以高指標、瞎指揮、浮誇風、「共產風」為標誌的「左」傾思潮迅速氾濫。

當時的周小舟頭腦還比較冷靜。他不贊成大煉鋼鐵,專門請了煉鋼的工程師、他的老同學吳鑒光來察看湖南省委大院內的土高爐。吳認為,土法煉鋼,煉出來的東西鐵不像鐵、鋼不像鋼,根本達不到技術要求,是人力、財力的浪費。周小舟決定停止土法煉鋼。

周小舟對人民公社「一大二公」的提法持保留態度。他對公共食堂,提出了三條辦法:1、群眾願意,辦得好的,繼續辦下去,現有的少數大食堂,必須分小;2、群眾願意回家做飯的,聽其自願;3、提倡農忙食堂和工地食堂。由於周小舟沒有「發高燒」,湖南的人民公社化運動,沒有出現「極左」的現象。

到了1959年,外省大批餓死人,湖南人卻四季都有飯吃。1959年,湖南省總人口3691.95萬,比1958年的3672.72萬,不但沒有減少,而且略有增加。1959年,中央還從湖南調走20多億斤糧食,等於100多萬噸。按當年每人每日一斤原糧標準,足供500萬至600萬人吃一年!

1958年12月,彭德懷回湖南搞調查研究,周小舟陪同他視察湘潭。經過3天的接觸,周小舟發現他倆的許多觀點完全一致,談得十分融洽。彭德懷給當地的幹部規定了八不准:不准搞瞎指揮,不准浮誇,不准說假話,不准搞強迫命令,不准打人,不准罰口糧,不准拆社員房屋,不准毀風景林。

1959年4月,周小舟和省委的一些人微服私訪,他把調查所獲的材料歸納為12個問題,主要為:反「共產風」,反浮誇,取信於民,穩定人心。

1958年、1959年,周小舟在湖南沒有採取「極端政策」,保障了3000多萬老百姓有飯吃,還支援外省20多億斤糧食。在廬山會議上,不僅沒有被評為先進,相反,卻遭到「斷崖似」處分!

(三)周小舟曾經信仰過的「共產主義理想」徹底破滅

周小舟當年參加革命,是奔著「為人民謀幸福」理想而來的,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中共奪取政權10年後,竟然活活餓死幾千萬人!

周小舟出生在湖南省湘潭縣黃荊平鄉獅龍橋一個地主家庭。1925年秋,考入省城的私立明德中學。著名的革命黨人黃興曾在這所學校執教過,周小舟十分敬仰辛亥革命領袖。在學校裡,周小舟結識了共產黨人何叔衡等,開始接受馬克思主義教育。

1931年8月,周小舟從湖南大學預科班畢業,進入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就讀。期間,周小舟是中華民族武裝自衛委員會主要領導人之一。他聯絡北平愛國師生,積極投入民族救亡活動。1935年4月加入中共。

1936年,周小舟進入北方局聯絡部工作,奉命參加南京談判,先後四上南京。談判結束後,他將談判的所有資料全部送交延安,受到毛澤東好評。不久,周小舟被調任毛澤東秘書。

1949年8月4日,國民黨將領程潛、陳明仁在中共策動下,率部倒戈。周小舟隨中共代表團進入長沙城,任中共湖南省委宣傳部部長。1953年,周小舟任湖南省委書記兼副省長。黃克誠調到北京後,周小舟成為湖南省委第一書記。

1957年,毛澤東發動反右,先引蛇出洞,再一網打盡的做法,使周小舟開始感到困惑。這年9月,湖南省直機關查出的右派比7月底增加3倍多,黨內右派比7月底增加4倍多。在他非常熟悉的《湖南日報》編輯部裡,竟揪出了一個全國僅有的特大的「反黨右派集團」。眼前的現實,使他坐立不安。他只好向中央請病假,心事重重的到青島療養。

1959年廬山會議上,彭德懷就因為跟毛澤東講了一番真話,一夜之間,被打成反黨集團的頭子。周小舟也因為講了幾句真話,成了反黨集團成員,並被從省委第一書記降到公社副書記,這巨大的反差,對於一個良知尚存的人來說,精神上的打擊,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

1959年廬山會議後,毛澤東在全國發動反擊右傾機會主義分子運動,全國幾百萬幹部被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從1959年到1962年,全國餓死的老百姓高達3860多萬!1961年4月14日,毛澤東秘書胡喬木向毛本人提交一份《關於公社食堂問題的調查材料》:「據(湖南省湘鄉)縣委說,全縣三年約死3萬人,去年約死2萬人,而以去年年底最為嚴重。」也就是說,在周小舟被打倒後,湖南也出現了大面積餓死人現象。

1962年皇歷新年期間,周小舟住在湖南省委機關宿舍,他的老朋友劉玉佳去拜訪他。周小舟的夫人王寧十分激動的說:「這幾年像做了一場噩夢。」1962年6月,周小舟調到廣州任中國科學院中南分院副院長,不參加黨組,排最後一名。更大的噩夢還在後頭等著他。

廬山一別,毛澤東對周小舟絕情寡義。1966年「文化大革命」狂潮一起,周小舟真成了汪洋大海中的一葉小舟,一次又一次觸及靈魂的衝擊,一次又一次肉體的折磨,最後,使他曾經信仰過的「共產主義理想」徹底破滅,現實的一切與他當年為之奮鬥的理想完全相反!

他把家中珍藏多年的歷史文物全部付之一炬,他一邊燒,一邊放聲痛哭,他說:「這才是真正的有罪啊!」文物沒了,文化沒了,淚流乾了,心也死了……。

轉自「希望之聲」,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