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投降書」–中共逼人就範的流氓工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幾條國內和國際新聞都提到,中共政權要求某些個人或機構簽署「悔過書」、「承諾書」或「具結書」。在這些事件中,中共以人身安全、學術事務或護照等為砝碼,威逼對方妥協,以達到中共的目的。

日前,一位在美定居的福州政庇綠卡人士告訴大紀元記者,他因中國護照過期而向紐約中領館申請換新護照。中領館要求他簽署一份「具結書」,「承認自己是為了拿美國身份才辦的政治庇護,其實在中國未受過迫害,將來也不會反對中共政府」。

這位福州移民對此感到憤怒。他說,共產黨迫害了中國人,還要人簽字說沒被它迫害,是為了辦身份而欺騙美國政府,真是耍流氓耍到家了。現在好不容易逃出來了,但中共只要逮著機會,還不放過人,還要耍流氓,連換一本護照,都要被共產黨羞辱。

據報導,中領館的這一做法並非新鮮事物。有些業內人士見怪不怪,甚至稱之為「投降書」–「簽『投降書』嘛,政治庇護辦護照的人個個都要簽的」。

中共不僅威逼本國公民,也不放過外國人士。3月3日,BBC記者John Sudworth從湖南發出報導,披露了他的團隊在當地採訪時的遭遇。據Sudworth描述,採訪當日,有一大群人擋住了通往受訪者的住所的道路。這些人攻擊Sudworth一行人,並且砸碎了他們所有人的相機。Sudworth等人駕車離開村子,大約20個人追趕並包圍了他們的車子。後來,穿著制服的警察和外事部門官員到場。面對有可能發生的進一步的暴力,Sudworth被迫刪除了一些錄像鏡頭,簽署了「認罪書」,才得以離開。

Sudworth最後寫道,「在中國的議會召開前夜,許多公民,那些最需要大會代表的人,正面臨相似的虐待。儘管簽了悔過書,我不會因為嘗試採訪他們而道歉。」

3月3日,大陸律師陳建剛發出聲明,他強調:「本人沒有犯罪,本人在意志自由的時候不會配合對我的非法審訊,不會指控、配合指控、構陷其他人。任何書面的、口頭的、影視的本人認罪、自污或者構陷指控他人的言辭、視頻,絕對是我在精神不自由、被控制、被酷刑、被威脅的狀態下被逼說出來的,也都不是真實的。」

他還表示:「如果自己遭遇酷刑,並因此軟弱屈服,所說的一切言辭都是虛假的,都不能作為對任何人指控、定罪或污名的證據。」「如果我失去自由,我上了電視提到了哪位朋友的名字,請原諒我,因為那已經不是我的言語,不是我的意志,我只是個道具。請原諒我。」

這份聲明的背景是,在今年一月份,陳建剛律師曝光了謝陽律師在被關押期間遭受酷刑的細節。而3月1日起,中共黨媒安排被失蹤一百天的江天勇律師高調露面,他在「採訪」中「承認」:謝陽受酷刑是他編造的。陳建剛律師大概預見到,自己也有可能遭受類似迫害,因此提前針對「被認罪」發表聲明。

再來看去年的一則新聞。2016年8月30日,正被取保候審的北京律師張凱於微博發表聲明,稱8月初他接受媒體訪問時,指控周世鋒律師等人涉及境外勢力滲透的言論,並非其真實意願。他表示,當即撤銷所有評論,並為自己曾經因心靈的軟弱和恐懼而做出的行為懺悔,也請求709事件家屬原諒。

張凱是北京的維權律師,曾協助浙江省的基督徒維權。2015年8月,張凱及其助手被溫州警方帶走,2016年2月,張凱在電視上「認罪」。當時,美國政府譴責了中共當局強迫張凱「認罪」的行為,指出:強迫公民在電視上公開「認罪」不但違反了法制原則,也違反了中國憲法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條款。

在2015年「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之後,一些律師在審訊過程中認罪、悔罪、揭批同行。外界評論,這些非正常現象充分說明瞭中共對人性的摧殘、對良知的踐踏。

大陸著名維權律師滕彪表示,「王宇和趙威這種被迫認罪只能增加公民和國家社會對這個中共的厭惡和表現中共的野蠻。」

鐘錦化律師談到維權律師和公民「被認罪」時表示,「把人性摧毀殆盡,就以為自己成功了、勝利了?NO!這是邪惡,這是徹底的失敗!」

在中共的暴力恐怖下,「被悔過」、「被認罪」、「被轉化」,時有發生。為了壓垮反抗者的意志,為了獲取一份違心的文件,中共使用一切流氓手段,株連親屬,酷刑虐待,精神摧殘,無所不用其極。被迫害的對像往往承受生不如死的痛苦,在失去自由意志的情況下,他們簽署的「悔過書」或是「轉化書」只能說明中共的罪惡醜陋。有哪個善良的人會真心向邪惡中共「投降」、「悔過」?

因此,在中共踐踏法律、大耍流氓的情況下,所謂的「認罪」和「悔過」都是不能接受的。以極其殘忍的手段逼迫一個人說假話,企圖擊垮他的良知,將其變為中共欺騙世人的「道具」。這種非人的作法正顯示了中共的魔鬼本性。

曾在馬三家勞教所受盡酷刑的法輪功學員孫毅說:「所有被中共迫害的人,內心永遠都不會認同中共的邪惡,即使有些人被迫違心說了什麼,做了什麼,那也只是增加中共的罪惡而已。迫害只能製造更多埋葬中共的人數和力量,加快它自身的滅亡。」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