遒真言实:钜资维稳–暴力维护极权专制

本文谈,中共党国混账财政支出一个重大问题:钜资维稳。——维稳,核心是暴力维护极权专制——中共反动政权的稳定。这是中共施政压倒一切的重中之重。

一、举世震惊:中共党国维稳开支巨大


中共中华论坛2011年—07

—21刊文《中国维稳经费已超过军费——内忧大于外患?》写道:“近日,《财经》杂志刊登《公共安全账单》一文,披露了中国式维稳的一些经费现状:据财政预算,2011年中国公共安全支出预算数为6244.21亿元,略高于国防支出预算的6011.56亿元。有媒体指出,这是中国的公共安全预算首次超过国防预算。”

由此看来,中共党国维稳开销巨大,确是铁的事实。

二、中共官方与毛左大忽悠

对此,党国财政部有关人士予以驳斥:该项支出为公共安全支出,外媒系偷换概念。该人士解释:“公共安全支出,涵盖了公共卫生、公共交通、建筑安全等诸多领域,不能将其称为维稳费。比如,加强基层监管部门食品检验检测能力建设,促进保障食品安全所涉及的投入,也都计算在此项目中。外媒系故意混淆概念,故意炒作。”,他说,“除美国、法国以外,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公共安全支出,都超过军费开支。因此,中国公共安全支出略超过军费是正常现象。”(来源:2012年03月07日07:41南方报业网王海艳)

《美国:世界第一维稳大国》(百度贴吧2014-01-13)写道:“最近几年从国外的媒体再到国内的舆论炒作中国的维稳费用“太高”,甚至超过国防预算。其实所谓的维稳费用是公共安全支出,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公共安全支出,都超过军费开支。1)总费用是美国(3290亿)中国(1105亿)……”

这篇网文与党国财政部的说辞相呼应,在中国网坛上广泛流传,引起了线民激辩。一些跟贴追问:“数据出处在哪里?请出示,以便查对。”未见作者回应。

尽人皆知,中国共产党以造谣说谎欺骗宣传著称于世。财政部的解释与《美国:世界第一维稳大国》的资料真实吗?只能说,完全是欺世愚民的大忽悠。——理由何在?

三、中共党国“维稳”的主要内容及方式与地球上大多数国家大不同

世界各国都重视“公共安全”,2001年“9.11事件”后都进一步加大了“公共安全支出”。这是维护社会稳定的必需。中国维稳经费开支是否正常?关键在于维稳的内容及方式(暴力维稳)。不比不知道,一比全明了:中共党国实在太离谱太黑恶!

(一)网路长城—网警网特—五毛党

网路防火墙(Firewall),也称防护墙,是由Check Point创立者Gil Shwed于1993年发明并引入国际网际网路(US5606668(A)1993-12-15)。这是一种隔离技术:依照特定的规则,允许或是限制传输的资讯通过。也就是说,它是一种位于内部网路与外部网路之间的网路安全防护系统。

中共党国引进这一技术后,构筑了一道包括全中国的网路长城,闭关锁国,将一切对共产党不利的资讯统统堵在国界之外,从而形成了极其严厉的言论监控。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网路逐渐成为人们用来交流、获取资讯的重要工具,但同时网路犯罪也随之而兴起。于是,网路警察应运而生。

由于网路犯罪的特殊性,网路警察既要拥有电脑相关专业技能,又要具备一定的网路案件办理经验。其主要职责是:(1)检查电脑资讯系统安全保护工作;(2)管理电脑病毒和其他有害资料的防治工作;(3)监督、检查电脑资讯系统安全专用产品销售活动;(4)查处危害电脑资讯系统安全的违法犯罪案件。

中共党国的网警网特与众不同,其最重要的任务是:检索揭露社会弊端历史真相批判共产党的资讯,打击自由民主派知识份子。

五毛党是中共党国的特殊产物。

五毛,原称中共“官方网路阅评员”。这个名词最早出现南京大学官网BBS上。南京大学校方指令学生会干部及一部分亲共爱党学生为“网评员”,“纳入学校勤工助学体系,根据每月的考评结果发给适当的勤工助学补助”。

网路阅评员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庞大的从业者群体,受雇于各地中共宣传部门,以各种身份出现在网路上,佯装普通线民,按照中共宣传部门的指令发表官方意见,用来影响和引导舆论。

《环球时报》英文版记者,对“五毛党”进行过较为全面的报导。报导中说,一份官方档透露,几年前长沙市委外宣办选聘网评员,底薪600元,每发一帖给五毛钱。这就是“五毛党”的来历。

