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銘:由中共高層對貪腐的絕望談治貪的出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近日大紀元消息,近日,廣州市住房保障辦公室征收儲備處前副處長黃華輝因受賄罪,被廣州中院判處無期徒刑,並處沒收財產1,000萬元。黃華輝受賄8,931萬人民幣,買11套豪宅,辦美國綠卡。

在習陣營緊鑼密鼓的反腐打虎中,「小官巨貪案」也如雨後春筍不斷冒頭。此前的陸媒消息稱,西安市一社區居委會主任於凡,利用社區拆遷改造項目牟利,單筆受賄就達5,000萬,涉案總金額達1.2億元;

北京市朝陽區孫河鄉原黨委書記紀海義受賄9,000餘萬元;安徽省淮北市烈山區烈山鎮烈山社區原黨委書記劉大偉涉貪案金額逾1.5億元;河北秦皇島北戴河區供水總公司經理馬超群(副處級),被調查時家中搜出1.2億現金、68套房產證、37公斤黃金;河北省大名縣前縣委書記邊飛共貪污1.01億元;江西省鄱陽縣財政局經濟建設股股長李華波夥同他人侵吞公款9,400萬元;黑龍江龍煤集團物資供應分公司原副總經理於鐵義受賄逾3億。

相對「小官巨貪案」那些「大官巨貪案」的份量更引人注目,法院判決受賄數額:周永康(1.29億)、金道銘(1.23億)、蘇榮(1.16億)、奚曉明(1.14億)和萬慶良(1.11億)。中共最高法院前副院長奚曉明以受賄罪被判處無期徒刑,其受賄金額達1.14億元。媒體披露,奚曉明被抓當天,辦案人員從其住處搜出3億元現金,其被查封的總資產超過15億元。

據路透社報導,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家族貪腐近1,000億元;據港媒報導,中共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分別貪腐200億元。賣官明碼標價令人震驚,消息人士稱,從郭伯雄處賣官,少將500萬至1,000萬,中將1,000萬至3,000萬,誰給得多就升誰。曾有南京軍區某少將為升中將,向郭進貢了1,000萬,郭已點頭允諾,不料又有另一少將給2,000萬,爭同一位置,郭于是把中將位批給後者。

據大紀元報導,「中共腐敗不堪,僅河北省一地,近年就查出5名億元級巨貪。除廳級官員李令成外,還有包括河北省委原常委、秘書長景春華(省級),承德市委原常委、常務副市長李剛(副廳級),邯鄲市大名縣委原書記邊飛(副處級),北戴河供水總公司原總經理馬超群(副處級),其涉嫌貪腐金額驚人,均超過1億元。

看著中共國的這些貪官的貪腐數額和手段,筆者想起歷史上的一些巨貪。北宋蔡京把持朝政的二十三年,是北宋最黑暗的時期。他壞事做盡,設應奉局和造作局,大興花石綱之役;建延福宮、艮岳,耗費巨萬;設「西城括田所」,大肆搜括民田;為彌補財政虧空,盡改鹽法和茶法,鑄當十大錢,導致幣制混亂不堪。並在朝中賣官鬻爵,賄賂公行,懸秤陞官,人稱「三千索,直秘閣;五百貫,擢通判」,以至風俗頹敗,贓官污吏滿天下,民不聊生。

據宋人王明清《揮塵後錄》記載:蔡京流放之初仍十分張揚,他把平日搜刮來的錢財裝了滿滿一大船,認為只要有錢什麼事都可以辦。然而他想錯了,對於他這個巨貪大惡的奸人,從開封到長沙三千里的路上,人們不賣給他「食飲之物」,且辱罵無所不至。到了長沙,無處安歇,只能住到城南的一座破廟裡,病困交加,飢寒交迫,他自己寫道:「八十一年往事,三千里外無家,孤身骨肉各天涯,遙望神州淚下。金殿五曾拜相,玉堂十度宣麻,追思往日謾繁華,到此翻成夢話。」落得個「遂窮餓而死」!

