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国妇女致丹麦首相的公开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求救无门,几乎绝望的情况下,近日,居住在丹麦的中国法轮功学员魏再群和丈夫Jan Eckhausen给丹麦首相拉斯穆森写了一封公开信。信中内容是魏再群向丹麦政府、媒体及各界人民呼吁并恳请他们帮助营救因修炼法轮功,在中国被非法关押的亲人。同时,魏再群表达了自己对亲人生命安危的急切担忧。

全信内容如下:

尊敬的拉斯穆森首相:

您好!

我叫魏再群,我是丹麦人Jan Eckhausen的妻子,我们已结婚13年。

今天给您写这封信,是请您及通过您,向丹麦政府、媒体和各界人民呼吁,帮助营救我在中国大陆的姐姐魏再慧、姐夫陈光忠夫妇和妹妹魏再秀。

我的姐姐、姐夫和妹妹,因为修炼法轮功,于2017年2月9日,分别被非法判刑七年、三年和七年。

我的母亲因此曾被警察骚扰监控,并被抄家,备受惊吓,精神受到严重打击,一病不起,生活无法自理,医院多次下病危通知;我姐夫家现在只剩八十多岁的老母和年仅十二岁的外孙女无人照管。

得知以上消息,我五雷轰顶,悲痛欲绝。我远在丹麦,因为修炼法轮功也无法回去中国帮助解救,悲愤与焦急之中,只能求助于丹麦政府和丹麦人民帮助发出营救的正义之声,无罪释放我的姐姐、姐夫和妹妹。

2006年下半年,我姐姐、姐夫和妹妹均因疾病缠身、为了身心健康而开始修炼法轮功。法轮功教人向善,他们学炼后身心受益。

自修炼后,姐姐原患的甲亢痊愈,手臂没有知觉等多种疾病消失,脾气急躁的性格也变的性情温和,精神开朗,时刻为他人着想;妹妹曾患有苦不堪言的膝关节骨冷痛,常年需要用棉布保护,再也没有犯过,变的无病一身轻。

她们通过自己修炼法轮功后的亲身经历,明白了法轮功是正的、是好的,与中共政权所宣传的完全是两回事;法轮功的美好与超常使原来就信佛为善的他们更坚定了对法轮功所讲的“真、善、忍”的信念。

她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父老乡亲们讲述法轮功的美好,自费印制了一些说明法轮功遭受迫害真相的传单散发,让很多善良的民众看到了对法轮功迫害的非法性和邪恶性。

2015年5月27日下午二点左右,我姐姐魏再慧、姐夫陈光忠家被四川省成都市,天府新区公安分局华阳镇派出所二十多名警察撬门而入,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件,非法抄家,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了私人所有的法轮功书籍和法轮功真相资料,以及家中所有的现金、电脑、印表机、电子设备等私人物品,并将魏再慧、魏再秀、陈光忠非法劫持。

从2015年5月27日始,我姐姐被非法关押在双流文星看守所,妹妹被非法关押在成都郫县看守所,拒绝家人探望。姐夫因身体原因,被拘禁在家,他的日常生活被监视、监听,完全失去人身自由,出门要报告。

我从丹麦多次打电话到派出所、拘留所和洗脑班多个部门询问了解情况,但办事员拒绝回答,说:“我们没有这个服务。”

2016年7月15日,成都市双流区法院非法庭审我姐姐、妹妹,她们都被禁止与家人接触交谈。据目击者称,我姐姐看上去与之前判若两人,身体特别消瘦。她在法庭上当众指证:在被非法关押中,她被警察酷刑逼供,被非法殴打。

2017年2月9日,姐妹二人均被非法判刑,收监时均多次做过全身检查和抽血验血。

依据中国现行《宪法》和《刑法》,法轮功的修炼行为属于信仰自由范畴,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然而,在中共掌权的中国,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对社会对他人只会有益的一种传统修炼,却在舆论上被中共喉舌媒体宣传污蔑为邪教,并利用执政的权力,通过法律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非法的逮捕和审判。

更有甚者,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被国际社会调查并曝光后,依然在以国家的名义罪恶的进行着,丝毫没有收敛。这更加使我担心做过抽血验血的我的亲人们的生命安危。

我的至亲再饱受牢狱之灾之时,也曾多方寻求律师的帮助,然而,现实的惨状不能不令人唏嘘,所求律师因迫于官方压力,无一人愿意代理我的家人上诉,致使我的一家求救无门。这样的迫害波及面之广,使得我的家人陷入了绝境。

这种非法迫害信仰者的暴行,是违反中共在联合国签署的《国际人权公约》、《世界人权宣言》和《国际人权文书》的。对此,在必要的时候,我会代表我的亲属,向国际人权法庭提出诉讼。

欣闻丹麦议会就中共政府活体摘取良心犯器官的问题于2015年12月8日进行论辩后通过决议向中共政府提出调查质询。借此机会,特向您及您领导下的丹麦政府,以及丹麦媒体和各界人民发出呼吁:请您并通过你向您领导下的丹麦政府,向中共当局呼吁,确保我亲人的生命安全,无罪释放我的亲人,还他们客观公正的名誉。

此致

魏再群、Jan Eckhausen

2017年2月12日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