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兩會維護習核心 廢除集體領導 國家權力轉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大陸已經開兩會了,3曰3日下午政協已經開會了,俞正聲做了報告,他在做報告的時候已經提到了習核心的説法,他說「2016年是中國政壇上非常重要的一年,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確立了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也就是說他以政治局常委和政協主席的身份上來就闡述習核心在2016年的六中全會被確定,表明瞭2017年就是要確立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


圖為中共十八大中的江澤民和習近平(網絡截圖)

軍報3月2日的時候發表了一篇類似社論的東西,說要擁護核心,聼黨的話。這話表面聼起來沒有毛病,但《自由亞洲電臺》很敏銳地抓住了要點,習核心在黨中央的前面,這意味著什麽?六中全會講了習核心的説法,到今年兩會的開場白就貫穿習核心,而軍隊把核心放在了黨中央的前面。

兩會用了習核心的説法,打碎了共產黨在國家憲政體制中的權力,這是真正走出來的路。

我們從2013年三中全會的時候開始說了,國家的權力從黨中央轉移,原來是聼黨的話,按照黨要求的一切去做,一切服務於黨。現在不是了,把黨的代表,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本身全部從國家的權力中弱化。

有人說習近平獨裁,我就說是個笑話,什麽叫獨裁,什麽叫不獨裁?鄧小平當年是不是核心?是核心,核心就是獨裁。江澤民說自己是核心,那也是獨裁。爲什麽單單說習近平是獨裁呢?共產黨的獨裁從來沒有改變過,只不過經常換衣服罷了,就像一個女人穿了男人的衣服,就成爲男人了嗎?有人說,當初還有集體領導,但集體領導後面有一個鄧核心,後來的集體領導有一個江核心,集體領導都得聼核心的。什麽時候不獨裁了?有人自己不順心了,利益受到傷害了,就開始摔牌罵色子了。今天的中國社會就是這個,這叫做叢林法則,輸了的輸不起,贏了的能夠打死你。你看看城管一個個能夠打死你,吃碗麵能夠把人的腦袋砍了,有人說殺人的精神有毛病,哪個不是神經病呢?

2012年8月份,穀開來和薄熙來出事了,當時我們的節目中提到了活摘器官,和大連的兩個屍體廠,接著周永康和曾慶紅調動了整個政法委,在全中國進行反日遊行,砸日本車。很多人被共產黨灌輸的,堅稱自己的祖宗是猴子變的,黨的領導們能不把你們當成猴子耍嗎?高喊自己是愛國者,那是人的國家嗎?

結果現在2017年又來這一出,這次改砸韓國車了。


(網絡圖片)

有一個朋友貼了一個帖子我覺得挺有道理,說韓國政府要部署薩德導彈,結果佔用的那塊地是屬於樂天集團的,政府不能以愛國主義的名義把樂天的土地強行拿走,要徵得樂天集團的同意,結果樂天同意了,共產黨不幹了。老百姓和樂天幹上了,但共產黨拆老百姓房子的時候,徵求他們同意了嗎?韓國政府是尊重韓國企業,共產黨官員拆你們家房子,搶你媳婦的時候,問你了嗎?周永康睡央視女人的時候,問她們老公和兒子同意了嗎?共產黨把老百姓當成動物對待,但老百姓還都挺身而出,為強姦者的愛國主義而吶喊。

很多人在面對現實環境的時候,什麽都不信,說隻信自己,其實連自己都不信,因爲搞不清自己是誰。這是共產黨的邪惡把人摧毀了。

3月3日和4日開政協會議了,緊接著出了這麽一個消息,《中國政協副主席羅富和公開批評網路審察制度》,這是非常有趣的,因爲是在兩會開會的時候發生的,在兩會的時候,很多QQ群被絕殺了,因爲永久給刪除掉了。所有涉及到正常人的東西都給刪掉了,隻剩下猴子變的東西了。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下屬的中國網透露,中國政協副主席、民進中央第一副主席羅富和3月1日在記者會上介紹重點提案,其中一份是《關於改進和提高境外網站訪問速度的提案》。

羅富和稱,目前在中國境內訪問境外網站的速度有愈加緩慢的趨勢,這將給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和科學研究等方面造成極大的影響,需要引起高度關注,應通過增加國際網路出口寬頻及設置境外網站訪問許可權負面清單等方式提高境外網站訪問速度,滿足開放發展的需要。」


(網絡截圖)

羅富和不是共產黨人而是民主黨,封殺網路是中共高級動物的做法,因爲它們聼不得人的東西,談到人性,黨就死了。所以羅富和改了一個説法,說對社會發展和科學有阻礙,因爲社會發展需要一個正常的人的環境,封閉的環境就是動物園,高級動物園,裡面缺少人性的認知就是相互的頃軋、欺騙和扼殺。比較有趣的是,政協高官在這個時候提出這個説法,話是真的,但對共產黨而言又是幌子,可是他又敢提出來。

想想共產黨的名稱挺有意思,政治協商會議簡稱政協(正邪),海軍司令叫吳勝利(無勝利),曾經的中紀委書記是吳官正(無官正),如果沒有無官正,就沒有現在反腐的戰場了。還有一個人大委員長叫吳邦囯(無邦囯),現在共產黨國家就剩下朝鮮了,中國人的名字就是很應景。

