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林鄭賭命式勝選 于歡「辱母殺人」人性尊嚴被凌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香港特首選舉不出意外,林鄭月娥以777選票高票當選成為香港第五屆特首,有人說這是對小圈子選舉的嘲諷,我認為這是共產黨框架下與人民為敵、以人性為敵、以人的尊嚴為敵的表現,對人直接的蔑視和侮辱,所謂受中央控制就是受黨的意志控制,就是誰擁有權力就受誰控制。

而在現實環境中,中共上層出現了對立的雙方,習近平的一方和江澤民留下的整個官場體制的一方,所以變成了兩個中央,而這兩個中央在外還要表現出一體性,結果就出現了兩個說法,習近平在兩會期間強力去推習核心,而自己的喝水杯子都得自己帶著,因為被他推行「習核心」的兩會對他充滿殺機,他的安全在中共最高級別的會議中都是受到威脅的。這意味著中共的黨體系和他推行的政策是對立的。

張德江掌控的整個港澳系統就是與習近平對立的一部分。能夠投票選舉香港特首的是1200人的小圈子,其中很多投票者考慮到自身的利益,所以必須要聽黨的話,聽黨的話就跟老百姓直接對立了,所以出現了可笑場面,民望最高的,老百姓最希望當選的卻不是中央要的,不是張德江要的。


林鄭月娥當選香港特首後,遭到場內外抗議(視頻截圖)

這次選舉傷了香港人,侮辱了香港人。也侮辱了習近平,習近平說無「欽點」,張德江說林鄭月娥獲得全體政治局通過,張德江嘴裡沒說「習核心」什麼要求,只是說全體政治局通過,說明全體政治局直接跟習近平對抗。

中共上層權力對壘在香港大選中直接表現了出來。所以,大家就看到了,有黨中央就沒有老百姓的尊嚴,這就是這次香港特首選舉出現的場面,沒有什麼可評論的。因為它們恪守的是高級動物的理念,高級動物就是吃人的,摧殘人的。

在林鄭月娥得到777選票的同時,香港旺角世界上最高的滾梯(通天梯)出現事故,向上的滾梯突然急速倒退,事故導致至少18人受傷。傷者已被送往附近醫院救治,其中一名男子傷情嚴重。


香港世界最高滾梯發生事故(網絡圖片)

「通天梯」倒行逆施,應對著林鄭月娥三條7的當選,有人說,濤哥,7這個數字在廣東話裡可不好聽,雖然在老虎機裡三個7就發財了,其實就是賭命。

有人可能會說,你又要來迷信的了,我說過時間無始無終,地球是個圓的,無起點,無終止,生命在任何一個點都是一個過程,無來無去,但在過程中有生有死,這就是生命的兩面性,有靈魂和肉體,佛家說人的肉身就像件衣服,誰穿上就是誰。衣服是人造的,肉身也是。很多人就是會罵人,把淫蕩放在頭腦中,想不到這件衣服是人造出來的,為的是承載你聖潔的靈魂。「萬惡淫為首」是中國人的祖先告訴我們的,但有人就是不聽,就是用淫蕩來彰顯自己的權勢。有人說很齷齪,但現在國內最轟動的案子就是這麼齷齪。

「辱母殺人案」,有人問我,濤哥你怎麼看這個案子,我說如果你是一個兒子,一個男人,有人當著你的面侮辱你的母親1小時,你應該怎麼做?有什麼可以討論的?共產黨的宣傳不是祖國是母親嗎?愛國主義不就是這麼說的嗎?在中共體制之下,人被摧殘了人性之後,竟然在這種情況下還以法律的名義進行討論,那還是人的社會嗎?從滅絕人性的角度上來講,已經走到絕處了。

BBC報導《「辱母殺人案」-又一個以暴抗暴的悲劇?》中說:「週日(3月26日),中國各大媒體和社交媒體上,最熱門的話題當屬"辱母殺人案"。

這一案件發生在2016年4月14日,大約10名催債人員來到山東聊城源大工貿公司大院,向蘇銀霞、于歡這對母子追債。


BBC報導(網路圖片)

