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顛覆罪」與關閉的法治之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月15日,是大陸維權律師王全璋的41歲生日。這一天,他仍然被囚禁、失去自由。這一天,他的妻子李文足收到了令她心痛的消息:2月14日,王全璋被天津市檢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到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

李文足女士於2016年12月18日和2017年2月13日,兩次行政訴訟公安部抹黑「709」家屬。2017年1月17日,她要求天津公安局對王全璋在天津第二看守所的體檢、病例等情況申請信息公開;2017年2月13日,她向公安部進行行政復議。李文足把自己的抗爭努力看作是致丈夫的「情人節」和生日禮物。

王全璋的辯護律師余文生表示,王全璋根本不構成任何「顛覆國家政權罪」,不適於任何犯罪,當局對王全璋的起訴是違法。王全璋的代理律師程海說:「現在貫以『顛覆國家政權』,顯然是沒有事實依據,實際是對於律師的監督一種敵勢的態度,以我的看法,辦案人員按照我國的法律已經構成犯罪,構成一種徇私枉法罪」。

程海介紹說,官方在處理王全璋的案子上,表現得露骨和放肆。事實上,中共司法部門以莫須有的罪名迫害正義人士,有哪一次不露骨?又有哪一次不放肆?

高智晟律師因為替法輪功仗義直言,遭到中共的瘋狂迫害。2007年9月的一天夜晚,高智晟被綁架、毒打和電擊。當時,一個打手叫囂:「高智晟,你這幾位大爺給你準備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給你伺候了三道,大爺我就不愛囉嗦,後面還要讓你吃屎喝尿,還要拿簽子捅你的「燈」(後來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不是說共產黨用酷刑嗎,這回讓你全見識一遍。對法輪功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十二套就從法輪功那兒練過來的,實話給你說,爺我也不怕你再寫,你能活著出去的可能性沒有啦!把你弄死,讓你的屍體都找不著。」

李文足在受訪時介紹,「全璋有一次為法輪功學員辯護時,他說一句話,那個法警就打他一巴掌,問他還說不說,他還說,就又一巴掌,最後,我聽那個律師跟我講,他被搧了一百多個巴掌,一百多巴掌啊」。

今年1月18日,陳建剛律師發佈了《會見謝陽筆錄》,披露了謝陽律師在看守所裡受到的折磨。警察尹卓對謝陽這樣說:「在這裡面不是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應該是我們讓你說什麼你就說什麼。你別以為出去以後可以告狀,我告訴你,你告狀也沒有用,你這個案子是北京的案子,我們代表的是黨中央來處理你這個案子。我們即使把你弄死了,你也找不到任何證據證明是我們弄死你的。」

律師江天勇同樣因為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遭到當局羈押,多家官方媒體發佈了對其抹黑的文字和視頻。因此,江天勇的父親江良厚委託律師起訴多家媒體侵犯名譽權。2月16日,上海靜安區法院發出民事裁定書,以「主體不適合」為由,駁回了江父對「澎湃新聞」的起訴案。

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說:「我看到這個民事裁定書非常失望,唯一的一扇法治之門都被關閉了,僅存的一點點通過法律途徑的希望也破滅了,他們現在純粹就是縱容官媒抹黑江天勇。」

法治之門關了!黑白顛倒,便是中共的法治常態與現狀。為民請命的律師被羅織罪名、被失蹤、被監禁、被認罪。為他們辯護的律師甚至被剝奪會面權與閱卷權。他們的家屬被株連、被威脅,被當局作為人質逼迫律師妥協就範。在中共的高牆內,好人、善良、誠實、勇敢的人就這樣被逼得無路可走。

金變玲告訴自由亞洲電臺,據消息人士透露,警方正在四處搜尋江天勇曾經幫助過的訪民,要求他們指控江天勇利用弱勢群體反對政府、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虛假維權、欺騙訪民,還要求訪民指控江天勇拖累人權律師,導致人權律師被抓被打被抹黑。

倒打一耙至此,還有比這更無恥的嗎?!中共之所以對大陸維權律師窮追猛打,就是因為這一批人逐漸形成了敢於挑戰極權的群體,呈前仆後繼的梯隊之勢,並且得到了海內外的正義聲援。中共極度恐懼,因此使用各種手段想要扑滅這股聲浪。

今年1月,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發言,抵制「司法獨立」和「憲政民主」,引發各界抨擊。周強稱「要嚴懲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犯罪」、「堅決抵禦敵對勢力『顏色革命』」。周強的囂張之辭,再對照大陸維權律師被嚴酷迫害,都顯示出,中共內部的黑勢力在公然對抗習近平提出的「依法治國」。

自由撰稿人陳樹慶受訪時表示,真正的「顛覆國家政權罪」是剝奪了人民的選擇權,把這種人民的選擇權轉變為一黨獨裁的權利,這才是真正的「顛覆國家政權罪」。

陳光誠律師曾就江天勇事件表態說,「只要你對中共抱有希望,就是錯誤的開始,並受到中共的愚弄。」「只要中共這個集團存在,中國就不會有法律和公平正義。」

苟延殘喘的中共仍然在為禍中華。事實證明,任何對中共的幻想都會招來厄運。陰霾中的民眾不僅需要抗爭的意志,更需要清醒的選擇。堅守正義,除惡務盡。只有拋棄中共,法治之門才會真正敞開、迎接光明。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