能進政協的人都是在社會上有名望的,不一定是共產黨員,都是著名的作家,演員,和一些被稱爲精英的都可進入政協(正邪),裡面有人有鬼,完全是一種正邪的較量。有的朋友可能會說,這都不沾邊,是不沾邊,但海軍司令就叫無勝利,中紀委書記就叫無官正,人大委員長就叫無邦囯,如果沒關係,中國人起名字也不用測什麽字,那麽講究了。中國的傳統文化是整體性的,那時候中國人起名字都很關鍵的,要不然就不用什麽家譜了。共產黨的家譜出了一個吳勝利,吳官正,吳邦囯,吳姓本來就是小姓,共產黨的官出了這麽多吳。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

言歸正傳,這條新聞説明中共上層內在的分歧相當的大。

與此同時,BBC的網站登了一個視頻,記者在採訪上訪戶的時候被打了,打人的人一看也是農民。這段視頻讓我想起了當年的陳光誠,演蝙蝠俠的好萊塢演員去看陳光誠也被穿軍大衣的打了,當時爲了看守陳光誠花了很多錢,都是村裏的老鄉爲了賺錢整他。


BBC報導(網站截圖)

共產黨把中國人真的變成了高級動物,所以當任何一個人握有權力的時候,爲了自己的生存和利益,可以立刻殘害自己的同類。這是大陸共產黨框架下的相當一部分中國人的特點。以出賣,以壓制,以權力的展現,來獲得自己生存的權利和利益,以及苟且偷生的可能。只要有黨在,這東西就在。那時候,村民爲什麽敢打老外?後面給錢的說,你要不攔住他,我就拆你們家的房子。你以爲你家的房子是樂天在韓國?政府還得和他們商量,當年計畫生育,誰敢生就拆家裡的房子,牽你們家的牛,今天又鼓勵生二胎,哪天説不定,不生二胎就打死你,它們把女人當成動物,讓你生你就生,不讓你生,你就不能生,還放在報紙上去宣傳。一個個還高喊愛國主義呢。

有朋友給我留言說,濤哥,你分析得新聞非常的透徹,但是你每期節目講那麽多人生和生命的概念,有的時候覺得夠不著邊,跟不上你的思路,所以你就別談那麽多了,談談發生了什麽事情了就行。

我理解和接受朋友們的意見,但這個意見和我要表達的東西是相反的。新聞中發生的事情,薩德導彈也好,樂天集團風波也好,這些都是人中發生的事情,圍繞著人中的任何一件事情怎麽去處理,怎麽去看待,取決於這個生命境界和理解。人們對生命的理解不同,那麽同一件事情會出現不同的看法,隨著時間的推移,時間不會重複,也就是說,每發生任何一件事情都有其絕對性,而且不可能複製,這種不可複製性,對每一個人,甚至於生命所有的層面都是等同的,任何一件事情不可能是重複的,也不可能是停滯不動的。

看過我節目十年的人,從2012年王立軍出事就看過來的人,也都認同10年前的我,5年前的我,甚至半年前的我是不一樣的,其實每一個人都和以前不一樣了,當不一樣了的時候,每一個人的看法是改變的。爲什麽不一樣了?這個世間的時間是不重複的,如果時間不重複,那麽生命在其中也是不重複的,隨著時間的流逝,人的境界就應該出現變化。或更加的純淨,或更加的墮落。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在人的層面是沒有生路的,每一個人都是死路一條。在這條路上,沒人知道還剩下多長時間,但是我相信有更高的生命決定著人在一生中的所作所爲。這所作所爲其中都包含著善與惡個體的選擇。如果一個人能從自己的角度認識生命珍貴的時候,你就會知道發生的事情只不過就是一個泡影,什麽分析的精細不精細,我個人認爲就是一個泡泡。

人的境界越高,對下面的事情就分析的越清楚,有時你甚至不用特意去分析它,一層一層的因果關係就會在自己的眼前展現,根本不用去因爲,所以。

跟大家說個笑話,你也許不信,我有時分析節目的時候,說這個事情,我認爲有三條,當我這麽說的時候,我都不知道第三條是什麽,你信嗎?所以生命的概念,和北大哈佛學的完全不同,自己生命感知就知道這東西有三條,說著說著自己就出來了。

我跟大家講過,共產黨所謂現代科學的猴子理論最邪惡的就是扼殺了一個人生命的本性,然後用外來的東西進行填充,好端端的一個人說他是猴子變的,也就是猴子是一切因爲所以的來源。這個來源就是完全對自己靈性本質的侮辱,新聞也好,發生的事情也好,我認爲就是一個嚼頭,就是一個表象,就是一件衣服,衣服就是一個人的表象,顯示一個人有錢、沒錢,有品位、沒品味,衣服可以隨便買,隨便穿,但有多少人在穿衣戴帽上能夠吻合自己的生命特徵呢?有幾個人能夠這麽想呢?有多少人不會看中一個人的穿戴,而隻注重一個人的生命本身呢?衣服可以變來變去,衣服只能看到一個人的一面,邋遢的人就是邋遢,有人就是有品位。

但是現代的精英哲學也造成了你看似有品味的東西,其實是假的。就像韓國女孩子的臉,你都搞不清是真是假。爲什麽都很相似呢?因爲著名的整容師我相信不是很多,他們就像畫畫一樣,畫臉譜就那麽兩張,所以把女孩子的臉都給坑了,變成了千人一面。其實真是的高手應該根據每個人的不同特點在原有的基礎上更加完善。而不是只用一個模子,這也體現了生命的境界和對人是否負責。這也和人的生命品質有關。

中國傳統文化能夠淨化人的生命品質和境界,那麽人的眼界就會寬了,也會擁有真正的智慧而不是小聰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