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韻:告訴世界–美記者獲諾獎提名的啟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日前,美國記者伊森.葛特曼被提名角逐2017年諾貝爾和平獎,因為他致力於曝光中共國營醫院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工作。葛特曼是前美國智庫研究員、獨立新聞調查記者。他長期觀察中國事務,著有《失去新中國》、《大屠殺》等作品。在過去的十多年裡,葛特曼撰寫了一系列關於法輪功受迫害的文章。從2008年開始,他對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進行獨立調查研究。

與伊森‧葛特曼的初次「相遇」,是通過閱讀其文《進入細微的電波》。那是一篇令人熱淚盈眶的報導。一位美國記者,用英語講述法輪功學員長春電視插播的傳奇,把真相帶給西方讀者。在提到插播英雄之一梁振興時,他寫道:「儘管這個人從來沒有得到過諾貝爾獎,但這位辭世的人是真實存在的。」

有千千萬萬個中國人,為了和平,獻出了自由和生命。他們的事跡,不為外界所知;他們的人生,與諾貝爾獎無緣。因此,記錄他們的故事、並將之告知世界,意義非凡。

告訴世界一個故事

1999年,當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時,葛特曼就在北京。他親眼看到,在天安門廣場上,法輪功學員被毆打。他意識到,這是當時中國最大的事件,並由此對法輪功產生了興趣。

2006年,葛特曼開始了艱苦和深入的採訪工作。在七年裡,他先後與一百多個證人面談,到訪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泰國、臺灣以及歐洲多個國家。面對中國的法輪功學員、醫生和執法人員,他認真聆聽、記錄細節。在調查過程中,葛特曼經歷了車輛被砸壞、物品被洗劫、調查員在香港遭到恐嚇等事件,但是,他頂住壓力,克服了一重又一重困難。

葛特曼曾告訴大紀元記者,法輪功學員的勇氣令他感動:「這些故事都是非凡的。……在這些事實的後面是人,是那些偉大的故事,展現的非凡勇氣的故事。」「我被這些故事所展現的勇氣所感動,特別是長春插播者。我非常感動。這就是我開始做的,記錄這些故事。」

在採訪時,他才意識到中共當局廣泛而系統地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大為震驚。之後,他展開了針對中共活摘器官的調查工作。隨著調查的深入,他的著作也不斷增添著這方面的內容。

2014年,葛特曼出版了《大屠殺》,該書收錄了他所採訪的一百多位證人的陳述。其中安華‧托蒂提供了特別的證詞--他在新疆擔任外科醫生時曾經參與活體摘取死囚器官。一份份真實的訪談錄令葛特曼感到,自己必須告訴世界一個故事。


《大屠殺》封面(大紀元)

揭露中共活摘器官

2016年6月22日,伊森‧葛特曼和另外兩位活摘獨立調查員--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聯合發佈了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最新調查報告,即《血腥的活摘器官/大屠殺:更新版》。報告顯示,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的每年約為6萬至10萬例。也就是說,在過去15年裡,在大陸,估計進行了大約150萬例器官移植手術,而這些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因此,人們有理由相信,因活摘器官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或達百萬人以上。

在最新報告發佈後,葛特曼等三位獨立調查員受邀在美國國會、倫敦和布魯塞爾的聽證會上作證。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了343號決議案,歐洲議會也通過聲明、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在這期間,一些西方主流媒體陸續刊發有關中共活摘器官的報導。至2016年底,在活摘器官一事上,中共其實已無力辯駁。

葛特曼曾經表示,當今人類最大的敵人是群體滅絕。馬克思(共產)主義的做法是:通過讓瞭解罪行的人銷聲匿跡來掩蓋罪惡。他說:「因為我曾在大陸生活過,我不相信中共官方的任何數字,那些都是編造的。」「1999年,中共安全部門發起消滅法輪功的運動。截至2001年,超過一百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進勞教所,並被迫接受以摘取器官為目的的體檢。與此同時,中國的軍隊醫院和地方醫院的移植醫院的數量迅速攀升。」

葛特曼說:「有一些界線,我們不能越過。而這(活摘器官)絕對是一條紅線。」他還特別指出,大陸醫生涉及活摘罪行,這意味著「把最受人信任的成員變成怪物,這是對社會破壞力最大的一件事」。

結語

葛特曼對中國有著特殊的感情。他深深地被法輪功問題所吸引,他說過:「法輪功代表了一種我在中國生活時並不常見的東西,代表了一個道德的中國,一個道德至上的中國,這是最重要的。當我想到的是一個沒有共產黨的中國,需要更多的道德價值。」「從法輪功學員的抗爭中,我看到了未來。圍繞在法輪功問題上的(正邪)較量對中國的未來非常重要,這可能決定中國將如何崛起。」

關於本次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葛特曼對許多支持他的機構和個人表示感謝。他特別感謝世界各地的證人的勇氣——他們冒著巨大的風險、講出真相。葛特曼說:「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說出他們的故事,保存,寫下,發表它。」

和平的故事,總是伴著血與淚。普通人的抗爭,筑就了通向和平的道路。生命的意義,在於履行真誠的承諾、捍衛正義和良知。美好的境界,源自良心的安寧,而不取決於獎狀或獎金。走過一切坎坷風雨,終會迎來最閃亮的獎盃——那是永恆的榮耀,獻給偉大的心靈。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