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一弱女明辨中共兩會給訪民自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2月24日訊】我是農村長大一弱女子,我不知道每年為什麼要開兩會?我百度搜索了一下得知:兩會是中國人民行使當家作主權力的渠道。它反映了今天中國人的民主生活方式。

我也不知道開兩會要花多少錢?

再搜索,從西司胡同2005年3月12日發表《中國的「兩會」每年耗資50多億,王福霖委員坦誠地說:我們政協委員於心不安》一文得知,每年開兩會要耗資50多億。每位兩會代表的在北京會議的個人花銷,相當於兩個中國農民全年的收入的總和。

由此可見,開兩會的目的是為了民生!

讓我不解的是:開兩會花的是人民的錢,為的又是民生,那應該一切以人民為主,觀察民意,聽取民聲,這才是開兩會的最終目的。可為什麼每年的兩會,中國的官員與百姓像搞「地雷戰」一樣,把關係搞得極度緊張?官方花巨額維穩,訪民到北京要和官員躲貓貓?

每年兩會期間,總有地方政府駐北京截訪,也總有訪民受打壓。

本來,我從不信訪,很少參與信訪當中。儘管今天中紀委表示:要堅決杜絕一切「攔卡堵截」上訪群眾的錯誤做法。明天《中央政法委出臺最嚴厲關於打擊處理上訪人員的要求規定》等,看起來都是對上訪人的保護。但我沒有看見多少上訪人員的人格受到尊重,也沒看到多少上訪人員的權益受到保護。不知是中央一邊出臺相關規定,一邊又在默許地方政府打壓訪民?還是地方政府根本無視中央的號令?總之,我看訪民的隊伍越來越大,被打壓的訪民有增無減。

在此,我想坦誠與在兩會期間互相「防範」的官民說兩句:

首先,對官員說,你們當領導,就是為了引領你們所在的城市繁榮昌盛、文明和諧,百姓能安居樂業。你們千萬別在自己身上擺「官威」。當初共產黨「當官」是把自己定位為「僕人」。百姓叫你們領導表示對你們的尊重,希望你們也要把百姓當「主人」一樣尊重,只有這樣才能贏得更多的敬仰。

對上訪的人,你們要考慮是他為什麼要上訪?為什麼在您領導的地方有訪民?你能解決的,你就解決,你解決不了的,就讓他們去找可以解決問題的部門,你必須全面支持。如果你不但不支持,相反拚命阻止,只能說明您這個領導是製造訪民上訪的罪魁禍首,或者說是罪魁禍首的同夥。

當然,基層的領導不排除一些來自高層的壓力。那麼,我想問問基層的領導:高層為什麼要給您壓力?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們損人利己,作惡多端才爬上高位,他們擔心曾被他害過的人把他的惡行捅出來,影響他的名利。

作為基層的您為什麼不想想:憑什麼他們拉下的屎要你們來擦乾?

也許,基層的領導還會考慮自己政績的問題而阻訪。

但,我想知道:如果您依法執政,為維護國家的威信,為維護百姓的利益而政績受損?那這個政績算政績嗎?這是把您當奴才的制度,讓您在他們目前俯首帖耳,讓您成為利益集團的工具。請問:您的人生價值就是為了當別人的狗嗎?值得嗎?

我知道也有訪民受流氓的脅迫,受親人苦心婆口的勸說「別去添亂」。我想和基層領導說,您千萬不要別去找社會上的流氓脅迫訪民,因為現在的人根本不吃這一套。您也千萬別去找訪民的親人勸說,這樣會給訪民和親人間產生矛盾,由此對您沒有好感。我曾遇到一個領導,可能虧心事做太多,動不動找社會上的人來和反映問題的人說話,我真的用腳趾頭鄙視他。訪民只是社會最底層的弱者,比如我就是一個任由這個政權玩弄的玩偶。您願意真誠與訪民溝通就足夠了,根本無需動用其他人。

除非您是腐敗團夥培養出來的繼承人。否則,人與人之間只要以誠相待,沒有什麼溝通不了的。

同時我也真心和訪民說兩句:如果您確實是個受害者,您可以大膽去尋找維護自己權益的門路,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也是在推進社會的文明進步。但在維護權益過程中,希望不要極端,也不要把官方都定位為「惡人」,當官的有人性的也是大有人在。

最後,我希望官方給自己一點自信:只要您沒做虧心事,相信自己的能力能處理好你面對的問題。

我也希望訪民給自己一點自信:只要你不是無理取鬧,就請您堅持走自己的路!領導有能力處理的就相信他們!,沒能力處理的,您依法而行。自古以來邪不壓正!

王秀英

寫於2017年2月23日00:01

責任編輯:陳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