无疑,闭关锁国的网路长城以及中共用公帑豢养的网警网特和五毛党,是一笔巨大的财政支出,同时彰显了前所未有的“言论禁锢”。这是背离历史大潮倒行逆施的维稳。

(二)同样“倒行逆施的维稳”表现在耗费钜资监视迫害政治异见人士、宗教领袖、维权律师、上访冤民上

中共政府派人监视软禁国民,此等法西斯恶行在中国各地普遍存在。举一例——

名扬海内外的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陈光诚一家的照片

21世纪初,陈光诚事件轰动世界。2011年1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专题演讲中提到:“只要中国还在对博客作者进行审查,监禁维权人士;只要律师和维护法律尊严的人士仅仅因为替质疑政府立场的客户辩护而被投入监狱;只要像陈光诚这样的人士在获释后依然遭受迫害,美国就会继续直言不讳,对中国施加压力。”

陈光诚,山东省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农民,年幼时因病导致双眼失明。1997年当地政府开始实行﹝两田制﹞变相每年多收240元税款。1998年在校的陈光诚得知,明文规定不允许实行﹝两田制﹞,遂上访北京,结果终止了﹝两田制﹞。陈光诚由此走上了维权路。

原来学医的陈光诚,自学法律,成了一名深受农民欢迎的法律专家。他痛恨一切损害农民权益的人,为穷人打官司从来不收取一分钱,有一副打抱不平的侠义心肠。瞎子竟然成了维权楷模!他的大胆和执著感动了世界。

2002年3月,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杂志的封面,刊登了陈光诚的照片。

《中国社会导刊》2002年第9期发文热情称赞:“要让每位残疾人眼前都有一盏法律的灯”,铁定了心的陈光诚说,“哪怕用我一生点燃”。

《中国青年报》2004年12月29日介绍了陈光诚为农民维权的故事。村委会账目长年不公开,陈光诚联合村民写信请求罢免村委会、改组党支部,竟引来谩骂和恐吓。陈光诚多次拨通“110”并给派出所送去证据,但都石沉大海。陈光诚向县法院寄出起诉书状告公安部门不作为,起诉书却落到县公安局手里。陈光诚又决定对县法院提起诉讼,并要求县人大、县检察院和上级法院对县法院影响公民诉权的做法进行监督和处罚……

因而陈光诚得罪了当地官员,这些官员诬陷他反党、要造反,当地维稳机构居然如临大敌,对一个盲人采取文革手段大肆迫害,并株连家人。

2003年12月10日,据京华时报报导,山东盲人陈光诚状告北京地铁运营公司一案在西城区法院开庭审理。陈光诚为全国盲人维权胜诉。

2004年底临沂市开展暴力计生工作,次年3月开始临沂市三区九县开展大规模暴力计生运动,抓人、打人、关人、强制结扎、强制堕胎、办学习班、收学习费。


触目惊心的﹝暴力计生﹞标语:“打出来!堕出来!流出来!就是不能生下来!”

2005年4月陈光诚、袁伟静夫妇开始调查试图通过法律管道,来维护受害者权益,并于6月在公民维权网发布﹝暴力计生﹞报告,在网际网路引起极大回响并受国际关注。

2005年8月陈光诚夫妇被监视居住。9月6日下午,陈光诚在北京朋友家中被自称是山东省公安人员的六人带走。9月7日晚8点,陈光诚回到家中,被限制自由。次年3月陈再次被强行带走,失踪3个月后家人才得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被起诉,判刑4年零三个月。2010年9月9日,陈光诚出狱。

从2005年8月至2012年5月陈光诚携妻儿赴美国前,陈光诚家人一直遭受山东省沂南县政府极其严格的暴力监视——

歹徒们如何暴力监视陈光诚家人?

东师古村陈光诚家院周围是一个监视点,村外还有两个监视点:一个在小桥旁,一个在东师古村至205国道的路口。三个监视点有五六十人常年看守24小时全天候监视。

李源《陈光诚被严密监禁详情:几乎天天有人被打》(2013年2月28日人人网)一文写道:

村内设有监视陈光诚指挥中心,直属山东省委调遣。村内设有监视每一家户探头。如有外(村)来人员,包括本村村民的亲戚等进入某户,会有人去探望,目的主要是探密,并提醒本户若向外提供陈光诚任何讯息,须主动自首,接受刑罚。

据了解,陈光诚女儿上学由派出所接送,他的母亲外出由三个人赔护,陈光诚夫妻二人禁止外出。陈光诚的亲戚、朋友,禁止会见别人,包括本村村民。

近期全国各地维权人士探望陈光诚行动比外界报导的规模更大,外界只能看到主要维权人士的行踪报导,还有访民几次群体性探望也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全国各地的维权人士、关注残疾人的良心人士等,不断到临沂东师古村,去人被打国内也不报导,他们很多可能不知道现实的严峻程度。有一位单独行动的人士侥幸进村并了解到一些情况,他说,这个村近期几乎每天有人进去,命运都相同:被打。因为这些多是个人行动,男女都有,到底这些人是否有被打死抛尸的,或许以后才能搞清楚。

