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辱母殺人案背後: 高利貸黑幕引關注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3月28日訊】近日,山東「辱母殺人案」引發輿論狂潮,在批評警方隨意敷衍不作為的同時,也引出對中國高利貸黑社會如此猖獗的關注。那麼,中國為什麼會產生高利貸?如此猖獗的高利貸為什麼得不到抑制?背後有什麼黑幕?我們來看看法律界人士的分析。

「我們誤入高利貸陷阱,害了自己,也傷了別人。」這是山東聊城「辱母殺人案」中,受辱母親蘇銀霞為兒子于歡寫的陳情書中的一句話。

據大陸媒體報導,去年4月14號,22歲的于歡在母親蘇銀霞和自己受到11名催債人圍攻、侮辱,而匆匆趕來的警察又敷衍不作為的情況下,情緒崩潰,用水果刀刺傷4人,導致1人死亡。

今年2月17號,于歡因「故意傷害罪」被山東省聊城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無期徒刑。

這一判決結果最近兩天在大陸網絡是掀起輿論狂潮。在抨擊警方不作為、隨意敷衍塞責的同時,年息超過36%的民間借貸——高利貸也引發關注。

于歡的上訴代理律師殷清利表示,10%的月息已超出國家規定的合法年息36%上限。

這裡10%的月息是指蘇銀霞向地產公司老闆吳學佔借款135萬元,雙方口頭約定的月息。換句話說,這些借款的年息高達120%,遠超法規劃定的民間借貸「紅線」。

有熟悉地下金融情況的相關人士向媒體表示,借高利貸,月息二分(年息24%),或者三分是經常的情況,而年息超過100%的情況也並不罕見。

安徽省檢察院前檢查官沈良慶:「中國的銀行是國家壟斷的,一些小的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借貸非常困難,而借貸市場又非常大,這裡邊就存在一個很大的可鑽的空子、盈利的空間,存在所謂的影子銀行問題。」

前福建寧德市中級法院經濟庭審判長李建峰:「真正需要用錢的人借不到錢,如果你沒有一定的權力做背景,或者很強的金融做支撐,你要向銀行抵押借款都很困難這種情況下,出現了民間的高利貸。」

聊城市政協委員莫金忠2013年曾向媒體表示,山東聊城的中小企業融資難,非法集資案也是不斷發生;民間融資無序,高利貸猖獗,缺乏監管。

而高利貸猖獗,可以從相關的刑事案件中得到印證。據中國裁判文書網2014~2016年的記錄顯示,這3年裡與高利貸相關的刑事判決就達到411例。

《中國經營報》2015年10月10號曾報導,山東濟南公安局下屬一家公司以月息6%對外放貸,這起「官方高利貸」刑訊逼供借款人,導致借款人的地產企業陷入停頓,身陷囹圄。

沈良慶:「放高利貸,靠什麼手段保障收益、怎麼回籠資金呢,靠2種手段,一個是靠黑社會背景,有黑社會進行威脅,另一方面他有官方背景,同時他也有官方背景,包括有警方或其他司法機關做後盾的,如果你不還貸,可能會對你採取措施,一種通過官方的手段向你施壓,比方抓人,以詐騙和什麼名義把你抓起來,(再有)動用黑社會的方式,他就需要警方的保護,得到警察某種保護,或者諾許。」

中國裁判文書網還提到,開設賭場被判罪的達到98例。

李建峰:「賭場放高利貸的利息是2毛錢這些放債的這些人既然敢開賭場,既然做這個非法的生意,他有政府的靠山、司法方面的靠山,他就不怕這些錢收不回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由於賭博經常發生人身傷害,因為有了權力的背景,最後就不了了之,這是在中國比較有特色的現象。」

前福建寧德市中級法院經濟庭審判長李建峰表示,公檢法運用部門的權力,作為放高利貸公司的後盾,參與公司、個人借貸,變相尋租,已經算是小兒科,而有權力的更高層,就是入股,直接在一些股份公司裡面撈錢,找一個代理人做白手套就直接撈錢了。

採訪編輯/易如 後製/葛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