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女教師「惡夢」纏身 受盡百般苦怒訴責任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24日訊】河北石家莊漂亮的女教師孫濤,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慘遭中共長達18年的迫害,期間丈夫被迫與她離婚,公婆為她哭泣,父母為她擔憂。前婆婆目睹中共再次施暴於孫濤,受驚嚇而撒手人寰。孫濤之後拿起筆寫訴狀,狀告犯罪責任人江澤民。

接上文:女子被迫離家 丈夫無奈離婚

又一次噩夢

2012年,噩夢再次降臨。2月25日,孫濤準備出門,當她打開車門,剛要啟動汽車,裕華警察分局趙長慶、韓增祿、東環派出所趙立敏等十幾個警察將她綁架。韓增祿索要家門鑰匙被拒,他上來就搧了她一個耳光,然後搶走她的書包,翻出鑰匙,領著一幫人抄了她的家。

他們搶走二台電腦、二台打印機、大法書若干、人民幣3000多元,抄家的同時還偷走了孫濤的5條項鏈(價值近一萬元),扣押了她的高爾夫轎車。當天,孫濤被關在東環派出所。

在那裏,孫濤被非法關押六天,被抽血化驗、作DNA樣本,後一直被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達一年半之久。

在被關押的第一個星期,孫濤的老母親、妹妹、弟媳一同趕過來,在第一時間為她聘請了律師。保定的王永祥律師連續來八次,可是裕華分局警察就是阻擋不讓其介入,還威脅王律師。後來王律師連同北京的程海律師,把裕華分局告到了檢察院,才拿到她的卷宗。

在看守所裡,她被強制長時間做勞工,製作一種很小的絹花。人們坐在小小的塑料圓凳上,每天工作時間長達14—16小時。

因為長期得不到休息,累得很多人手指變形、變爛、骨節變形;腰、背、頸椎酸痛;女孩子不來月經。又因為長時間坐在很小的塑料圓凳子上幹活,任務重很少活動,每個人的臀部都掉了幾層皮,臀部發黑。有的累得發燒還要自己花高價輸液吃藥,帶病繼續拚命幹活。

完不成任務會有各種懲治辦法——上鐵架子、不讓睡覺、面壁罰坐、禁止買日用品、被人格侮辱、被戴手銬勞動等等,每天的伙食就是沒有一點油水的爛白菜湯加饅頭。

孫濤親眼所見,河北科技大學博士、法輪功學員李惠雲當時由於不順從幹活,一直遭受虐待。經常被換監室,至少連續五個多月遭受「上架子」酷刑折磨。經常有人聽到她的喊聲,用手銬砸鐵窗子。李博士因長期戴手銬,手銬卡出深槽,手銬裡邊用膠布纏著。有時還聽到號長扇她耳光的聲音,號長有時不給她水喝,她嗓子沙啞地大喊抗議,有的號不讓她吃飽,只給一個饅頭。

有個名叫陸小凱的(非法輪功學員,普通犯)人,完不成任務被逼得割腕自殺,看守所警察還誣陷她,說是因為自己的案件畏罪自殺。被送往醫院搶救回來後,還要罰她上鐵架子,說她違反了看守所禁止自殺的規定。

由於完不成任務、拒絕勞動,孫濤被罰長時間面壁打坐。長時間、高強度的勞動,使得她煉功恢復了健康的身體出現病狀,原來修煉前患的肝炎舊病復發,檢查顯示病情嚴重,具有傳染性。可看守所就是不放人。

狀告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

家人為孫濤請了正義律師。

在程海律師第一次和孫濤會面的時候,孫濤和他簽訂了協議,委託程海向北京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提起訴訟,狀告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對在押人員實行強制性奴役勞動、剋扣在押人員伙食費,要求高檢、高院立案偵查。

程海一身正氣,先後去了高院、高檢、公安部、中紀委等處進行申訴。十幾個調查組多次前來檢查,使得看守所上下驚慌失措,不得不做出一些姿態改善條件。

非法庭審

2012年12月7日這一天,石家莊寒氣逼人。石家莊市裕華區法院對孫濤非法開庭。

警方如臨大敵。當日石家莊市裕華區法院,院內院外、樓上樓下,布置幾十個警察和便衣。所有辦其它事的人都不得入內,說是有「大活」,法院門口附近還有很多便衣、警察和警車。

在法庭上,面對公訴人的污蔑,孫濤一一予以駁回:

「1. 天安門自焚是栽贓陷害,法輪大法禁止自殺,否則我現在就不可能站在這裡;」

「2. 所謂的『大劫難』,我們師父根本就沒有講過,反而說過『這個劫難已經不存在了』(《法輪大法義解》);」

「3. 我原來身體和精神狀態很差,有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和貧血,已經不能正常上班。修煉法輪功20天後無病一身輕,在學校工作勤奮、任勞任怨,有口皆碑;」

「4. 我與前夫離婚10年,正由於修煉了法輪大法,我仍然與原來的公婆生活在一起,對他們無微不至的照顧;孩子判給了前夫,但依然與自己生活在一起,並盡撫養義務。我修煉法輪大法沒有錯,沒有犯法。」

孫濤言畢,公訴人曹向榮的囂張氣焰立消,低下頭。隨後當律師進行辯護時,曹向榮自行退場。

律師當庭指出:修煉法輪功、傳播法輪功真相完全是合法的,在中國沒有任何現行法律定法輪功是X教,「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指控是不能成立的。孫濤的一切行為都是民事行為,根本不構成犯罪。

婆婆撒手人寰 死不瞑目

孫濤身陷囹圄,家人同樣飽受痛苦。

一想起孫濤,她的婆婆就哭,眼睛哭得視力都模糊了。這次孫濤再次被綁架、關押,婆婆心裡非常難受,身體每況愈下,躺在床上起不來,說話都十分吃力,但見人就使足勁地蹦出一句話:「孫濤什麼時候回家?」隨著眼淚就下來了,讓聽的人也跟著心酸落淚。

12月7日法院開庭那天,婆婆無法去法院,在家裡苦苦地熬著等消息,不停地問:「有結果了沒有?」

孫濤的姨婆婆堅持要到開庭現場見孫濤,孫濤的小叔子只好陪著老人來到法院。法官不讓老人進法庭,老人就坐在樓道裡難過地抹眼淚,一直不走……

這一次,孫濤被判刑一年半 ,直至2013年8月走出冤獄。

2014年年3月5日,北京「兩會」期間,孫濤在家照顧癱瘓多年的原來的婆婆。東環派出所民警李潤來領著其他四人到她的家裡騷擾。癱瘓在床的婆婆,以為他們又來抄家抓人,嚇得第二天高燒不止、病情惡化,一個月後,2014年4月18日,撒手人寰——飽受精神摧殘的老人死不瞑目。

控告江澤民

2015年5月,北京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2015年6月28日,孫濤郵寄了《刑事控告書》,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她在控告書中說:「法輪功以教人向善、道德回升和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造福社會。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功創始人的妒嫉之心及煉功人數眾多的恐懼,於1999年7月濫用手中的權力,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發起了對信仰真、善、忍法輪功學員的瘋狂迫害,億萬修心向善的民眾及其家人被捲入長達16年(註:現已18年)的浩劫之中……」

「今天我拿起法律的武器起訴江澤民,也會讓歷盡苦難、含冤離世的親人含笑於九泉!」(全文完)

(責任編輯:任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