明朝姦相嚴嵩,他竊權罔利,大力排除異己,還吞沒軍餉,廢弛邊防。他在七十歲後,把朝政交給兒子嚴世蕃處理。他父子濟惡,賣官鬻爵,把持朝中官吏的任選、陞遷,官無大小,皆有定價,不看官員的口碑、能力,一切都以官員的賄金為準。凡以重賂獻之,即得超遷顯位。科道衙門,皆其心腹牙爪。橫行霸道,搜刮珍寶,致人家破人亡而不惜,引起眾怒。

一五六二年,明世宗根據御史鄒應龍、大學士徐階等多人對嚴嵩父子的彈劾,罷免了嚴嵩,嚴世蕃被斬,家產全部抄沒,嚴嵩無家可歸,只得乞食於墓地,飢寒交迫,兩年後病死。《四庫全書》明代卷記載:「嵩死時寄食墓舍,不能有棺槨,亦無吊者」。

嚴嵩家被籍沒時的財產究竟有多少?《世宗實錄》記載:「金三萬二千九百六十兩有奇,銀二百二萬七千九十兩有奇,玉杯盤等項八百五十七件,玉帶二百餘條,金廂玳瑁等帶一百二十餘條,金廂珠玉帶絛環等項三十三條、件,府第房屋六千六百餘間,田地山塘二萬七千三百餘畝。……」僅前兩項即相當於當時全國一年的財政總收入。

中國有句古話說:「休依時來勢,提防時去年。」今日被關在籠子裡的那些中共大小老虎們,可曾從這句話中悟出點道理來。你可能想我還有多少多少錢沒被查抄,還有多少多少錢已經轉到國外,夠兒孫多少代花了。可是你想過沒有如果他們命中沒有那份德,他們能享受得了嗎?

古時那些貪官貪腐的都是金銀珠寶之類,富可敵國也都在他們的家中,朝廷一抄全歸國庫,那些貪官立即變成窮光蛋。今天不同了,貪官的錢大部分已轉到海外,剩下的散藏在親朋好友等隱秘之處,國庫收回的只有少部分。所以除了那些被抓進去的,都還趾高氣揚,這是國家體制和制度造成的。可是按古訓說得來的都是不義之財,哪來哪去,最終都是一場空。

轉回頭再說今天中共國的腐敗,年前港媒報導稱,習近平展開「反腐打虎」以來,己在中央、省、地三級立案偵辦243萬多個案件,受處分者達237萬多人。全國紀檢系統壓下的不回覆舉報材料已超過500萬份,「一百年也處理不清」,王岐山對中共腐敗已經絕望。從本質上講中共本身就是個流氓黨、腐敗黨,燒殺搶掠、貪贓枉法從它的老祖宗那會兒就有了,中共怎麼能自己改變自己呢,是改變不了的。我看中共氣數已盡,已經是末日臨頭,感到絕望的應該是中共自己。

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被江澤民提拔起來的貪腐官員都是積極追隨或支持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幾乎沒有例外。薄熙來、周永康、蘇榮、徐才厚、郭伯雄、李東生、周本順等都已被繩之以法,(徐才厚未判已死)遭到惡報。江澤民、曾慶紅等許多迫害法輪功的凶犯離被繩之以法已為期不遠,應有的惡報正在等著他們。誰追隨中共誰就不會有好下場,這是經數萬遭到惡報的中共官員留下的真實驗證。

貪腐如癌細胞擴散回天無力,民間流傳現在是「無官不貪」,「隔一個殺一個有漏網的,挨個殺有冤枉的。」

社會輿論認為,誰造成了今天這個局面,是中共自己。江澤民是腐敗總教頭,他的「悶聲發大財」秘訣,把他兒子造就成了「天下第一貪」,哪個想發橫財的官員不去效仿?中共是制度性腐敗,要從根本上解決貪腐問題,只有解體中共一條路。

不解體中共,什麼振興經濟,依法治國,民主憲治,強國富民,一切都無從談起。解體中共,一個民主、自由、富強的中國才會到來!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