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韵:告诉世界–美记者获诺奖提名的启示

日前,美国记者伊森.葛特曼被提名角逐2017年诺贝尔和平奖,因为他致力于曝光中共国营医院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工作。葛特曼是前美国智库研究员、独立新闻调查记者。他长期观察中国事务,著有《失去新中国》、《大屠杀》等作品。在过去的十多年里,葛特曼撰写了一系列关于法轮功受迫害的文章。从2008年开始,他对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独立调查研究。

与伊森‧葛特曼的初次“相遇”,是通过阅读其文《进入细微的电波》。那是一篇令人热泪盈眶的报导。一位美国记者,用英语讲述法轮功学员长春电视插播的传奇,把真相带给西方读者。在提到插播英雄之一梁振兴时,他写道:“尽管这个人从来没有得到过诺贝尔奖,但这位辞世的人是真实存在的。”

有千千万万个中国人,为了和平,献出了自由和生命。他们的事迹,不为外界所知;他们的人生,与诺贝尔奖无缘。因此,记录他们的故事、并将之告知世界,意义非凡。

告诉世界一个故事

1999年,当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时,葛特曼就在北京。他亲眼看到,在天安门广场上,法轮功学员被殴打。他意识到,这是当时中国最大的事件,并由此对法轮功产生了兴趣。

2006年,葛特曼开始了艰苦和深入的采访工作。在七年里,他先后与一百多个证人面谈,到访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泰国、台湾以及欧洲多个国家。面对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医生和执法人员,他认真聆听、记录细节。在调查过程中,葛特曼经历了车辆被砸坏、物品被洗劫、调查员在香港遭到恐吓等事件,但是,他顶住压力,克服了一重又一重困难。

葛特曼曾告诉大纪元记者,法轮功学员的勇气令他感动:“这些故事都是非凡的。……在这些事实的后面是人,是那些伟大的故事,展现的非凡勇气的故事。”“我被这些故事所展现的勇气所感动,特别是长春插播者。我非常感动。这就是我开始做的,记录这些故事。”

在采访时,他才意识到中共当局广泛而系统地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大为震惊。之后,他展开了针对中共活摘器官的调查工作。随着调查的深入,他的著作也不断增添著这方面的内容。

2014年,葛特曼出版了《大屠杀》,该书收录了他所采访的一百多位证人的陈述。其中安华‧托蒂提供了特别的证词--他在新疆担任外科医生时曾经参与活体摘取死囚器官。一份份真实的访谈录令葛特曼感到,自己必须告诉世界一个故事。


《大屠杀》封面(大纪元)

揭露中共活摘器官

2016年6月22日,伊森‧葛特曼和另外两位活摘独立调查员--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联合发布了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即《血腥的活摘器官/大屠杀:更新版》。报告显示,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的每年约为6万至10万例。也就是说,在过去15年里,在大陆,估计进行了大约15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而这些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因此,人们有理由相信,因活摘器官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或达百万人以上。

在最新报告发布后,葛特曼等三位独立调查员受邀在美国国会、伦敦和布鲁塞尔的听证会上作证。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343号决议案,欧洲议会也通过声明、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在这期间,一些西方主流媒体陆续刊发有关中共活摘器官的报导。至2016年底,在活摘器官一事上,中共其实已无力辩驳。

葛特曼曾经表示,当今人类最大的敌人是群体灭绝。马克思(共产)主义的做法是:通过让了解罪行的人销声匿迹来掩盖罪恶。他说:“因为我曾在大陆生活过,我不相信中共官方的任何数字,那些都是编造的。”“1999年,中共安全部门发起消灭法轮功的运动。截至2001年,超过一百万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进劳教所,并被迫接受以摘取器官为目的的体检。与此同时,中国的军队医院和地方医院的移植医院的数量迅速攀升。”

葛特曼说:“有一些界线,我们不能越过。而这(活摘器官)绝对是一条红线。”他还特别指出,大陆医生涉及活摘罪行,这意味着“把最受人信任的成员变成怪物,这是对社会破坏力最大的一件事”。

结语

葛特曼对中国有着特殊的感情。他深深地被法轮功问题所吸引,他说过:“法轮功代表了一种我在中国生活时并不常见的东西,代表了一个道德的中国,一个道德至上的中国,这是最重要的。当我想到的是一个没有共产党的中国,需要更多的道德价值。”“从法轮功学员的抗争中,我看到了未来。围绕在法轮功问题上的(正邪)较量对中国的未来非常重要,这可能决定中国将如何崛起。”

关于本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葛特曼对许多支持他的机构和个人表示感谢。他特别感谢世界各地的证人的勇气——他们冒着巨大的风险、讲出真相。葛特曼说:“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说出他们的故事,保存,写下,发表它。”

和平的故事,总是伴着血与泪。普通人的抗争,筑就了通向和平的道路。生命的意义,在于履行真诚的承诺、捍卫正义和良知。美好的境界,源自良心的安宁,而不取决于奖状或奖金。走过一切坎坷风雨,终会迎来最闪亮的奖杯——那是永恒的荣耀,献给伟大的心灵。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