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王林「大師」為何沒有熬過元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熱鬧喜慶的元宵節到來前夕,那個曾經呼風喚雨行走政商之道的江湖大師王林還是氣絕而亡,沒有外傳的那種神跡出現。江西「撫州法院網」傳出的消息是,「王林因患ANCA相關性血管炎、自身免疫性周圍神經炎,導致多器官功能衰竭,經搶救無效在醫院死亡。」

王林大師走了,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應該鬆了一口氣,2017年1月12日,江西省撫州中院裁定,因王林患有嚴重疾病,無法出庭,決定對王林取保候審,並對王林中止審理。有消息稱,2017年1月10日,王林在看守所病重曾一度昏迷,被送到江西中寰醫院搶救。王林的醫生隨後向其家屬下達了病危通知單。

具有特異功能的氣功大師在看守所不到兩年,保釋出來還不足一個月,其最後結局如同他的關門弟子一樣,不禁讓人感慨唏噓!即使有天大的本事,也經不起在看守所的折騰,當然,王師大死之死,許多背後的故事也就此劃上了句號,無論是政壇還是商界,許多人可能安然入眠!

2015年7月9日,萍鄉警方接警稱,萍鄉市人大常委、江西省人大代表鄒勇遇害,安源分局立即依法立案偵查,發現劉鋒、朱理等人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進一步偵查瞭解,王林(香港居民)、黃鈺剛(廣東省深圳市人)亦涉及此案,而鄒勇正是「大師」王林的關門弟子。

王林曾以「空盆來蛇、斷蛇復活、紙灰復原、意念移物、凌空題詞、徒手斷鋼筋、輕功懸空提水行」等「超凡本領」,以氣功「大師」的身份享譽政商兩界。包括原江西省檢察院原檢察長丁鑫發、原江西省政協副主席宋晨光、原廣東省政協主席朱明國、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等高官,都與王林關係密切。

公開資料顯示,鄒勇1969年7月出生,2000年創辦江西天宇燃料集團有限公司並擔任董事長。鄒勇還是萍鄉市人大常委,江西省第十二屆人大代表。

對於鄒勇的發跡史,王林稱,鄒勇此前是萍鄉一個「小混混」,聽說劉志軍拜訪過他,開始向他送禮並且拜師。隨後,攀附上了劉志軍,並且要到了一個鐵道旁待拆的貨場,並將之改建成煤炭儲運中心,「後來還拿到了幾條貨運線,在劉志軍大力支持下,鄒勇暴富起來。」

而鄒勇認為,王林是個騙子。他稱,他花了500萬元拜師費投入王林門下煉功,同時還花費440萬元為王林購置一輛勞斯萊斯,同時過年過節還要給王林送禮,然而,兩年多時間一事無成。

師徒恩怨,爆發於深圳別墅案。媒體報導稱,王林在深圳有個「王府」,在王林推薦下,鄒勇也在該社區買了棟別墅,當時委託王林幫忙裝修,並由此產生幾千萬的經濟往來。按鄒勇說法,王林不斷地向他索要禮品、錢財,如果他不給,王林就大怒,在最激動時,王林曾放狠話:「不給就不要叫師傅。」鄒勇稱,發生糾紛後,他找王林理論,王林暴跳如雷,並稱要用氣功戳死他。

繼而,兩人經濟糾紛不斷升級,從房屋款到拜師費,兩人甚至還曾對簿公堂。據統計,鄒勇和王林師徒間,至少有三個案子:香港公寓樓糾紛案、深圳別墅案、茅臺酒糾紛案。前兩個案子,均為王林起訴鄒勇,而後一個案子,則是鄒勇起訴王林。目前,香港公寓樓糾紛案鄒勇勝訴,深圳別墅案王林勝訴,茅臺酒糾紛案尚未宣判。

2013年,在鄒勇舉報後,媒體紛紛起底大師王林,王林避走香港。2014年11月底,鄒勇聽聞王林潛回蘆溪,12月10日,鄒勇帶著近百名員工,圍堵王林在蘆溪縣的「王府」並向他討錢。王林躲在「王府」中閉門不出,鄒勇堵門6天,王林化裝後逃到香港。

王林曾被指「涉嫌非法持槍」、「涉嫌非法行醫」、「敲詐」、「行賄」等「七宗罪」。當時,江西省公安部門、衛生部門紛紛表態,將對媒體報導內容和有關舉報進行調查。兩年後,王林「行賄」、「敲詐」、「別墅違建」等問題,均不了了之。「非法持槍」和「非法行醫」,也有了結論:王林非法持槍證據不足,王林非法行醫未發現有效線索和證據。上述結論一公佈曾遭到輿論質疑。

