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國婦女致丹麥首相的公開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求救無門,幾乎絕望的情況下,近日,居住在丹麥的中國法輪功學員魏再群和丈夫Jan Eckhausen給丹麥首相拉斯穆森寫了一封公開信。信中內容是魏再群向丹麥政府、媒體及各界人民呼籲並懇請他們幫助營救因修煉法輪功,在中國被非法關押的親人。同時,魏再群表達了自己對親人生命安危的急切擔憂。

全信內容如下:

尊敬的拉斯穆森首相:

您好!

我叫魏再群,我是丹麥人Jan Eckhausen的妻子,我們已結婚13年。

今天給您寫這封信,是請您及通過您,向丹麥政府、媒體和各界人民呼籲,幫助營救我在中國大陸的姐姐魏再慧、姐夫陳光忠夫婦和妹妹魏再秀。

我的姐姐、姐夫和妹妹,因為修煉法輪功,於2017年2月9日,分別被非法判刑七年、三年和七年。

我的母親因此曾被警察騷擾監控,並被抄家,備受驚嚇,精神受到嚴重打擊,一病不起,生活無法自理,醫院多次下病危通知;我姐夫家現在隻剩八十多歲的老母和年僅十二歲的外孫女無人照管。

得知以上消息,我五雷轟頂,悲痛欲絕。我遠在丹麥,因為修煉法輪功也無法回去中國幫助解救,悲憤與焦急之中,只能求助於丹麥政府和丹麥人民幫助發出營救的正義之聲,無罪釋放我的姐姐、姐夫和妹妹。

2006年下半年,我姐姐、姐夫和妹妹均因疾病纏身、為了身心健康而開始修煉法輪功。法輪功教人向善,他們學煉後身心受益。

自修煉後,姐姐原患的甲亢痊癒,手臂沒有知覺等多種疾病消失,脾氣急躁的性格也變的性情溫和,精神開朗,時刻為他人著想;妹妹曾患有苦不堪言的膝關節骨冷痛,常年需要用棉布保護,再也沒有犯過,變的無病一身輕。

她們通過自己修煉法輪功後的親身經歷,明白了法輪功是正的、是好的,與中共政權所宣傳的完全是兩回事;法輪功的美好與超常使原來就信佛為善的他們更堅定了對法輪功所講的「真、善、忍」的信念。

她們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向父老鄉親們講述法輪功的美好,自費印製了一些說明法輪功遭受迫害真相的傳單散發,讓很多善良的民眾看到了對法輪功迫害的非法性和邪惡性。

2015年5月27日下午二點左右,我姐姐魏再慧、姐夫陳光忠家被四川省成都市,天府新區公安分局華陽鎮派出所二十多名警察撬門而入,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件,非法抄家,把家裡翻了個底朝天,搶走了私人所有的法輪功書籍和法輪功真相資料,以及家中所有的現金、電腦、印表機、電子設備等私人物品,並將魏再慧、魏再秀、陳光忠非法劫持。

從2015年5月27日始,我姐姐被非法關押在雙流文星看守所,妹妹被非法關押在成都郫縣看守所,拒絕家人探望。姐夫因身體原因,被拘禁在家,他的日常生活被監視、監聽,完全失去人身自由,出門要報告。

我從丹麥多次打電話到派出所、拘留所和洗腦班多個部門詢問瞭解情況,但辦事員拒絕回答,說:「我們沒有這個服務。」

2016年7月15日,成都市雙流區法院非法庭審我姐姐、妹妹,她們都被禁止與家人接觸交談。據目擊者稱,我姐姐看上去與之前判若兩人,身體特別消瘦。她在法庭上當眾指證:在被非法關押中,她被警察酷刑逼供,被非法毆打。

2017年2月9日,姐妹二人均被非法判刑,收監時均多次做過全身檢查和抽血驗血。

依據中國現行《憲法》和《刑法》,法輪功的修煉行為屬於信仰自由範疇,應該受到法律的保護。然而,在中共掌權的中國,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對社會對他人只會有益的一種傳統修煉,卻在輿論上被中共喉舌媒體宣傳污蔑為邪教,並利用執政的權力,通過法律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非法的逮捕和審判。

更有甚者,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邪惡被國際社會調查並曝光後,依然在以國家的名義罪惡的進行著,絲毫沒有收斂。這更加使我擔心做過抽血驗血的我的親人們的生命安危。

我的至親再飽受牢獄之災之時,也曾多方尋求律師的幫助,然而,現實的慘狀不能不令人唏噓,所求律師因迫於官方壓力,無一人願意代理我的家人上訴,致使我的一家求救無門。這樣的迫害波及面之廣,使得我的家人陷入了絕境。

這種非法迫害信仰者的暴行,是違反中共在聯合國簽署的《國際人權公約》、《世界人權宣言》和《國際人權文書》的。對此,在必要的時候,我會代表我的親屬,向國際人權法庭提出訴訟。

欣聞丹麥議會就中共政府活體摘取良心犯器官的問題於2015年12月8日進行論辯後通過決議向中共政府提出調查質詢。藉此機會,特向您及您領導下的丹麥政府,以及丹麥媒體和各界人民發出呼籲:請您並通過你向您領導下的丹麥政府,向中共當局呼籲,確保我親人的生命安全,無罪釋放我的親人,還他們客觀公正的名譽。

此致

魏再群、Jan Eckhausen

2017年2月12日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