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辱母殺人案 黑老大身後的公權力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3月28日訊】去年4月山東聊城發生的「辱母殺人案」,在今年3月經由媒體曝光引爆全國輿論,涉黑高利貸集團首犯吳學佔最近被批捕。對於吳學佔的報導和舉報,也揭開了他背後公權力的身影。

如果不是22歲的于歡刺殺了凌辱母親的催債者,也許吳學佔這個所謂的「地產公司老闆」到現在仍然不會浮出水面。案件發生後,在聊城市公安東昌分局貼出的佈告中,吳學佔的身份變成了「黑惡勢力團伙首犯」。

這起「辱母殺人案」在今年3月經由媒體曝光引爆全國輿論,吳學佔也在3月26號被檢方批捕,同時媒體開始起底他。

據北京時間「暴風眼」披露,35歲的吳學佔是冠縣東古城鎮陳井村人,依靠在地下賭場「放水錢」給賭客起家,之後以空殼地產公司做外衣放高利貸,並且以逼債手段暴力殘忍而聞名。

但這在當地早已不是秘密,吳學佔長年來通過泰和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高息攬儲,給他提供資金的甚至包括政府人員。

北京時間「暴風眼」引述冠縣工業園企業主劉衡(化名)說,包括政府公職人員等在內都樂意將錢放在吳學佔處,「誰對他的影響大,權力大,他就給誰回報大」。一名已退休的冠縣交通局官員也介紹,在2012年左右,公職人員參與放貸是普遍現象。

新公民運動網編輯林雲飛:「在國內的話很多公職人員因為腐敗、貪污得來的大部分金錢不能放在銀行裡邊,所以他們會通過各種渠道去把這個錢給運轉起來,其中的一個渠道就是放高利貸。他必須要有人去保障這個高利貸能夠放出去,獲得高的回報,還要能夠有這個渠道把它收回來。當然選擇黑社會這幫人幫他們放高利貸,他們是最安全的,回報率也最有保障。」

如果說,政府人員給吳學佔提供高利貸資金,還只算個人行為,那吳學佔和當地政府的牽連則顯得更加複雜。

首先,儘管當地不少人曾舉報他暴力逼債,但公安以經濟糾紛為由,一直不予受理。自由亞洲電台引述于歡姑姑說,吳學佔據說和縣裡一位人大負責人關係很深,警察從來不管他。

其次,吳學佔也是地方政府在強拆中倚重的力量。據于歡父親公開舉報,東古城水泵廠強制拆遷進行重建,吳學佔在鎮政府某領導默許下強拆強建,帶領黑社會威脅不服的人,並打傷上訪職工。

另外,于歡父親還舉報,冠縣縣醫院有吳學佔的打手隊50多人,對外聲稱是「醫療糾紛處理小組」。吳學佔還操縱冠縣敬老院;將309國道東古城段的泰昌加油站轉租,收取保護費;與交通局內部勾結,帶大車躲避超噸檢查收錢等等,「在冠縣可謂手眼通天,當地政府置若罔聞」。

林雲飛:「近幾年土地財政不斷發展以來,政府在很多時候都是需要黑社會這幫人在不能去公開操作的一些事情上面,為政府去參與這樣的事情。包括維穩,包括土地拆遷,包括很多方面的利益獲取需要黑社會的參與。他們就形成一個利益共同體這種關係。」

還有媒體查出,吳學佔用來攬儲和催債的泰和房地產公司,註冊地址就是冠縣東古城鎮政府駐地。但政府工作人員以「不清楚」為由拒絕採訪。

林雲飛:「在中國,黑社會存在的基礎就是背後有強大的公權力的場。要不然的話,在中國專政的社會土壤裡面,你一個黑社會不依托專政的權力,就根本完全運行不下去。它也沒有利益來源,在法律上面也不能得到保障。所以中國的黑社會問題,其實就是中國權力腐敗的一種延伸。」

中國問題觀察人士張健:「聊城只是在整個司法黑暗的冰山一角,更多的于歡的案件還沒有披露,更多的涉案違法人員沒有被處理。在這樣的一個體制下,就是有法不依,執法不嚴。當然就會導致中共的官場和民間惡勢力相結合,來劫取民間有限的資源。」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知情人消息說,因「辱母殺人案」引發了高度關注,辦理于歡案的多名警察可能成為替罪羊。而充當黑勢力保護傘的官員,目前還沒有傳出遭調查的消息。

採訪/易如 編輯/尚燕 後製/鍾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