據中國官方各大媒體的報導,這對母子先被催債者監視,後母親被催債者用下體侮辱、脫鞋捂嘴;在警察介入4分鐘即離開他們所在的辦公樓之後,糾紛再一次延續。

『面對無法擺脫催債者的困局,以及"杵"來的椅子,於歡選擇了持刀反抗。』

催債人之一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造成死亡,另兩名被刺者被鑑定為重傷二級,一名系輕傷二級。2016年11月21日,於歡以涉嫌故意傷害罪被提起公訴。2017年2月17日,山東省聊城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罪名成立,判處於歡無期徒刑。

3月23日,《南方週末》刊登報導『刺死辱母者』,使這一案件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刷屏』,成為近期令人最為關注的法律案件。」

從案情來看,于歡家裡的買賣也不小,借了兩次高利貸,一次100萬,一次35萬,她已經還了180多萬,利息還了近50萬,還有17萬還不起了,催債的就來了,侮辱他們一個多小時,最後於歡受不了了,拿著水果刀就幹上了,11個人,於歡刺傷了5人,一人死亡。

你說,那11個老爺們,欺軟怕硬,見著不要命的就跑,誰也不管誰,于歡拿的是水果刀,死的這個人還是因為不願意到附近的醫院,非得自己開車到另一家醫院,在醫院裡還跟人發生爭執,所以失血過多。人都受傷了還這麼拽。一個人灌輸進去高級動物的思想,面對自己都是利益的,能把自己給毀了。

因借高利貸而發生的案子,我相信在國內太多了,那個社會就是勝者王侯,敗者寇,自己非要成功,而不是順應一個生命的過程,在抗爭的過程中,把自己陷入困境,而那個社會生存的方式就是侮辱和被侮辱,已經不會別的了。

「這一案件能夠在報導後短短兩天時間內引起中國最高司法部門的高度重視,從一個側面反應中國媒體與社交媒體的輿論作用。

據中國媒體披露的事發經過和證詞,死者曾在這對母子面前露出下體,除了言語辱罵還有打耳光等暴力行為。中國司法機構在進一步調查案件各方當事人的時候,永遠無法拷問死者杜志浩為何會有如此行為。

很多支持被告於歡的網民都認為,死者杜志浩以及其他追債者不加掩飾的公開猥褻,極盡侮辱之能事的行為,超越了人性底線,是促使於歡以暴抗暴的根本原因。」

「超越了人性底線」,高級動物是無法談人性的,中共把人當成高級動物就是對中國人的侮辱,這種侮辱能夠掩蓋人之初性本善,而民眾對這個案子的反應體現出了人之初,性本善的光輝。也就是說,在極端的事件中,能夠喚醒人性的一面。我相信這麼多人在支持於歡的做法時,自己也可能揹負高利貸,也可能是討債者,同時是一個侮辱別人者,也是一個被侮辱者。他們對於歡的支持是生命內在的真實反應。

我看到微信中有人披露,死者杜志浩的哥哥在檢察院工作,甚至討債公司註冊地點是公安局,反應出這種邪惡。其實我覺得這事很普遍,在大陸誰做什麼都要求聲勢和勢力,當出了人命的時候,這股勢力就要起作用,花錢把事情給擺平了,不能讓自己的兄弟白死。這就是這個社會建架結構的邪惡,

《自由亞洲電臺》報導中說,于歡案件微博評論150萬,「網民群情激憤,發出逾150萬條評論斥責判決不公,一邊倒地站在被告人一邊。不少網民指責,法院判決荒唐,以法律的名義逼迫公民做窩囊廢。」


有網民為判決表達不滿(忻霖提供)

這個時間點此事披露出來,促使更多的人思考自己,內在生命被喚醒。我認為高級動物的邪惡就是勝者王侯,敗者寇。同時反應出民間對這個制度的唾棄和拒絕,150萬的評論涉及到了這麼多人的參與,他們在現實生活中都有著自己的權勢系統,有著自己的人脈網路,但撇開自己的利益牽扯,他們內心知道什麼叫善,什麼叫惡,這就是今天中國人面對的時刻。

我在節目中喋喋不休的講述這麼多,也是希望大家能夠拋棄高級動物的觀念,而喚醒自己人性的一面,否則人人都是被傷害中,每一個人都是被傷害者,當觸及自己的利益的時候,每一個人也會成為傷害他人的高級動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