遒真言實:鉅資維穩–暴力維護極權專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本文談,中共黨國混賬財政支出一個重大問題:鉅資維穩。——維穩,核心是暴力維護極權專制——中共反動政權的穩定。這是中共施政壓倒一切的重中之重。

一、舉世震驚:中共黨國維穩開支巨大


中共中華論壇2011年—07

—21刊文《中國維穩經費已超過軍費——內憂大於外患?》寫道:「近日,《財經》雜誌刊登《公共安全賬單》一文,披露了中國式維穩的一些經費現狀:據財政預算,2011年中國公共安全支出預算數為6244.21億元,略高於國防支出預算的6011.56億元。有媒體指出,這是中國的公共安全預算首次超過國防預算。」

由此看來,中共黨國維穩開銷巨大,確是鐵的事實。

二、中共官方與毛左大忽悠

對此,黨國財政部有關人士予以駁斥:該項支出為公共安全支出,外媒系偷換概念。該人士解釋:「公共安全支出,涵蓋了公共衛生、公共交通、建筑安全等諸多領域,不能將其稱為維穩費。比如,加強基層監管部門食品檢驗檢測能力建設,促進保障食品安全所涉及的投入,也都計算在此項目中。外媒系故意混淆概念,故意炒作。」,他說,「除美國、法國以外,全世界大多數國家的公共安全支出,都超過軍費開支。因此,中國公共安全支出略超過軍費是正常現象。」(來源:2012年03月07日07:41南方報業網王海艷)

《美國:世界第一維穩大國》(百度貼吧2014-01-13)寫道:「最近幾年從國外的媒體再到國內的輿論炒作中國的維穩費用「太高」,甚至超過國防預算。其實所謂的維穩費用是公共安全支出,全世界大多數國家的公共安全支出,都超過軍費開支。1)總費用是美國(3290億)中國(1105億)……」

這篇網文與黨國財政部的說辭相呼應,在中國網壇上廣泛流傳,引起了線民激辯。一些跟貼追問:「數據出處在哪裏?請出示,以便查對。」未見作者回應。

盡人皆知,中國共產黨以造謠說謊欺騙宣傳著稱於世。財政部的解釋與《美國:世界第一維穩大國》的資料真實嗎?只能說,完全是欺世愚民的大忽悠。——理由何在?

三、中共黨國「維穩」的主要內容及方式與地球上大多數國家大不同

世界各國都重視「公共安全」,2001年「9.11事件」後都進一步加大了「公共安全支出」。這是維護社會穩定的必需。中國維穩經費開支是否正常?關鍵在於維穩的內容及方式(暴力維穩)。不比不知道,一比全明瞭:中共黨國實在太離譜太黑惡!

(一)網路長城—網警網特—五毛黨

網路防火牆(Firewall),也稱防護牆,是由Check Point創立者Gil Shwed於1993年發明並引入國際網際網路(US5606668(A)1993-12-15)。這是一種隔離技術:依照特定的規則,允許或是限制傳輸的資訊通過。也就是說,它是一種位於內部網路與外部網路之間的網路安全防護系統。

中共黨國引進這一技術後,構筑了一道包括全中國的網路長城,閉關鎖國,將一切對共產黨不利的資訊統統堵在國界之外,從而形成了極其嚴厲的言論監控。

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網路逐漸成為人們用來交流、獲取資訊的重要工具,但同時網路犯罪也隨之而興起。于是,網路警察應運而生。

由於網路犯罪的特殊性,網路警察既要擁有電腦相關專業技能,又要具備一定的網路案件辦理經驗。其主要職責是:(1)檢查電腦資訊系統安全保護工作;(2)管理電腦病毒和其他有害資料的防治工作;(3)監督、檢查電腦資訊系統安全專用產品銷售活動;(4)查處危害電腦資訊系統安全的違法犯罪案件。

中共黨國的網警網特與眾不同,其最重要的任務是:檢索揭露社會弊端歷史真相批判共產黨的資訊,打擊自由民主派知識份子。

五毛黨是中共黨國的特殊產物。

五毛,原稱中共「官方網路閱評員」。這個名詞最早出現南京大學官網BBS上。南京大學校方指令學生會幹部及一部分親共愛黨學生為「網評員」,「納入學校勤工助學體系,根據每月的考評結果發給適當的勤工助學補助」。

網路閱評員是一個真實存在的龐大的從業者群體,受雇於各地中共宣傳部門,以各種身份出現在網路上,佯裝普通線民,按照中共宣傳部門的指令發表官方意見,用來影響和引導輿論。

《環球時報》英文版記者,對「五毛黨」進行過較為全面的報導。報導中說,一份官方檔透露,幾年前長沙市委外宣辦選聘網評員,底薪600元,每發一帖給五毛錢。這就是「五毛黨」的來歷。