(三)同样“倒行逆施的维稳”表现在耗费钜资创建的信访制度上

信访制度是中共党国的特产。它是指公民个人或群体以书信、电子邮件、走访、电话、传真等参与形式与国家的政党、政府、社团、人大、司法、政协、社区、企事业单位负责信访工作的机构或人员接触,以反映情况,表达自身意见,吁请解决问题,有关信访工作机构或人员采用一定的方式进行处理的一种制度。

中共高调宣扬信访制度的优越性:信访制度我国国情的具体体现之一,人民群众通过信访管道来反映自己的要求和意见,是法律所赋予权利,也是人民意志的表达,同时信访制度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的民主。

这是厚颜无耻的自我贴金。

自由民主制度从来没有“信访”之说。那么,民间纠纷怎么解决呢?其一,宪政民主国家基层是公民自治社会,各个群体都有自己的社群组织,完全可以消解一般矛盾;其二,宪政民主国家都是法治国家,所有触犯法律的事件都通过法院解决。

其实,信访制度,客观上生动地证明了:中共党国国民根本没有当家作主,没有公民自治的基层民主;中共党国也根本不是一个法制国家,仍然是权大于法党大于法的极端黑暗的人治社会。

在极端黑暗的人治社会里,受压迫受剥削的草民们只有祷告苍天,祈求从天上掉下来一个为民作主的包青天!可是,由于制度暗无天日,这种概率难有百万分之一!

在中共党国,一党独裁遍地是灾!肥头大耳养尊处优颐指气使的官僚们,官官相护是常态,谁关心草民的疾苦?升斗小民,斗胆上访,到头来往往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且,往往招致变本加厉的报复迫害!——陈光诚就是一个活例。可是,亿万草民中,有几个有能耐的陈光诚!——怎么办?如果不造反,只有两条路:要么忍气吞声苟延残喘,要么继续上访。

是以,人治社会造就了严重的社会不公!

是以,严重不公的人治社会造就了一支数十万人的上访大军!

是以,数十万人上访冤民成了备受屈辱的群体!

(四)同样“倒行逆施的维稳”表现在耗费钜资官方组织的野蛮截访上

(五)同样“倒行逆施的维稳”表现在耗费钜资创设的黑监狱上

(六)同样“倒行逆施的维稳”表现在耗费钜资打压群体事件上

(七)同样“倒行逆施的维稳”更表现在耗费钜资镇压“法轮功”上

(八)同样“倒行逆施的维稳”尤其表现在耗费钜资(1989年)屠杀请愿群众上!

四、中共党国“维稳”与自由民主国家“维护公共安全”的本质差别

不言而喻,中共党国耗费钜资维稳,实质就是维护中国共产党的反动极权统治!就是疯狂地践踏人权,残酷地镇压人民!就是使用暴力将全中国人民驯化成牛马——只许流血流汗服劳役任骂任打,不许不满不许发声更不许反抗!

这哪里是“维护公共安全”?——文明现代,就是死,有几个人情愿当牛作马?

需要指出,中共党国耗费钜资暴力维稳的罪魁祸首是万恶的毛泽东!最血腥的维稳惨案都发生在万恶的毛泽东时代!

必须指出,中共党国暴力维稳耗费的钜资都是公帑——中国百姓的血汗!——受欺压受奴役受虐待还要被抽血!

五、中共党国长期社会动荡都是中共自己制造

笔者少时,与千千万万同代人一样,无比崇拜毛泽东热爱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之所以立场动摇信仰改变、转身而成坚定的批毛批共人士,完全是客观事实使然——毛泽东共产党自己造成。无数血淋林的罪恶惊醒了我们!比较鉴别使我们理性地认清了善恶。

一头肥重的野兽压在廋骨嶙峋的奴隶身上作威作福拉屎拉尿挥鞭舞刀,这个政治经济体怎么能稳定?

上亿受迫害的人们反毛反共自然而然。

虽未直接遭受迫害但了解了真相明白了真理的人们反毛反共亦自然而然。

显然,中共党国耗费大量公帑暴力维稳,是重大的财政——经济问题,更是重大的政治问题。本文主要谈中共党国的财政。政治问题另有专题论证。

这是中共党国财政——刮民财政——的第十七宗罪恶!

不言而喻,中共党国对中国人民的剥削掠夺严酷至极!

一个国家执政党如此残忍剥削掠夺自己贫穷的国民,是可忍孰不可忍!

中共一贯大力宣扬爱国主义,如此暗无天日的国家,叫中国人民怎么爱?怎么能爱?怎么会爱?

──转自《公民议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