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派19工作組進駐中央單位 政法系宣傳口被指「重災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3月22日訊】近日有港媒披露,中共中央政治局以協助單位紀委部門開展反腐工作和督察換屆工作為名,對19個中央級別的單位派駐了工作組。在這19個單位中,政法系統和宣傳系統被指是「重災區」,中共黨校、社科院等宣傳機構被指一切以名和錢為基準。

政治局向19個中央單位派駐工作組監督換屆

香港《動向》雜誌3月號披露,今年3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宣佈派遣蹲點工作組進駐19個中央單位監督換屆。

在這19個被責令「反腐補課」的單位中,政法系統被指在近十多年以來,領導班子、隊伍建設和素質一直是重病災區,有近300名廳級官員下臺。

其中,中共最高法院被指出的問題包括:領導班子「軟、散、疲」;選人用人不規範、審核不嚴謹;濫發津貼、補貼,擅自提高福利標準;公款旅遊觀光;清理覆核積壓案件遲緩。

最高檢察院被指出的問題包括:領導班子「軟、散、疲」;幹部違規兼職情況嚴重;三清工作進展停滯,內部反應強烈;鋪張浪費,新晉人員的生活作風、工作作風問題突出,影響很壞。

宣傳新聞系統則被指事實上已淪為腐敗、錢權、色權交易平臺,是「不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的重災區」。

中共中央黨校、社科院、行政學院和工程學院被指偏離專業、政務,在課堂、論壇、網站等陣地管控乏力,一切以「名」和「錢」為基準。其存在的問題包括:領導班子的組織性薄弱,對形勢變化的掌握、判斷、分析出現較大分歧和問題,搞派性影響領導工作展開等等。

眾所周知,政法系統過去是周永康的王國,該系統中的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的掌門人周強和曹建明,與宣傳系統的歷代掌門人曾慶紅、李長春、劉雲山都是江澤民派系的重要黨羽。因此,有輿論認為,北京當局要真想徹底解決政法系統和宣傳系統的問題,拿下這幾個「國賊祿蠹」並徹底清洗其依托的江派勢力是勢在必行的。

清洗政法系的幾個理由

香港《爭鳴》雜誌2016年12月號曾發表一篇作者署名為「子鳴」的政論文章,指北京當局的反腐「壓倒性勝利」尚未形成,政令仍未暢通,改革仍未起步,習近平等新當權者「仍隨時面臨被腐敗集團顛覆的危險」,而反腐也要繼續深入下去,就要清洗政法系統,掌握「刀把子」。

文章羅列了政法系統必將成為下一個重點反腐目標的幾個理由:

其一,中共政法系從1989年鎮壓愛國民主運動後就一步步蛻變成權貴集團的家丁護衛,尤其在江澤民掌握最高權位後,其貪腐違法的罪行絕不輸於軍隊,他們「從骨子裡抵制」反腐運動,他們客觀上是軍隊之外對新當政者存在最大威脅的對像。

其二,中共政法系是中國法治建設的最大路障。為了最大限度捍衛他們攝取的利益,江系權貴集團長期超越於法制之上,通過重用周永康之流的法盲死黨來掌控政法機構,使政法系成為踐踏法制的重災區。

其三,蓄意製造社會動亂。中共政法系統是中國數千萬含冤受屈訪民的最主要而直接的製造者,近幾年中國出現的抓捕律師等大規模波法治大倒退的事件,背後也都是政法繫在操刀。

其四,軍隊內部的反腐清洗告一段落後,現在中國最強力阻止反腐的就是政法系。他們刻意阻止反腐延續,肆意阻梗政令暢通,嚴重背離法治精神,成為完全脫離中央管控的獨立王國。

其五,政法系統被江派權貴集團牢牢把持,結黨營私,宗派繁殖,在江派同罪共存的「投名狀」機制下「互結死黨」,衍生成強大的利益犯罪團夥,成為了權貴集團「最頑固保守的堡壘」

文章論斷:「在如此種種罪孽之下,政法系必將誓死捍衛過往權貴老路,而成為抗拒中國反腐及其改革的大本營。」

中共宣傳系統暗抗習近平遭到持續清洗

自從習近平等上臺執政以來,劉雲山掌控下的宣傳系統就一直在對習近平當局的反腐和改革「攪渾水」,試圖採用個很宣傳手段綁架習近平左轉。而習近平當局對宣傳系統的清洗也一直在進行中。到2016年年底,包括北京、天津、上海、重慶、河北、陝西、甘肅、遼寧、吉林、湖北、湖南、青海、西藏、新疆、福建、廣東、廣西、貴州、江西在內的至少20多名省委宣傳部部長被撤換。

中共十八大以來,因貪腐、受賄等罪行落馬被抓捕或被判刑的宣傳系統官員有:山東出版集團原董事劉強;中共湖南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張文雄;新疆日報社原黨委書記趙新尉;原社務委員薛伯清、原社長覃曉光、原總經理皮林、原社務委員劉樹林等人;湖南廣播電視臺原副臺長羅毅;湖北日報傳媒集團原總經理張勤耘、原總經理楊步國;湖北知音傳媒集團原董事長鬍勛璧;長江出版傳媒公司副總經理華應生;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原總經理周藝平等人;青島日報社社長、青島報業傳媒集團董事長蔡曉濱、原總經理王海濤等人。

(記者黎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唐睿)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