無疑,閉關鎖國的網路長城以及中共用公帑豢養的網警網特和五毛黨,是一筆巨大的財政支出,同時彰顯了前所未有的「言論禁錮」。這是背離歷史大潮倒行逆施的維穩。

(二)同樣「倒行逆施的維穩」表現在耗費鉅資監視迫害政治異見人士、宗教領袖、維權律師、上訪冤民上

中共政府派人監視軟禁國民,此等法西斯惡行在中國各地普遍存在。舉一例——

名揚海內外的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


陳光誠一家的照片

21世紀初,陳光誠事件轟動世界。2011年1月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在專題演講中提到:「只要中國還在對博客作者進行審查,監禁維權人士;只要律師和維護法律尊嚴的人士僅僅因為替質疑政府立場的客戶辯護而被投入監獄;只要像陳光誠這樣的人士在獲釋後依然遭受迫害,美國就會繼續直言不諱,對中國施加壓力。」

陳光誠,山東省沂南縣雙堠鎮東師古村農民,年幼時因病導致雙眼失明。1997年當地政府開始實行﹝兩田制﹞變相每年多收240元稅款。1998年在校的陳光誠得知,明文規定不允許實行﹝兩田制﹞,遂上訪北京,結果終止了﹝兩田制﹞。陳光誠由此走上了維權路。

原來學醫的陳光誠,自學法律,成了一名深受農民歡迎的法律專家。他痛恨一切損害農民權益的人,為窮人打官司從來不收取一分錢,有一副打抱不平的俠義心腸。瞎子竟然成了維權楷模!他的大膽和執著感動了世界。

2002年3月,美國《新聞週刊》(NEWSWEEK)雜誌的封面,刊登了陳光誠的照片。

《中國社會導刊》2002年第9期發文熱情稱讚:「要讓每位殘疾人眼前都有一盞法律的燈」,鐵定了心的陳光誠說,「哪怕用我一生點燃」。

《中國青年報》2004年12月29日介紹了陳光誠為農民維權的故事。村委會賬目長年不公開,陳光誠聯合村民寫信請求罷免村委會、改組黨支部,竟引來謾罵和恐嚇。陳光誠多次撥通「110」並給派出所送去證據,但都石沉大海。陳光誠向縣法院寄出起訴書狀告公安部門不作為,起訴書卻落到縣公安局手裡。陳光誠又決定對縣法院提起訴訟,並要求縣人大、縣檢察院和上級法院對縣法院影響公民訴權的做法進行監督和處罰……

因而陳光誠得罪了當地官員,這些官員誣陷他反黨、要造反,當地維穩機構居然如臨大敵,對一個盲人採取文革手段大肆迫害,並株連家人。

2003年12月10日,據京華時報報導,山東盲人陳光誠狀告北京地鐵運營公司一案在西城區法院開庭審理。陳光誠為全國盲人維權勝訴。

2004年底臨沂市開展暴力計生工作,次年3月開始臨沂市三區九縣開展大規模暴力計生運動,抓人、打人、關人、強制結紮、強制墮胎、辦學習班、收學習費。


觸目驚心的﹝暴力計生﹞標語:「打出來!墮出來!流出來!就是不能生下來!」

2005年4月陳光誠、袁偉靜夫婦開始調查試圖通過法律管道,來維護受害者權益,並於6月在公民維權網發佈﹝暴力計生﹞報告,在網際網路引起極大迴響並受國際關注。

2005年8月陳光誠夫婦被監視居住。9月6日下午,陳光誠在北京朋友家中被自稱是山東省公安人員的六人帶走。9月7日晚8點,陳光誠回到家中,被限制自由。次年3月陳再次被強行帶走,失蹤3個月後家人才得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被起訴,判刑4年零三個月。2010年9月9日,陳光誠出獄。

從2005年8月至2012年5月陳光誠攜妻兒赴美國前,陳光誠家人一直遭受山東省沂南縣政府極其嚴格的暴力監視——

歹徒們如何暴力監視陳光誠家人?

東師古村陳光誠家院周圍是一個監視點,村外還有兩個監視點:一個在小橋旁,一個在東師古村至205國道的路口。三個監視點有五六十人常年看守24小時全天候監視。

李源《陳光誠被嚴密監禁詳情:幾乎天天有人被打》(2013年2月28日人人網)一文寫道:

村內設有監視陳光誠指揮中心,直屬山東省委調遣。村內設有監視每一家戶探頭。如有外(村)來人員,包括本村村民的親戚等進入某戶,會有人去探望,目的主要是探密,並提醒本戶若向外提供陳光誠任何訊息,須主動自首,接受刑罰。

據瞭解,陳光誠女兒上學由派出所接送,他的母親外出由三個人賠護,陳光誠夫妻二人禁止外出。陳光誠的親戚、朋友,禁止會見別人,包括本村村民。

近期全國各地維權人士探望陳光誠行動比外界報導的規模更大,外界只能看到主要維權人士的行蹤報導,還有訪民幾次群體性探望也引起廣泛關注。事實上,全國各地的維權人士、關注殘疾人的良心人士等,不斷到臨沂東師古村,去人被打國內也不報導,他們很多可能不知道現實的嚴峻程度。有一位單獨行動的人士僥倖進村並瞭解到一些情況,他說,這個村近期幾乎每天有人進去,命運都相同:被打。因為這些多是個人行動,男女都有,到底這些人是否有被打死拋屍的,或許以後才能搞清楚。

