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十九大前哨戰已開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從去年12月起,以證監會為代表的金融監管部門率先開炮後,在近三個月中,證監、保監等金融監管高層接力打擊「資本大鱷」的發聲,被認為是代習當局傳遞出強力「整頓金融」的信號。

今年1月27日,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成為這一輪金融清洗首個落網的資本大鱷。然後2月9日,財新網在《金融風險、資本大鱷與「肖建華現象」》一文中,說了官媒應該說卻不敢的話。

首先是文章標題,就算沒有在三者之間劃上等號,也是有連結號的意味。既是現象,表示非個案或孤例,但肖建華堪為資本大鱷的代表與典型,同時「殺雞儆猴」的邊際效益最大。

其次文章這段話:「(明天系)這樣一個龐大的資金平臺,在重大項目上發揮舉足輕重的影響,但長期處於監管視野的盲區,……」說明肖建華事件要示警對像,不僅僅是其他資本大鱷。

肖建華與其操盤的明天系,能夠長期處於監管者的盲區,甚至還獲得監管層的利益輸送,不過就是其背後權力來源比監管者更高。資本大鱷假的是虎威。肖建華事件還要「敲山震虎」。

資本大鱷與大老虎的合作自然不是單一的目的。肖建華在自身獲利的同時也要為背後權力集團提供服務,可以想像,某些服務是在商業利益以外的。

避走海外多年的肖建華突然高調復出時,正是在2012年十八大權力交接之年。此後明天繫在滬深兩市捲土重來。2015年A股爆發一場股災,多個國家級部門為救災投入千億資金。

2017年又逢十九大權力洗牌之年,肖建華新年伊始就被帶走,已有觀察認為他再復出無望,然真正無望的是他背後的利益集團。

公開報導中,相當一批上市公司、地方商業銀行、證券公司、信託公司和保險公司,都可以看到明天系千絲萬縷的關係。就常識而言,明天系這萬億級資產可不是一般的靠山可以控制的。就目前足以說明的資訊,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是肖建華最大的靠山。

其實,這近十幾年發達起來的包括肖建華在內的資本大鱷,以及位居要津的金融系統官員、金融圈高層,這一批人都是資本市場剛剛起步,也就是在上海、深圳兩個主要的證券交易市場成立的1990年起,能夠與當時的政界高層關係密切,利益均霑,自然偏向當時掌權的江派集團。而這個情況,在胡溫執政時並沒有得到改善。

習近平上臺後,在金融領域的整頓,從剛開始的投鼠忌器,到現在的大張旗鼓,既可視為十九大的前哨戰,又預示著對江派利益集團的清洗,尤其是其中大到富可敵國,更大到操控國家股市、金融的江澤民、曾慶紅、劉雲山等家族。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