非法持槍一說,來自鄒勇舉報。鄒勇稱,王林家中私藏槍支,曾外出打野鸕鹚。他稱,王林持有的是一支5連發來福槍。2008年,王林攜槍到宜豐縣一個水庫打野鸕鹚;2011年,曾有人目擊王林在蘆溪「王府」後院,持槍打鳥。2013年8月1日,蘆溪縣公安局下達立案告知書稱,該局認為「王林非法持有槍支案」符合立案條件,決定立案偵查。

2015年7月8日,在調查近兩年後,萍鄉市公安局通報稱,在接到鄒勇舉報後,蘆溪縣公安局依法搜查王林兩處住宅、三次傳喚王林詢問、詢問了王林多個地點的社會關係人及鄰居等二十餘人,均未獲得有價值的涉案線索,王林涉嫌非法持有槍支案件證據不足。

多名王林身邊人士表示,王林和鄒勇之間的關係,從鄒勇帶人堵門討錢以後徹底惡化。2014年2月,鄒勇稱在深圳被王林馬仔毆打。據當時曾前往採訪的記者回憶,鄒勇稱他去王林位於深圳的別墅討錢,被王林馬仔拖進別墅毆打。「鄒勇西裝被撕破,還被打出了排泄物。」

「失聯前,他就一直被跟蹤。」據多個鄒勇身邊人士介紹,被綁架前,鄒勇曾稱被一輛外地車牌車輛跟蹤。鄒勇也曾向身邊幾名親近人士出示過一張照片,照片是一張疑似王林在今年1月11日寫下的「承諾書」。據悉,上述照片由鄒勇安插在王林身邊的眼線發給鄒勇。

在這份「承諾書」上,寫有王林的香港身份證號碼、手機號碼並按有手印。「承諾書」稱,「如鄒勇在2015年元月前逮捕,我王林在24小時以內將百萬提到王總所指定的地點。續後判了鄒的死刑,願以五百萬元酬謝」。

據消息人士透露,在萍鄉警方和衛計委對王林涉嫌非法持槍和涉嫌非法行醫通報稱未發現證據後,鄒勇曾表示要帶著材料前往北京繼續舉報王林。因而,鄒勇遇害消息傳出後,王林首先成為懷疑對像。

王林大師是個神奇的存在:在被指控非法行醫、重婚、詐騙、偷稅、行賄、賭博、非法持有槍支,平均幾個月就因負面新聞上一次頭條,並且這些指控大多並非空穴來風,有的甚至是王林本人承認過的,當地政府屢屢表示在調查,但王林大師依然能在「被調查」期間遊山玩水境內境外來去自由。

有媒體曾報導,王林大師還是原江西省省委常委、統戰部長宋晨光的高級顧問,宋常常會找王林大師占卜官運;王林和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更是好朋友,王林曾對劉志軍說,要幫他辦公室弄一塊靠山石,「保你一輩子不倒」。最終,劉志軍部長也倒了。

權傾一時的原廣東省委副書記、廣東省政法委書記朱明國曾向王林下跪,據說是王林幫其化解了「仕途危機」,所謂化解,實際上是「擺平」,即「(王林)利用其在官場的關係網,助朱明國過關」。不知道朱明國究竟遭遇過什麼樣的「仕途危機」,也不知道王林有何手段居然能幫朱明國過關。

朱明國投桃報李的方式是:每逢過年和王林生日時,朱明國都會親自去蘆溪「王府」,「每次都帶著東西」;2011年,王林重病,輾轉來到廣州一家醫院就醫,正是朱明國安排的幹部病房;媒體稱朱明國曾送給王林很多黃金和一支進口勃朗寧手槍。

王林大師生前身邊圍聚著一大群信仰馬列主義的無神論者,大大小小的官員和風姿百態的明星出於各自不同目的把王林扶上「大師」的神壇,如果沒有官員為王林鳴鑼開道,沒有老闆向王林進貢,沒有歌星影星江湖名流捧場,王林豈會成為行走江湖名揚港澳的氣功「大師」?

王林大師不過是官員精心炮製出來的一個演技並不高超、遲遲不肯謝幕的蹩腳演員,也是貪婪無度的官員藉以自慰的一劑精神鴉片,王林大師在這個時刻匆匆而去,讓一眾憂心重重的官員和名流鬆了一口氣,那些熱衷於燒香拜佛算命看相祈求陞官發財的官員和名流,最終也會明白,王林大師不僅救不了他們,實際上連他自己也救不了!

──轉自《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