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镇涛:从中共起家就不断加持的邪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的起家史是一个集邪恶之大全的过程,毫无合法性可言。正是因为其邪恶,从其在中华神州出现以来,恐惧其被正义力量消灭的危机感如跗骨之蛆,也正是因为其恐惧,而又不愿放弃对权力的绝对控制,几十年在天地间造下的罪恶盈天。

早在其建党初期,中共党魁毛泽东就已经总结出一套如何挟持民众夺权的反人类的邪术。

1926∼1927年间,毛炮制出《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鼓吹通过农村痞子暴力革命,夺取地主土地。按毛的话来说,“每到一处,先必制造恐惧”,用以裹胁原本善良的农民,让农民手上也沾血,人为制造农民与地主的阶级对立,造成农民无路可走,只能够跟着共产党走,最终达到“以巩固基层政权”的目的。

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毅然选择抛弃中共的红军创建者之一的龚楚,对中共这套邪术看得非常清楚,“中国的农民,在数千年来的文化熏陶下,大家都是爱和平、重道德、敬业乐群、乐天知命的,对于中共的激烈斗争政策,并不感到兴趣。因此大多数的人们,都采取躲避观望的态度。只有地方上一般游手好闲的流氓地痞,唯中共之命是听,流氓地痞便被中共尽量的吸收到党里面来,不断的加以提拔,所以,揭穿了苏区内统治阶级的面幕,完全是一群贪污腐化、卑鄙龌龊的魔鬼在狂舞。”

“制造恐惧,让普通民众在恐惧和紧张之中不得不跟中共站到一起”最终成为中共得心应手的治国邪术,在随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屡试不爽。在血的教训中,普通中国人在心灵深处,已经自觉不自觉的被烙下了这个难以磨灭的印记:“任何人站在中共对立面,就随时可能成为镇压和专政的对像”。

抗战结束后,夺取全国政权成为中共的唯一目的。为此,一方面在宣传上,中共不断杜撰出类似《白毛女》这样的煽情故事,目的是为了激起民众的“阶级仇恨”,由此掀起对国民党统治制度的不满,而另一方面,必须要让农民手上沾血,把农民捆绑在内战的战车上。

1947年9月24日,在领导土改工作刘少奇主持下,晋绥边区农会发表《告农民书》,其中写道:“地主阶级必须彻底打垮。……混进共产党内的地主,混进新政权内的地主,混进八路军的地主……不管他是什么样人,……大家要拿去斗,就可以拿去斗。大家要怎样惩办,就可以怎样惩办。”

刘的意思很明确,打击一部分、拉拢另一部分,人为制造仇恨,在红色恐惧的氛围中,大多数农民只能选择“跟着党走”,跟着中共去干“中国人打中国人”的勾当。

《山西历代纪事本末》记载:“据1948年6月22日统计,兴县8个区域290个村,打死1050人,其中有地主380人,富农382人、中农345人。贫雇农40人;自杀共863人,其中地主255人、富农285人、中农310人,贫雇农11人;被斗争扫地出门后冻饿而死的63人。”中共在土改中犯下的罪恶,可见一斑。

中共夺取全国政权前的血腥的土改,并未随着中共建政而有所改变。在1950年6月全国政协大会上,许多“民主人士”主张:“只要政府颁布法令,分配土地,不要发动群众斗争。”但是毛泽东坚决不同意不发动群众,用行政命令方法把土地‘恩赐’给农民的‘和平土改’。刘少奇在中共八大做政治报告时解释说:我们党没有采取单纯依靠行政命令、“恩赐”农民土地的办法去进行土地改革。而是经过农民自己的斗争,完成了这一任务。于是广大的农民就紧紧地跟了共产党走,牢固地掌握了乡村的政权和武装。中共党魁表现出的是赤裸裸的嗜血。

前广东省副省长杨立在《带刺的红玫瑰——古大存沉冤录》一书中透露,1953年春季,广东省西部地区的土改中有1,156人自杀。当时广东省流行的口号是:“村村流血,户户斗争。”据估计,杀人达几十万。而这些被杀的人,没有一个属于“罪大恶极,不杀不能平民愤”的人。

在土改中杀地主不少地方就是按比例、按名额来完成任务,完全不问青红皂白。剑桥中国史估计,中共土改杀死了200万“地主分子”。美国学者甚至估计有多达450万人在土改中死亡。

虽然付出如此惨烈的代价,时至今日,中国农民仍然没有取得土地的所有权。对于中共来说,土改不过是一个噱头,中共看重的是如何运用和掌握“阶级斗争的艺术”,以把民众玩弄在股掌之上。

随后的历次运动,中共反复操练这套“用群众斗群众”、大家沾血、人人过关的捆绑邪术,以实现其长久的独裁高压统治。

值得一提的是,自1999年中共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以来,中共的这套治国邪术却出现不再灵验的状况。法轮功在中共的残酷镇压中出人意料的不仅没有被打倒,反而洪传世界,坚韧的走了过来。

在佛法真理的感召下、在亿万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讲清真相的努力下,许多善良民众最终战胜了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中积累起来的恐惧,不仅不愿与中共捆绑,而且纷纷从中共组织中脱离出来。

中共内部以江派为代表的“血债帮”为维持迫害,最后仍在极力捆绑整个政府体系为其罪恶背书。捆绑与反捆绑、维持迫害与终止迫害,成为中国问题的核心焦点。

在这场善恶较量中,每一个中国人的道德抉择,最终成为衡量自己灵魂是否得救或沉沦的分水岭,中共恶魔自起家以来就不断加持和历练的邪术也许正是为此而来。

文章来源:作者 文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