(三)同樣「倒行逆施的維穩」表現在耗費鉅資創建的信訪制度上

信訪制度是中共黨國的特產。它是指公民個人或群體以書信、電子郵件、走訪、電話、傳真等參與形式與國家的政黨、政府、社團、人大、司法、政協、社區、企事業單位負責信訪工作的機構或人員接觸,以反映情況,表達自身意見,籲請解決問題,有關信訪工作機構或人員採用一定的方式進行處理的一種制度。

中共高調宣揚信訪制度的優越性:信訪制度我國國情的具體體現之一,人民群眾通過信訪管道來反映自己的要求和意見,是法律所賦予權利,也是人民意志的表達,同時信訪制度體現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下的民主。

這是厚顏無恥的自我貼金。

自由民主制度從來沒有「信訪」之說。那麼,民間糾紛怎麼解決呢?其一,憲政民主國家基層是公民自治社會,各個群體都有自己的社群組織,完全可以消解一般矛盾;其二,憲政民主國家都是法治國家,所有觸犯法律的事件都通過法院解決。

其實,信訪制度,客觀上生動地證明了:中共黨國國民根本沒有當家作主,沒有公民自治的基層民主;中共黨國也根本不是一個法制國家,仍然是權大於法黨大於法的極端黑暗的人治社會。

在極端黑暗的人治社會裏,受壓迫受剝削的草民們只有禱告蒼天,祈求從天上掉下來一個為民作主的包青天!可是,由於制度暗無天日,這種概率難有百萬分之一!

在中共黨國,一黨獨裁遍地是災!肥頭大耳養尊處優頤指氣使的官僚們,官官相護是常態,誰關心草民的疾苦?升斗小民,斗膽上訪,到頭來往往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而且,往往招致變本加厲的報復迫害!——陳光誠就是一個活例。可是,億萬草民中,有幾個有能耐的陳光誠!——怎麼辦?如果不造反,只有兩條路:要麼忍氣吞聲苟延殘喘,要麼繼續上訪。

是以,人治社會造就了嚴重的社會不公!

是以,嚴重不公的人治社會造就了一支數十萬人的上訪大軍!

是以,數十萬人上訪冤民成了備受屈辱的群體!

(四)同樣「倒行逆施的維穩」表現在耗費鉅資官方組織的野蠻截訪上

(五)同樣「倒行逆施的維穩」表現在耗費鉅資創設的黑監獄上

(六)同樣「倒行逆施的維穩」表現在耗費鉅資打壓群體事件上

(七)同樣「倒行逆施的維穩」更表現在耗費鉅資鎮壓「法輪功」上

(八)同樣「倒行逆施的維穩」尤其表現在耗費鉅資(1989年)屠殺請願群眾上!

四、中共黨國「維穩」與自由民主國家「維護公共安全」的本質差別

不言而喻,中共黨國耗費鉅資維穩,實質就是維護中國共產黨的反動極權統治!就是瘋狂地踐踏人權,殘酷地鎮壓人民!就是使用暴力將全中國人民馴化成牛馬——隻許流血流汗服勞役任罵任打,不許不滿不許發聲更不許反抗!

這哪裏是「維護公共安全」?——文明現代,就是死,有幾個人情願當牛作馬?

需要指出,中共黨國耗費鉅資暴力維穩的罪魁禍首是萬惡的毛澤東!最血腥的維穩慘案都發生在萬惡的毛澤東時代!

必須指出,中共黨國暴力維穩耗費的鉅資都是公帑——中國百姓的血汗!——受欺壓受奴役受虐待還要被抽血!

五、中共黨國長期社會動盪都是中共自己製造

筆者少時,與千千萬萬同代人一樣,無比崇拜毛澤東熱愛共產黨熱愛社會主義,之所以立場動搖信仰改變、轉身而成堅定的批毛批共人士,完全是客觀事實使然——毛澤東共產黨自己造成。無數血淋林的罪惡驚醒了我們!比較鑒別使我們理性地認清了善惡。

一頭肥重的野獸壓在廋骨嶙峋的奴隸身上作威作福拉屎拉尿揮鞭舞刀,這個政治經濟體怎麼能穩定?

上億受迫害的人們反毛反共自然而然。

雖未直接遭受迫害但瞭解了真相明白了真理的人們反毛反共亦自然而然。

顯然,中共黨國耗費大量公帑暴力維穩,是重大的財政——經濟問題,更是重大的政治問題。本文主要談中共黨國的財政。政治問題另有專題論證。

這是中共黨國財政——刮民財政——的第十七宗罪惡!

不言而喻,中共黨國對中國人民的剝削掠奪嚴酷至極!

一個國家執政黨如此殘忍剝削掠奪自己貧窮的國民,是可忍孰不可忍!

中共一貫大力宣揚愛國主義,如此暗無天日的國家,叫中國人民怎麼愛?怎麼能愛?怎麼會愛?

──轉自《公民議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