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外交系統兩官員一貶一免不尋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幾日前,大陸媒體報導稱,梁建全已擔任中共外交學會副會長,原副會長孫榮民去職。隸屬於外交部的外交學會官網相關資訊業已更換。按照中共的說法,該學會是「專門從事人民外交、公共外交工作的非政府組織」。這當然是自欺欺人,因為不論從其主管部門,還是其任職人員,都在切切實實的告訴大家,這是一家打著「非政府組織」、實則配合中共當局推行外交政策的有著濃厚官方背景的組織。

一般來說,外交學會會長、副會長都是由接近退休年齡或已經到達退休年齡的外交官擔任,比如現會長吳海龍62歲,書記盧樹民67歲,副會長魏葦61歲、彭克玉67歲、劉玉和61歲、陳乃清64歲,去職的孫榮民66歲,而剛剛調任的梁建全是1962年出生的,還不到55歲。顯然,其與魏葦「被貶」都不同以往。

魏葦是原中國駐印度大使。2014年9月習近平訪問印度前一天,中共官方突然發佈消息將其免職,此時距其上任不足兩年,隨後本是副部級的魏葦被降級使用,調到外交學會任副會長,級別為正司局級。可以說,無論從年齡、任期以及被免時機來說,魏葦的被免職都不同尋常。

無疑,梁建全的調職同樣不同尋常,這首先昭示著的就是其仕途的結束。其簡歷顯示,他除了在外交部西歐司任職外,曾有過多次駐歐洲使領館經歷,2001年至2007年先後任中國駐奧地利使館一秘、參贊,2010年至2014年任中國駐蘇黎世兼列支敦斯登總領事,2014年至2016年任中國駐法蘭克福總領事,之後被調回任外交部歐洲司副司長。本來還有陞遷機會的梁建全,隨著被調任外交學會,一切都戛然而止。

梁建全變相被貶的原因何在?極有可能與其在歐洲任職時與中國、歐洲企業的廣泛交際有關,其中是否涉及利益輸送也未可知。

去年10月12日,中央巡視組剛剛向外交部黨委回饋了專項巡視情況。其發現的主要問題除了「黨委領導核心作用有待加強」外,還有「選人用人工作不夠規範,存在違規提拔、違規兼職等問題。資金資產監管不到位,工程項目和物資採購存在違規問題」。巡視組還收到了反映一些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

其後在10月底,中紀委駐外交部紀檢組制定並印發了《中央紀委駐外交部紀檢組與外交部部內部屬單位及駐外使領館領導幹部談話工作辦法》,進一步規範了駐部紀檢組對外交部內部屬單位及駐外使領館領導幹部開展任職談話、駐外使領館館長和紀檢委員回國述職述廉談話、提醒談話和誡勉談話的相關工作,分別針對談話物件、談話內容和談話形式作出了詳細規定。對無故不接受相關談話或不如實報告有關情況的黨員領導幹部,駐部紀檢組將視情予以通報批評或追究紀律責任。

或許,正是在「談話」和調查中,中紀委發現了某些外交部官員的若干問題。梁建全和孫榮民極有可能就是被發現有問題的官員。

與梁建全經歷類似的孫榮民1997年至2002年任駐德國公使銜參贊、公使,2002年8月至2007年任駐盧森堡大使,其後還分別任駐波蘭和駐斯洛維尼亞大使,2012年才回國,任外交學會副會長。也就是說,孫榮民從1997年到2012年15年間駐在歐洲。

根據中共《駐外使領館常駐人員任期年限、休假的規定》,駐外大使、公使等任期一般為二至四年,任期滿後,原則上不再轉館。確因工作需要轉館的,轉館後任期一般不超過兩年。那麼,孫榮民又是如何可以接連任三個國家的大使呢?

值得筆者注意的是,孫榮民從公使被提拔為大使是在2002年4月江澤民訪問德國後。江訪德期間,德國動用上千軍警如臨大敵般的大規模戒嚴,穿黃藍衣服不能上街不能過馬路,住旅館的要被強行搜查攆出來,不服從的還得戴手銬,大聲講真話要被掐喉嚨關禁閉,井蓋被封,江坐火車要封鎖全站等,而原因就在於江非常害怕看到法輪功學員的抗議。

作為駐德使館公使的孫榮民等外交官自然使盡全力,執行江的命令,其與德國政府背後的商談一定煞費苦心,否則德國這個民主政府不可能做出上述有違民主國家的行為。

除了迫使德國政府戒備森嚴外,中共使館還花錢僱人組織專門「歡迎團」,「歡迎」江的到來。江離開德國四個月後,孫榮民被提升為大使。而在任大使期間,孫榮民同樣與企業家保持密切交往,其中是否也涉及利益輸送呢?

梁建全、孫榮民一個被貶,一個被免,背後應還是中紀委反腐並清剿外交系統江派馬仔、使外交部向習近平看齊的需要。

早在江掌政後期,就設立了中央外交工作領導小組暨國家安全領導小組。除國家主席、國家副主席擔任正、副組長外,成員一般包括負責涉外事務的國務院副總理或國務委員,外交部、國防部、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商務部、港澳辦、僑辦、新聞辦的負責人,以及中宣部、中聯部的部長,總參謀部的高級將領等。

當年江通過這一架構,不僅使其在卸任前的三年實現了對外交及國安的全面掌控,而且即便在其卸任後,江依靠曾經安插的人馬在黨控外事與國安領域仍有一定的權重。中共從1993年至2013年的四任外交部長錢其琛、唐家璇、李肇星、楊潔篪都隸屬於江派,尤其是李肇星,更是因為善於拍江馬屁並追隨江詆譭、迫害法輪功而被提拔。

王毅上任後的外交部,尤其是駐外使領館的江派馬仔並未被清除,習近平等出訪,駐外使領館的一再攪局就是例證。

而江派掌控的外交部除了追隨江、掣肘胡錦濤,攪局習近平,並藉由海外各使領館詆譭法輪功,協助主導迫害的中央「610辦公室」向海外輸出仇恨外,自身也是充滿了腐敗。比如其在北京的工程,其駐外使領館的場館建設工程、採購物品等,都存在不小的問題。

此外,近年來,中共駐外使領館都在投資開辦「中國簽證申請服務中心」,這個有著官方背景的機構,以代辦外國人前往中國簽證費以及海外大陸移民回國探親辦理簽證的名義,攫取巨額利益。有人估計,年收益在數十億美金。這些錢又去了哪裏?而駐外官員利用與企業的交往,實現利益輸送,也是值得深查的。

梁建全、孫榮民的被貶和被免,雖然靜悄悄,但透出的信號卻是:外交部反腐和清剿江派仍在進行中。去年曾發出向習近平示好信號、任外交學會名譽會長的李肇星,能全身而退嗎?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