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軍方代表兩會提議透露什麼內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3月6日,軍網據軍報刊文披露,軍隊人大代表、陸軍第26集團軍某旅宣傳科科長王海龍提議:應對網上不良涉軍信息,要深挖不良信息來源。

在軍報這篇標題為《網路雖無界,涉軍信息應有界》的文章中,特別突出與舉例的不良涉軍信息,都是關於「軍改」的。換言之,這類涉軍信息以前沒有,而是在習近平啟動軍改後隨之冒出來的。

若據網際網路協會發佈的《趨勢報告》統計,涉軍微信公眾號數量的大幅增長,是在2015年以來。這年正是「脖子以上」軍改力度最大的一年。又據軍媒在內的媒體報導顯示,涉及軍改的信息也在2016年達到亂象叢生的地步。然而2016年軍改實已大勢底定。

按說軍宣口不論是封閉還是監測的程度,其實皆遠高於一般宣傳口。現在軍宣系的王海龍提議「要深挖不良信息來源」,那表示這來源或非一般網民。

既然不是普通人,那麼誰能夠以「精心準備」的不良內容,還能夠在軍宣口大肆散播而嚴重「擾亂軍心士氣」,讓官兵對軍改「缺乏信心」,甚至「向後轉」的信息源頭?

而且打擊軍改無異於打擊習近平,那麼實際情況可能來自這兩個:軍內江系的負隅頑抗,以及能夠組建網路龐大輿論引導隊伍,在網上發酵負面輿情的劉雲山文宣系統。

如果是劉雲山文宣系搞出來的,有時候還可以讓負面信息看起來頗為「正面」。例如2016年5月,「殲20」那時根本尚未服役,但央視報導空軍飛行訓練時,居然插播了「殲10」與「殲20」畫面。而立即公開否認央視這個假消息的正是空軍,沒幾個月後又見軍媒刊文怒批傳播涉軍假消息。

就像這次軍報這篇文章說的,許多信息軍委還沒有對外發佈,消息就滿天飛,說得有鼻子有眼,其實有的純粹就是無中生有、捕風捉影、造謠生事。

劉雲山的文宣繫在2016年曾遭到習近平不小的整頓,雖然如此,但劉雲山在江澤民掌權時靠迫害法輪功攀升,進而執掌中宣部,掌控宣傳機器超過十年。這十年的時間與資源都是現成的,所以這幾年劉雲山才能不斷以此攪局。

如今進入2017年的博弈,除了以往的「高級黑」、「低級紅」,也許劉雲山還會在此系統醞釀更大的殺傷力來「擾亂軍心」。這或許是軍方代表提議要深挖不良涉軍信息來源的內情之一。其中一個佐證是,這篇兩會期間公開報導的文章,居然在局部地區遭到刪除,就像2014年兩會王岐山批評吉林省委書記王儒林的言論被刪除一樣。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