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可:我為什麼不罵美國或美國人

網友來信質問,為什麼我隻講中國或中國人的種種不堪,從來不罵美國或美國人?言外之意,我多少有些美狗的嫌疑。就算我是狗,但這事真有點冤枉了我。

至於對我不罵美國人的質疑,確實沒錯。必須承認,我之所以不罵美國或美國人,絕非無心之過,而是故意為之。因為我根本就不想罵美國人,包括華盛頓型號各異的老爺。我過去不罵,現在不罵,將來也沒有罵的計劃。

之所以這樣,根本原因是我的覺悟太低,缺乏類似人民日報環球日報CCTV等黨媒那樣的國際主義精神,為美國人民能享受公正自由的生活操碎了心。僅此而論,美國人真挺孫子的,到現在也不給胡錫進發個獎,環顧世界,有誰會比胡主編更關心你們的疾苦?

我墮落如此,完全是受了我媽的影響。我媽是個善良但覺悟不高的農村婦女。小時候,我經常懷疑她是不是我親媽,因為她總罵我,甚至拿棒子抽。而對於鄰居的孩子,總是讚美人家如何乖、如何懂事,哪怕人家是混世魔王轉世。

長大後才明白,我到底還是她的親生兒子,她罵我是因為愛我,為了我好。她之所以「毫無原則」地讚美別人的孩子,只是因為,她認為他或他們的好壞與己無關,僅此而已。我寫文章,選擇罵誰不罵誰,顯然是受了我媽狹隘的小農意識的嚴重影響。

我不罵美國政府,因為他們的好壞跟我無關。他們學好了,享福的是美國的老百姓,他們學壞了,倒霉的也不是我,我為什麼要操心。作為中國的知識份子,我不吃美國的飯、喝美國的水、佔美國的茅坑,自然也沒有監督美國總統以及華盛頓的責任。

作為中國人,我生於斯長於斯靠中國人的賜予活著,某些人的好與壞跟我直接有關,所以我必須儘自己的責任。跟我媽一樣,我罵他們是希望他們學好點,能善待我跟我的同胞。因為他們學壞了我們就要倒霉,就像我學壞了是我媽的麻煩一樣。

這樣說確實很狹隘,但我確實達不到某些國人的思想高度。他們吃著中國人的飯,罵著美國人的娘,就怕華盛頓的老爺不學好,虧待了美利堅的子民。而對於自己的同胞,就像我媽對待鄰居家的小孩,麻木不仁熟視無睹。

即便他們很壞,有些人也要天天唱讚歌,在我看來,可能有嚴重的自虐狂傾向,完全不拿自己當回事。唱讚歌等同於放棄監督,鼓勵作惡,把自己弄得生不如死。既如此,也要為美國人的幸福操碎心,這是什麼精神,這大概就是人民日報環球日報CCTV展現出的大公無私的國際主義精神吧。

如果有一天,我開始罵華盛頓了,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我變成了美利堅合眾國的公民,至少我有了美國的綠卡,或者做了美國人的爸爸或姥爺。

也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想有些人如此認真地監督美國政府,大概是怕他們學壞了,影響自己在美利堅的老婆孩子小三的生活,以及美利堅銀行中存款的安全吧。中國對於他們或他們的後代而言,也不過是「親愛的祖國」而已,美利堅才是他們真正在乎的幸福家園。

簡言之,當我領著美國的工資,吃著美國的飯,華盛頓的好或者壞就跟我有關,所以我要罵他,監督他,這是我的責任,也是維護個人利益的必要手段。如果像現在,他們多無恥跟我沒多大關係,我何必要操那份閑心。

在此之前,只要我還吃著中國人的飯,拿著中國人的戶口本,沒有把老婆孩子小三送出去,出於做人的基本良知,我還會繼續批評中國特別是那些號稱代表我們的精英。如果非要說我是誰的狗,那一定是中國人的狗,因為我啃著中國人給的骨頭。既如此,就要盡一條狗該盡的責任。

至於有些人所謂的國際關係,那是另一回事,不是本文討論的主題。我的建議是攘外必先安內,把自己的事幹好了再說。靠罵別人的娘,不會達到建設宇宙強國的目的。結果往往是被罵的沒被罵死,罵大街或害怕被罵的先死了,我可以負責任地說,他們都是被自己弄死的,鮮有例外。

──轉自《阿波羅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