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鎮濤:從中共起家就不斷加持的邪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的起家史是一個集邪惡之大全的過程,毫無合法性可言。正是因為其邪惡,從其在中華神州出現以來,恐懼其被正義力量消滅的危機感如跗骨之蛆,也正是因為其恐懼,而又不願放棄對權力的絕對控制,幾十年在天地間造下的罪惡盈天。

早在其建黨初期,中共黨魁毛澤東就已經總結出一套如何挾持民眾奪權的反人類的邪術。

1926∼1927年間,毛炮製出《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鼓吹通過農村痞子暴力革命,奪取地主土地。按毛的話來說,「每到一處,先必製造恐懼」,用以裹脅原本善良的農民,讓農民手上也沾血,人為製造農民與地主的階級對立,造成農民無路可走,只能夠跟著共產黨走,最終達到「以鞏固基層政權」的目的。

早在上世紀三十年代,毅然選擇拋棄中共的紅軍創建者之一的龔楚,對中共這套邪術看得非常清楚,「中國的農民,在數千年來的文化熏陶下,大家都是愛和平、重道德、敬業樂群、樂天知命的,對於中共的激烈鬥爭政策,並不感到興趣。因此大多數的人們,都採取躲避觀望的態度。只有地方上一般游手好閑的流氓地痞,唯中共之命是聽,流氓地痞便被中共儘量的吸收到黨裡面來,不斷的加以提拔,所以,揭穿了蘇區內統治階級的面幕,完全是一群貪污腐化、卑鄙齷齪的魔鬼在狂舞。」

「製造恐懼,讓普通民眾在恐懼和緊張之中不得不跟中共站到一起」最終成為中共得心應手的治國邪術,在隨後的歷次政治運動中屢試不爽。在血的教訓中,普通中國人在心靈深處,已經自覺不自覺的被烙下了這個難以磨滅的印記:「任何人站在中共對立面,就隨時可能成為鎮壓和專政的對像」。

抗戰結束後,奪取全國政權成為中共的唯一目的。為此,一方面在宣傳上,中共不斷杜撰出類似《白毛女》這樣的煽情故事,目的是為了激起民眾的「階級仇恨」,由此掀起對國民黨統治制度的不滿,而另一方面,必須要讓農民手上沾血,把農民捆綁在內戰的戰車上。

1947年9月24日,在領導土改工作劉少奇主持下,晉綏邊區農會發表《告農民書》,其中寫道:「地主階級必須徹底打垮。……混進共產黨內的地主,混進新政權內的地主,混進八路軍的地主……不管他是甚麼樣人,……大家要拿去鬥,就可以拿去鬥。大家要怎樣懲辦,就可以怎樣懲辦。」

劉的意思很明確,打擊一部分、拉攏另一部分,人為製造仇恨,在紅色恐懼的氛圍中,大多數農民只能選擇「跟著黨走」,跟著中共去幹「中國人打中國人」的勾當。

《山西曆代紀事本末》記載:「據1948年6月22日統計,興縣8個區域290個村,打死1050人,其中有地主380人,富農382人、中農345人。貧雇農40人;自殺共863人,其中地主255人、富農285人、中農310人,貧雇農11人;被鬥爭掃地出門後凍餓而死的63人。」中共在土改中犯下的罪惡,可見一斑。

中共奪取全國政權前的血腥的土改,並未隨著中共建政而有所改變。在1950年6月全國政協大會上,許多「民主人士」主張:「只要政府頒布法令,分配土地,不要發動群眾鬥爭。」但是毛澤東堅決不同意不發動群眾,用行政命令方法把土地『恩賜』給農民的『和平土改』。劉少奇在中共八大做政治報告時解釋說:我們黨沒有採取單純依靠行政命令、「恩賜」農民土地的辦法去進行土地改革。而是經過農民自己的鬥爭,完成了這一任務。于是廣大的農民就緊緊地跟了共產黨走,牢固地掌握了鄉村的政權和武裝。中共黨魁表現出的是赤裸裸的嗜血。

前廣東省副省長楊立在《帶刺的紅玫瑰——古大存沉冤錄》一書中透露,1953年春季,廣東省西部地區的土改中有1,156人自殺。當時廣東省流行的口號是:「村村流血,戶戶鬥爭。」據估計,殺人達幾十萬。而這些被殺的人,沒有一個屬於「罪大惡極,不殺不能平民憤」的人。

在土改中殺地主不少地方就是按比例、按名額來完成任務,完全不問青紅皂白。劍橋中國史估計,中共土改殺死了200萬「地主分子」。美國學者甚至估計有多達450萬人在土改中死亡。

雖然付出如此慘烈的代價,時至今日,中國農民仍然沒有取得土地的所有權。對於中共來說,土改不過是一個噱頭,中共看重的是如何運用和掌握「階級鬥爭的藝術」,以把民眾玩弄在股掌之上。

隨後的歷次運動,中共反覆操練這套「用群眾斗群眾」、大家沾血、人人過關的捆綁邪術,以實現其長久的獨裁高壓統治。

值得一提的是,自1999年中共江澤民集團鎮壓法輪功以來,中共的這套治國邪術卻出現不再靈驗的狀況。法輪功在中共的殘酷鎮壓中出人意料的不僅沒有被打倒,反而洪傳世界,堅韌的走了過來。

在佛法真理的感召下、在億萬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講清真相的努力下,許多善良民眾最終戰勝了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中積累起來的恐懼,不僅不願與中共捆綁,而且紛紛從中共組織中脫離出來。

中共內部以江派為代表的「血債幫」為維持迫害,最後仍在極力捆綁整個政府體系為其罪惡背書。捆綁與反捆綁、維持迫害與終止迫害,成為中國問題的核心焦點。

在這場善惡較量中,每一個中國人的道德抉擇,最終成為衡量自己靈魂是否得救或沉淪的分水嶺,中共惡魔自起家以來就不斷加持和歷練的邪術也許正是為此而來。

文章來源:作者 文章僅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